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694章 唐聿城,你今晚给我睡地板
    安小兔警告地拍了一下他,“你敢乱来试试?”

    “我逗你的。”唐聿城乖乖地抽回了手,轻咬了一下她的唇瓣。

    他现在根本不敢碰她,怕她身体出什么问题。

    安小兔哼哼了两声,想从他身上起开,却被他紧紧按坐在他的腿上。

    “去哪儿?”他轻问。

    “你不是要工作么?我就在一旁坐着。”她轻笑捏了捏他的脸颊。

    “不用,我都处理得差不多了。”

    他说话间,扶着她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像是想到了什么,安小兔问道,“对了聿城,宋湘茹的事查得怎样了?”

    唐聿城身体微僵了一下,沉默了一秒,才如实回答:“查到了,不过幕后主使者我以后再告诉你。”

    “为什么现在不能说?”她抬起头,困惑不解地看着他。

    “以后你就知道了。”他依然不肯告诉她幕后主使者,“这事你别跟三弟说,知道吗?”

    “我不,我就要说。”她故意跟他唱反调。

    这个可恶的男人,居然连她都瞒着。

    像是料到他会这样说,他从容优雅地道,“你跟他说也没用,时机不到,我是不会告诉他的。”

    “唐聿城你……”安小兔气恼得想咬他。

    “我唐聿城怎么了?”他失笑,无伤大雅地逗她。

    看她像只炸毛的小猫儿一样,特别可爱。

    “你今晚给我睡地板。”她说完,还觉得不解气,扑上去咬了一口他的脖子。

    睡地板?不存在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睡地板,除非她陪他;唐聿城眼底带着笑意和宠溺,安然坐着任她咬。

    她虽然炸毛了,但还没到失控的地步,咬他也知道控制了力气,所以,咬在他脖子上,跟小猫儿挠似的。

    过了一小会儿,她才松开了他。

    “聿城,你告诉我嘛,那个人是谁?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硬的不行,她只能来软的。

    “想知道?我好像好久没吃肉了。”他若有所思暗示。

    安小兔好像没听到他的话般,装傻茫然说,“啊?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到。”

    “我说你长得真好看。”他立刻配合地夸道。

    “哎呀~我知道我长得好看,可是你这么一夸,怪让人不好意思的。”安小兔故意矫揉做作地双手捂着脸,靠在他的胸膛上。

    唐聿城被她可爱又搞怪的样子逗得大笑,极力忍着将她按倒在办公桌上,狠狠吻个够的冲动。

    “那过两天,我们就回c市吧。”他跟她商量道。

    安年换了个幼儿园,幼儿园的老师有他安排的暗卫,司机也换成了暗卫。

    闻言,安小兔拿开了双手,抬眸看着他。

    想说这么快?但随即想到他们回北斯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c市很北斯城近,很多工作文件,都是沈副官从c市送来到北斯城的。

    “嗯。”她颔首。

    稍后,唐聿城看了眼时间,跟安小兔一起离开了书房,准备去吃晚饭。

    楼下大厅

    唐母墨采婧盯

    着他的脖子看了几秒,笑问,“二少,你脖子怎么了?被蚊子咬了?”

    安小兔一听,有种不好的预感,立刻抬眸看向他的脖子,发现上面有一个红红的牙齿印。

    唔……不用猜也知道是谁干的好事。

    “妈,聿城刚才把小煤球逗恼了,被咬了。”她自认非常机智说道。

    “嗯对,被小猫儿咬了。”唐聿城很配合地道。

    明眼人的墨采婧只是‘哦’了一声,本想打趣问他要不要去打个疫苗什么的,但转念一想。

    “你以后别老是去逗猫,小心再被那小猫儿咬了。”墨采婧停顿一下,转对安小兔说道,“小兔,你说是吧。”

    “……是,妈说得对。”安小兔挤出一抹笑,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唐聿城,“以后不要手欠了,知道吗?”

    “知道了。”某人温顺听她说教。

    等他母亲上楼去叫安年了,他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说,“不手欠,嘴欠可以吗?”

    “唐聿城你这个流氓!”安小兔用手肘拐了一记他的腹部。

    这个男人的画风越来越歪了,说好的老干部画风呢?

    唐聿城淡然笑了笑,没再逗她了。

    逗小猫儿要懂得适可而止,物极必反,过了,会被挠的。

    ……

    晚上,吃过晚饭没多久。

    唐聿城回到书房去处理公务,而安小兔跟小安年则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电影。

    一家人,虽然没什么交流,画面却格外温馨唯美。

    电影看到一半的时候,安小兔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把手机从口袋拿出来,看来电人翊笙,想了一下,接听了,“翊笙,怎么了。”

    “我刚从手术室出来。”翊笙语气温然向她解释说,“你爷爷之前给我打电话,恳求我帮忙治疗安皓辉,不过我还是拒绝了,后来你爷爷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听他的随从说是心脏病发作了;我想了一下,就去了安皓辉所在的医院;腿是没截肢,不过瘸了。”

    当然,他没告诉安小兔,其实安皓辉的腿是完全可以保住,不用瘸了的,不过他却不想为安皓辉那样的人尽心医治。

    安小兔一听,立刻紧张地问,“翊笙,我爷爷当时应该也在抢救安皓辉的医院,我爷爷没事吧?”

    她根本没接到安家那边的电话,告诉她说爷爷心脏病发作的事。

    “死不了。”翊笙淡淡地说。

    安小兔咬唇沉默了几秒,才请求道,“翊笙,能不能麻烦你帮看看我爷爷的情况?”

    她可以不管不顾安皓辉的死活,可是她爷爷出事,她没办法当作什么都不知道,那是她爷爷,也是她爸的父亲。

    “好的。”翊笙没有一丝迟疑,一下子就答应了。

    “翊笙你还没吃晚饭吧?你先去吃了晚饭,再去看我爷爷也行。”她好心说道。

    他说刚从手术室出来,应该是在她爷爷跟他打完电话之后,他就赶去医院了,根本没空吃晚饭。

    “没事,我先去看一下你爷爷的情况,完了回去再吃饭,先这样吧。”

    翊笙知道安小兔肯定会来医院看她爷爷的,主动把医院名字告诉她,挂了电话后,他将手机放入白大褂的口袋,朝安老的病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