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698章 不是说虚了吗?
    敏感的唐聿城感觉到怀中人儿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他心底闪过一丝困惑,却并没有开口询问。

    大概过了几分钟。

    “聿城……”安小兔轻喊了一声,语气带着一点儿迟疑。

    “嗯?怎么了?”他嗓音低沉浑厚应道。

    黑暗中,安小兔咬了咬唇,又沉默了一会儿,才鼓起勇气说,“你好像很久没碰我了。”

    她这样说,并非欲ll求不满什么的,只是想为接下来要问的事做铺垫。

    “……”唐聿城。

    以他对她的了解,她这问题绝对不是因为他一段时间没碰她,才单纯问的。

    他知道,她一直都不想自己知道那个秘密。

    上次安娉婷在茶餐厅给她下毒的事,他一直没提,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她应该是一直在担心那件事,才会将他没碰她的事联想到一起,她现在可能在猜测自己是不是已经知道那个秘密了,在试探自己。

    “我……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我……”他清了清嗓子,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佯装很不自在地自黑说道,“……可能是前阵子太放纵了,有点儿肾虚,养一阵子应该就好了。”

    “……”安小兔。

    在心底一连说了三个窝草!

    “真的?”她还是有点儿不敢相信。

    这个男人也会有肾虚的时候?

    “安小兔!”唐聿城有些恼羞成怒地叫了她一声,然后转过身背对着她,“你觉得我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吗?爱信不信。”

    见他生气了,安小兔立刻紧张地想用力掰正他的身体,结果这个男人却坚固如城墙,让她完全没办法将他的身体给掰过来面对着自己。

    “聿城,你别生气嘛!我没有不相信你,我、我只是太震惊了。”她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背。

    唐聿城还是一声不吭地背对着她。

    她想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提议,“要不……我悄悄让翊笙给你看看?”

    这种事,事关男人的尊严,越少人知道越好。

    “……”唐聿城闻言,差点儿失控转身将她压在身下,狠狠地欺负她一夜,让她知道,他到底需不需要看医生。

    不过……

    他深吸一口气,咬着牙警告道,“不用。我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这件事,不能跟任何人说,听到没有?”

    “真的不用看医生吗?”安小兔还是有点儿不放心。

    她看到网上一些例子说,男人那方面不行,很容易出现各种心理问题,以及行为上的问题的。

    “你就不怕医好了,以后你夜夜哭着求饶吗?”他语气危险地问。

    “呃?”她吓得缩了一下身子。

    想到以前他的凶猛表现,秒怂。

    暗想:他还是继续虚着吧。

    “这件事,不许告诉任何人,知道吗?”唐聿城不放心地再次警告。

    因为眼前的人是她,他才敢瞎掰自己肾虚的,反正虚不虚,他心里有数,在她面前,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丢脸的。

    #p#副标题#e#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a href="http://www.77xsw.la" target="_blank">www.77xsw.la</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但如果传了出去,被其他人知道了,以为他有了隐疾的事,光是想到那些人用同情、怜悯的目光看他,他就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嗯嗯,我不会说出去的。”安小兔忙不迭点头,又扯了扯他后背的睡衣,小声说,“那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翊笙也不能说,如果让我知道你敢对外泄漏半个字……安小兔,我真生气了,后果会很严重的。”他再次严肃强调。

    “好好好,我不说,保证不对外说的,我发誓绝对不会说的,要是我对外泄漏了,我……唔唔?”她发誓的话没说完,被迅速转过身的他用大掌捂住嘴巴了。

    他有些不悦地道,“不许乱发誓。你要是真的不会泄漏出去,根本不必发誓;你要是会泄漏出去的话,发誓也没用。”

    现在都二十一新世纪了,不是封建时代,知道发誓这种东西,根本不会应验,但他就是不想听她诅咒她自己的话。

    “嗯。”她点了下头,把他的双手给拉了下来,“休息一段时间,真的会好吗?”

    “会的。我自己的身体,我心里很清楚,你不用担心。”他语气淡然地说,“睡吧,晚安!”

    话落,将她搂在怀里。

    “晚安。”安小兔嗓音柔柔地回了一句。

    没过几秒,她感觉到有个强大的东西正横在自己的双腿中间,那东西,她很熟悉,不用猜都知道是什么。

    她:“……”

    不是说虚了吗?

    这是什么鬼?

    但很快便释怀了。

    他不可能拿那种事来忽悠自己的。

    他说肾虚,又没有具体说强硬不起来,说不定……唔,说不定是时间上的问题。

    把微烫了脸颊埋在他胸前,深吸一口气,鼻腔里都是他的清冽好闻气息,令人感到格外安心。

    ……

    宋湘茹背后的人查到了,确定不具有威胁性后,唐聿城也准备回c市了。

    第二天晚上,唐聿城把小安年带到了书房。

    “安年,过两天我跟你妈咪就要回c市了,你乖乖待在唐家知道吗?”唐聿城神情很严肃地说,“就是你跟小暖暖失踪的那天,安娉婷还给你妈咪下了药,那药的后遗症导致她身体情况变得有些不好,但是你妈咪却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包括爸比;爸比带你妈咪回c市休养,如果没事的话,爸比跟你妈咪还是每周都会回北斯城看你的,知道吗?”

    这件事,他并不打算瞒着儿子。

    小安年听到他爸比这话,小脸苍白了几分,眼底一片慌乱。

    “妈咪……爸比,妈咪不会有事的,对吧?”他惊慌焦急地问。

    “有爸比,还有你翊笙叔叔,不会有任何事的。”唐聿城将儿子抱进怀里,“我知道你也察觉到你妈咪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了,我告诉你,是不想让你担心,你乖乖待在唐家,等你妈咪好了,爸比就申请调回北斯城,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爸比,我知道了,我会乖乖待在唐家等你和妈咪回来的,你一定要照顾好妈咪,知道吗?”小安年双手紧紧抓住他爸比的衣服,眼眶泛红说道。

    等妈咪好了,他们家就再也不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