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02章 你当年,为什么不回来?
    隐隐觉得过了很久。

    就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直觉身旁的男人醒了。

    “聿城!”安小兔紧声喊了句,然后迅速睁开眼睛。

    对上他有些茫然的眼睛,她愣了愣。

    唐聿城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动作很缓慢地抬起大掌,很轻柔很轻柔地抚上她的脸,生怕她会像泡沫一样,轻轻一碰,就会化为幻影。

    “怎么了?”安小兔察觉到了他的异样。

    他看自己的眼神,小心翼翼的,又带着点儿不敢置信,就像……就像不敢相信珍宝失而复得般。

    “小兔?”他声音很轻地喊了声。

    “嗯。我在。”她立刻回应。

    一手抓住他抚着自己脸颊的大掌手腕,另一只手覆上他的手背。

    “兔子,……”他喊出这个称呼时,声音有些颤抖,眼底还聊聊闪着泪光。

    安小兔的眼睛蓦地瞠大,愣了三秒,像是想到了什么,她有些激动地答应,“我在,聿城我在。”

    “兔子!”他又喊了一声。

    “嗯嗯,我在呢。”她说着,仰起头吻了一下他的唇。

    “兔子。”他继续喊道。

    “你再叫我,却什么也不说,我要咬你了。”她把脸凑过去,略用力咬了一下他的脖子。

    唐聿城身体一僵,脖子上传来轻微刺痛感,让他感到一阵不可置信。

    “用力点。”他屏息说道。

    “……”安小兔咬他的动作愣住。

    她听着这话,怎么感觉透着一股情-色的味道?

    “兔子,再用力点儿。”他边说,把她的脸按在自己的脖子间。

    安小兔差点儿喘不过气来,郁闷地咬了一口他的肩膀,“唐聿城,你的抖M潜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明显了。”

    下一秒,整个人被他紧紧抱着。

    “兔子、兔子、兔子……”他眼眶泛红着,一遍一遍地喊着他给她起的称呼。

    “聿城,你抱我太紧了,有点儿踹不过气。”她缓缓吐了一口气,提醒道。

    唐聿城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胸口一阵闷疼,让他控制不住猛地咳嗽了几下,“咳咳咳……你没死,太好了,兔子你没死。”

    他激动说着,就低头吻上她的唇。

    听到这话,安小兔却愣住了。

    她不是早就回来了吗?他怎么会说她没死?

    得不到她的回应,他吻她的动作停了下来,困惑问,“怎么了?兔子。”

    没等她说话,他又抓起她长度只到锁骨的头发,“你的头发……你什么时候剪头发了?我比较喜欢你长头发的样子。”

    安小兔基本可以确定,这个男人想起了以前的事,却似乎忘记了她当年离开至今的事。

    “聿城。”她双手捧住他的脸,认真喊了他一声。

    “嗯,怎么了?”他眼神特别温柔地凝望着她。

    “今天是几号?”她问道。

    “今天是……”唐聿城想脱口而出回答她的问题,话到嘴边却发现自己好像不知道今天是几号。

    抬眸扫了眼精致好看的台历,看到上面的日期,他眼底闪过一抹震惊。

    “今天是……小兔,那个台历的时间是20**年12月?怎么会?”

    他微眯起眼眸,陷入了沉思。

    他的记停留在五年前。

    他记得他好像在唐家,听到他三弟跟他母亲讨论说那些面料上面的血迹,是兔子的,然后……后面的记忆很模糊,他记不得了。

    回神,唐聿城赶忙抓起放在一旁的手机,看了眼时间,果然是20**年12月。

    “兔子?”他茫然地叫了她一声,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他有几年记忆是空白 的。

    “聿城,给我说一下你最后的记忆。”安小兔温声道。

    “我……”唐聿城闭上眼睛回忆了几秒,才缓缓餐睁开眼睛说,“我记得你被司空少堂绑架走了,后来我跟三弟赶去救你的路上,遇到司空少堂,他给我看监控,我看到你全身绑着定时炸弹,后来常炸药突然爆炸了,然后我杀了司空少堂,可是我感到爆炸现场的时候,我找不到你,,,,,,,现场有你的衣服面料碎片,还沾了血,可我不信你已经死了。”

    “我将那些沾了血的衣服面料碎片收进保险箱里,后来有一天,听到三弟跟我说,他偷偷开了保险箱,拿那些布料碎片去做DNA鉴定,证明那时你的血迹……后面的事我不记得了。”

    他说完,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

    把脸埋在她肩上,声音有些哽咽,“兔子,我现在不是在做梦吧,?你真的还没死。”

    “聿城,你不是在做梦,我真的没有死,我活得好好的。”安小兔说话间,用手掐了一把他的腰,用痛楚告诉他,他并不是在做梦。

    这个时候,翊笙已经休息了。

    等明天再问问翊笙,聿城的情况是怎么回事吧。

    “兔子,你跟我说一下当年的事,我明明看到炸药爆炸的,你怎么会没死的?”他说道。

    想起那爆炸的画面,他的心脏猛地紧缩一下,一股吨疼从胸口蔓延至全身,抱着她的双臂收紧了。

    “我当时已经受了很重的伤了,司空少堂离开那栋废弃居民楼后,翊笙带着他一个擅长拆炸药的朋友潜入那栋废弃的居民楼。为了不让司空少堂察觉不对劲,他那个朋友还将监控录像延迟了几分钟,你看到爆炸时,翊笙实际已经救下我,离开那里了。”安小兔轻描淡写地给他讲述当时发生的事。

    当时有人在那个房间守着她,外面也有司空少堂的人守着,翊笙跟他朋友救自己的过程,有多惊险,根本 不是能用言语来描述出来的。

    “翊笙和他朋友救了你之后 ,你为什么不回来?”他有些生气又难受地说,“我当时以为你真的死了,要不是我们还有小安年,我可能要跟着你去了。”

    “我当时……我不是不想回来,我当时受了很重的伤,心知自己可能撑不过来了,我就是怕你眼睁睁看着我死了,会疯掉的,甚至是做傻事,”安小兔深吸一口气,压下喉咙间的酸楚。

    没有人知道,她当时在做出离开他的决定 时,有多痛苦和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