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04章 再让我抱一会儿
    第二天

    直到中午,安小兔才醒来。

    虽说昨晚半夜毒瘾发作了,不过后来睡得很好,她的精神已经恢复了七八分。

    “聿城,你怎么还没起床?”她看着躺在自己旁边的男人,浅笑问道。

    相较于唐聿城,昨晚她睡着之后,他就一直清醒着,不敢闭上眼睛,生怕一觉睡了过去,再醒来时,就看不到她了。

    后面撑不住睡了过去,不到半个小时,就惊醒了,看着她还在自己怀里,才松了一口气。    睡着没多久,便惊醒了,如此反反复复几次,天就亮了,他也不打算阖眼了,就这样安静地看着她的睡颜,感觉心里被什么东西塞得满满的,有点儿甜、有点儿暖、有点儿酥麻、更多的是很难用言语来形容的舒服和安心感。

    后来,在手机通讯里找到沈副官的号码,发了条短信给沈副官,说今天不去部队的事。

    “你不也还没起床?”他反驳道。

    “我这就起来了。”她说着,就从他怀里钻出来。

    “别动,再让我抱一会儿。”唐聿城将她给拉了回来,牢牢地抱在怀里。

    她瘦了好多,记得当初她怀着小安年,以及生下小安年之后,他花了很大的精力,才让她养了一点儿肉的,现在全没了,甚至比他们结婚的时候还要瘦。

    瘦得他很心疼。

    安小兔也没有挣扎,任由他就这样抱着自己。

    “兔子你说,我不是在做梦吧?”他轻问了句。

    昨晚她已经跟自己说过她当年离开的原因和来龙去脉了,可是抱着怀里的人儿,是有温度的,能跟他说话的,他还是觉得就好像在做梦一样,太梦幻、太美好、也太不真实了。

    “要不,你抽自己两耳光试试?就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了。”安小兔轻笑建议道。

    她知道当年的事,对他造成很大的心理阴影;尤其他现在还忘了这几年里的事,会觉得他自己在做梦,也可以理解。

    ‘啪’的一声,唐聿城的大掌没用什么力气打在她的臀上。

    “唐聿城!我让你打你自己,不是让你打我,你还是赶紧回学校好好学……唔你?”她炸毛大叫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以唇封住了她的嘴巴。

    她呼吸一窒,愣了几秒,才回过神来。

    不怎么熟练地回应他的吻,然后趁其不备,咬了一下他的嘴唇。

    他吻她的动作微顿,紧接着更加疯狂地缠绵深吻,吻得她瘫软在自己身下。

    过了很久,他才依依不舍放开了她。

    “咬疼了吗?”缓过神了,她笑着问道。

    “嗯,有点儿。”他如实回答。

    “那以后不要问我‘你是不是在做梦’,这种傻问题了,我是真的回来了,聿城。”她神色和语气都很认真地说道。

    “好,我以后不问了。”

    他轻轻地咬了一下她的嘴唇,然后从床上坐起来,下了床,将她抱起来,走进浴室。

    两个人衣装整齐下楼时。

    眼尖管家立刻吩咐佣人将两位主子的午餐端上来。

    翊笙正在用餐厅里吃着午餐。

    唐聿城看到翊笙出现在自己家里,眼底略过一抹困惑,随即想到了什么,便释然了。

    “安安,你身体感觉怎样?”翊笙关心地问。

    “我没事。”安小兔摇了摇头,有些担心地说,“翊笙你等会儿给聿城看看,他想起以前的事了,不过这几年至今的事,好像忘了。”

    翊笙吃饭的动作一顿,抬眸审视了唐聿城几秒。

    “我知道了,他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你不用太担心。”

    “嗯。”她颔首,跟唐聿城并肩走到餐桌前。

    佣人们的手脚很勤快利落,很快便将准备好的菜肴全部端上桌了。    唐聿城扫了眼四周,屋子内的环境对他来说,是陌生的。

    今天醒来后,只顾着一直看她睡觉的样子,根本没想到要去弄清楚一些基本的事。    “小兔,安年去上学了吗?”他问道。

    安年今年5岁,应该是在读幼儿园。

    安小兔吃饭的动作一顿,然后耐心地解释,“我们现在在C市,安年在北斯城唐家,今年才上幼儿园的。”

    “这几年的事,我都不记得了,等会儿吃了饭,你将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他说道。

    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他只记得醒来之后,就看到她在自己身边。

    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她没有死,她还活着。

    “好。先吃饭吧,等会儿我在慢慢跟你说。”

    早餐没有吃,安小兔此时已经饿得快前胸贴后背了,边吃饭边说道。

    稍后。

    吃过午饭,翊笙率先检查安小兔的身体状况,情况在他的意料之中,而安小兔已经很有经验了,一些注意事项也不用他去叮嘱。

    至于唐聿城,翊笙给他把脉、检查完之后,说,“他的身体没什么问题,至于他想起了以前的事,却忘了现在的事,我的猜测是,很有可能是昨晚的事对他造成太大的冲击,激醒了以前的记忆,而和现在的记忆冲突碰撞,一时忘记了;就好像有些人遇到大事件,会暂时遗失当时的记忆,过些时间就好了;安安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带他去医院拍和片。”

    他昨晚赶来,药箱里的东西都是为安安准备的,根本没想到唐聿城会出状况;别墅里也没有检查脑部的医疗器材,他不知道唐聿城脑部有什么异常也是正常的。

    “那我等会儿跟聿城去医院看看,翊笙也麻烦你跟去一趟吧。”安小兔说道。

    聿城现在的问题是出在脑袋里,家里也没有检查脑部的器材。

    提出让翊笙跟他们去医院,是因为她知道翊笙的医术比医院里的医生要好很多很多。

    “可以。”翊笙点了下头。

    唐聿城安静地坐在安小兔身旁,听着她和翊笙的对话,试着回想这几年的记忆,却发现脑海里是一片空白的。

    翊笙给两人分别开了些药,喝完药休息了一会儿,才和唐聿城一起去医院。

    去医院做完检查,但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

    脑部是人体最复杂的结构,就像人类对无边无际的宇宙一样,认知是很有限的,即使是翊笙,也束手无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