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01章 昏倒
    说完这段话,唐聿城又拉起她的手,轻吻了吻她的手背。

    最后,他站直了身体,转身,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了房间。

    他怕若迟疑一秒,或者回头的话,会偏执地留下来,谁也赶不动他出去了。

    走出去时顺手把门带上,他却并没有把门关紧,而是留了一条门缝,能听到房间内的动静。

    房间内   安小兔已经被毒瘾折磨得无法思考了,自然不会去注意房门有没有关紧。

    而翊笙只是淡淡地回头看了一眼那扇门,选择当做什么也不知道。

    房间外   唐聿城像一尊石像般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听着房间里面传出的压抑而痛苦的声音,他全身紧绷得像拉到极限的弓箭,若再绷紧点儿,那根弦就要断开了,那张英俊绝美的脸庞也冰沉得吓人,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明明是房间内的安小兔饱受毒瘾折磨,他的额头也跟着冒出豆大的汗。   第一次觉得,每一秒钟都如此漫长,如此煎熬。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一阵头痛欲裂感突然袭来,唐聿城冷眸一眯,眉头紧皱了起来,脑海中闪过一些支离破碎却又极具冲击感的画面。

    紧接着,头痛欲裂感更加强烈了,仿佛脑袋要炸开了一样,与此同时,胸臆间也涌起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唐聿城眼前一黑,差点昏迷了过去。   他一手撑着墙壁,窒息了好几秒才费力地喘了一口气。   转身,后背靠在冰冷的墙壁上。

    不过十几秒的时间,他的睡衣已经被冷汗浸湿了,汗水顺着脸颊滑落到下巴,滴在地板上。

    闭上眼睛,回想刚才从脑海中闪过的那些画面——   一封信,上面写着一个地址。   跟着画面一转,他看到她被用绳子绑在一个破旧的房间里,身上都绑着定时炸药,下一帧画面,他看到那些炸药顷刻间爆炸了,然后他看到自己拿枪杀了一个妖娆的男人。   后来,他看到画面中自己站在那栋被炸药炸得满目疮痍的居民楼废墟上,能感觉到画面里自己的心脏,就随着那片废墟,被炸得支离破碎了。

    涌入脑海中的画面不是连贯的,画面再转,他看到他三弟跟他母亲说,那些衣服布料上的血迹是小兔的,后来……

    那些画面的冲击力太大,再加上唐聿城的精神本来就出了问题,导致他一时分不清那是现实还是记忆。

    他想说些什么,可喉咙却像被什么东西紧紧堵住了一样,张开嘴巴,好一会儿才艰难地挤出两个字,“小兔……”

    话落,他的眼眶瞬间红了,眼泪掺着脸上的汗水,缓缓流下;靠在墙壁上的高大挺拔身体,像飘零的落下,慢慢滑落下来。

    那些透着浓浓绝望气息的废墟画面,他三弟跟他母亲的残酷对话画面,不停地在他脑海中回放,一次又一次地刺激着他的心理防线,在他快要彻底崩溃时,更多的画面涌入脑海。   无法一次接收太多的猛烈冲击,唐聿城感觉胸臆间一阵绞痛,猛地吐了一口血。   眼前一黑,身子轰然倒在了走廊上。

    ……   翊笙从房间出来时,看到唐聿城昏倒在走廊上,地板上还有一小瘫血,把他吓地心脏猛地一跳。

    心骂:这别墅的佣人是干什么吃的?连主子昏倒了都不知道。

    随即又想到之前唐聿城吩咐了管家,没有他的命令,不许踏上二楼一步。   所以,没人会发现他昏倒在二楼的走廊上,也是正常的。   稳了稳神,赶忙上诊看唐聿城的情况。

    身体没什么大碍,至于吐血,极可能是由于过度担心安安,忧极所致;以唐聿城的身体状况,吃个几天药就痊愈了。

    舒了一口气,翊笙才费力地将他扶起来,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将昏迷不醒的唐聿城扶回了房间。   听到开门的声音,虚弱躺在床上的安小兔转过头,看到翊笙扶着唐聿城走进来,她立刻紧张又担心地问,“翊笙,聿城怎么了?”

    “可能是太担心你吧,昏倒了。”翊笙语气淡然地解释,“不过他没事,你不用担心。”   安小兔显然不相信翊笙这样的说辞,担心她,会担心到昏迷不醒吗?   她费力地从床上爬起来,苍白的小脸布满了紧张害怕,声音颤抖地问,“翊笙,聿城真的没事吗?”

    “真的没事,吐了下血而已,喝几天药就好了,安安你也不用太担心了。”翊笙安抚说道。

    将唐聿城放到床上躺好,拉过被子盖好。

    安小兔看他脸色有些苍白,额头冒着冷汗,紧抿着唇,嘴角还隐隐能看到一丝鲜血,眉头紧皱,似乎连昏迷了,还承受极大的痛苦。   “翊笙他、他……”她害怕得语无伦次,心里也慌乱无比。

    想问翊笙,他真的没事吗?可发现自己前一刻才问了。   想问他怎么昏迷的?翊笙刚才说是太过于担心她……   安小兔发现自己一时说不出话来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安安,我说了他没事就是真的没事,还是说你连我的话都不信了?认为我在骗你?”她身体还太虚弱,翊笙不希望她乱想太多。

    “不是,我信你。”安小兔摇头否认。

    她只是太担心他罢了。

    “信我就不要一个人钻牛角尖胡思乱想太多了,有什么事,等明天好了再说。”翊笙又劝说道,“我今晚会住在你们这儿。”

    安小兔想了想,缓缓点了下头,“嗯。”

    “躺下,把被子盖好。”他略强势地命令,等她乖乖把被子盖好了,又说了句,“晚安!”

    “晚安。”她轻声说了句。

    等翊笙出去之后,安小兔小心翼翼地爬了起来,伸手探了探他冒了一层薄汗的额头,可能是出汗的缘故,额头有点儿凉。

    正好床边放着一块干净的毛巾,她拿过毛巾,替他擦去额头上的冷汗。

    她的身体还很虚弱,帮他擦了汗后,她也没有强撑着,慢慢地在他身旁躺下,双手紧紧握着被子下他的温厚大掌。

    闭上眼睛,却睡不着,只是不想让眼泪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