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00章 你是不是都知道了?
    安小兔差点儿没一脚把他给踹下床。

    实际没把他踹下床的原因是,自己力气不够大,踹不动他。

    最后,唐聿城温言软语哄了她一会儿,安小兔这才气消,肯让他抱着自己睡。

    ******

    由于害怕在家里毒瘾发作,安小兔白天会经常去翊笙那儿。

    而唐聿城如果从十五那里知道安小兔在翊笙那儿的话,下班了就去翊笙那儿接她,也没有多说什么。

    倒是之前对翊笙产生的杀意,莫名消了。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

    安小兔被无孔不入的钻心蚀骨痛袭遍全身,给折磨醒的。

    身上的睡衣迅速被汗水浸湿了,她一手紧紧地捂住嘴巴,痛苦压抑的闷哼声还是从喉咙发出。

    挣扎着想从床上爬起来,想离开房间。

    下一秒,灯被打开,黑暗的房间瞬间明亮了起来。

    安小兔被吓得瞬间忘了呼吸,身体僵硬着,不知该如何反应了。

    “小兔,你怎么了?”唐聿城神色紧绷,整颗心都狠狠揪了起来。

    看她脸上都是汗水,神色痛苦,两颊的发丝被沾湿贴在脸上,就连手臂上也冒着豆大的汗,整个人几乎跟从水里捞起来一样,就隐隐猜得到是怎么回事了。

    “……”安小兔的脑袋还是一片空白的,眼眶红红看着他,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没想到毒瘾会在半夜发作,还惊醒了他。

    他问她怎么了?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

    一阵强烈的剧痛袭来,她抑不住‘啊’地痛叫了声,身体压抑地颤抖了起来。

    下一刻,整个人被唐聿城抱进怀里。

    “别怕,我这就叫翊笙来。”他温软的声音透着一丝紧绷,一手抱着她,另一只手去拿手机,拨了翊笙的号码。

    安小兔这会儿基本回过神了,她双手紧紧抓住他胸前的睡衣,声音痛苦还带着哭腔说,“你怎么都不问?”

    “你不想让我知道。”他语气温柔地回答。

    所以,即使他知道了,也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你……你是不是都知道了?”安小兔问这话时,控制不住哭了出来。

    她隐瞒得那么辛苦,最终却还是被他知道了……

    唐聿城刚要开口回答,看到电话被接通了,他紧声说道,“翊笙,麻烦你现在赶过来一趟,小兔上次被安娉婷……”

    “我现在就过去。”翊笙语气紧绷打断他的话。

    说完这句,便掐断通话了。

    沉思了一下,唐聿城再次拨了翊笙的电话,问他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减轻小兔的痛苦。

    翊笙只说她现在应该出很大的汗,为了不让身体脱水,建议给她喝些淡盐水。

    然而唐聿城弄来了淡盐水,安小兔喝下去没多久就吐出来了,吐得脸色都青了,全身无力地趴在他身上,吓得他不敢让她再继续喝淡盐水了,只能不停地看时间,不停地估算翊笙还有多久才能到。

    “聿城,你……是不是都知道了?”

    安小兔被他帮换了一身干爽的睡衣,痛苦地喘着气靠在他怀里,眉头皱紧,紧闭的眼睛,睫毛不停地颤动,极力压抑着不让自己痛叫出来。

    “嗯,知道一部分。”他迟疑了一秒,如实回答。

    安小兔抓着他睡衣的手紧了几分,哭腔声带着几分崩溃的味道,“你、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知道有一段时间了,记得赫洛斯吗?”唐聿城问这话时,感觉到怀中人儿的身体僵硬住,他继续说:

    “那时候我察觉到你的不对劲,然后就暗中查了一下,查到原来是赫洛斯想利用你的秘密,威胁你帮他做事;那次我跟你说要到外地出差,实际是去解决赫洛斯这个麻烦的,用了些手段从他口中知道了你以前中过毒的事,后来我去问翊笙,逼他将你的秘密告诉我的。”

    “……”安小兔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以为他是在不久前安娉婷对她下毒后,才知道的,却没想到他早就知道了。

    “我原本是想着如果你不主动告诉我,那我就假装什么也不知道,你一辈子不说,我也一辈子不会问,可没想到安娉婷竟然对你下毒,你的情况,翊笙私下也有告诉我。”他嗓音依然很轻柔,眼底却略过一抹狠戾。

    那是她的噩梦,他不想提起,却没想到被安娉婷那个贱人竟然想毁了她。

    那毒是赫洛斯给安娉婷的。

    安娉婷基本算是解决了。

    至于远在国外的赫洛斯,他也会让赫洛斯再次付出惨痛代价的。

    安小兔心里无比复杂难受,一声不吭地把脸埋在他胸前,身子因痛苦而颤抖着。

    “小兔,你太难受就叫出来,别压抑着。”唐聿城不知该怎么办,听着她压抑的呜咽声,他的心就像被无数把利刃凌迟般,疼得几乎无法呼吸。

    如果可以,他愿意替她承受一切痛苦折磨。

    安小兔猛地摇了摇头,依然没有说话。

    他找了些轻松的话题说给她听,想借此分散她的注意力,不用那么痛苦。

    备受煎熬地不知过了多久。

    终于听到房门的敲门声响起。

    “应该是翊笙来了,我去开门。”唐聿城说完,轻柔地扶着她趟下。

    然后起身下床,快步朝门口走去。

    打开门,管家和翊笙站在门口。

    “下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擅自踏上二楼一步。”

    他冷声斥退管家,侧身让翊笙进来,并迅速把房门关上。

    “聿城,你出去!”安小兔抑不住抽泣对他说道。

    “小兔。”唐聿城抗拒地叫了一声,站在原地不肯动。

    “求你出去好不好?聿城。”安小兔哭着恳求道。

    他已经知道知道她的秘密了,她只想在他心目中保留一点儿美好,不想再让他看到她狰狞可怕的一面了。

    “二爷,你还是出去等着吧,你在这里,只会让小兔更加痛苦。”翊笙语气严肃地建议。

    唐聿城浑身一震,迟疑了一秒,“小兔别怕,我就在外面守着你。”

    他走到床边,弯下腰,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

    “我不记得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爱你。如果以前说过了,那现在就再说一次,我爱你!你别乱想太多,知道吗?我会一直守在你身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