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693章 出车祸
    几天后,下午

    一条‘安氏集团董事长车祸’的标题突然上了热搜。

    北斯城,唐家庄园

    安小兔偶然间刷到这条热搜,手抖了一下,随即点开了那条热搜。

    新闻大意是说安皓辉出车祸的原因,是刹车出问题造成的,事故还在调查中,看照片,安皓辉好像伤得挺严重的。

    虽说安皓辉是她二叔,不过看到安皓辉出车祸,安小兔却没有什么感觉。

    心情就像平时看到陌生人出车祸的新闻一样。

    退出微博没一会儿,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安小兔定神一看,是她爷爷打来的。

    前几天,聿城就让她爷爷回安家了,紧跟着,安皓辉把他的私生子和那个女人也接回了安家。

    她爷爷心情好像挺不错的,还打电话跟她说,打算明年开春举办个宴会,扶正那孩子的身份。

    皱眉沉思了几秒,还是猜不到她爷爷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她,所为何事?

    “喂,爷爷。”接通电话,安小兔喊了句。

    并没问她爷爷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

    “小兔,你二叔出了车祸,情况很严重,医生说如果不截肢,可能连命都保不住……你能不能让翊笙来给你二叔医治看看?爷爷求你了。”那头,安老声音颤抖又焦急恳求道。

    翊笙的医术,安老是知道的。

    当年小兔的手臂烧伤那么严重,就是翊笙给医好的,而且没留一点儿疤痕。

    听到这话,安小兔下意识想拒绝,但还是忍不住了。

    沉默了一下,才说,“爷爷,我跟翊笙交情不错,不过翊笙性子挺清傲的,他不像别的医生那样,只要钱到位就一切好说;我只能跟爷爷说,我帮问一下翊笙,但不保证他一定会帮忙。”

    如果她直接拒绝的话,爷爷可能会觉得她无情,见死不救,毕竟安皓辉说到底,是爷爷亲儿子。

    可她要是一口就答应了,转头跟翊笙说,翊笙肯定会看在她的面子上,帮忙医治安皓辉的。

    安皓辉对她而言,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她不想强迫翊笙做他不喜欢做的事。

    翊笙看在她的面上,已经帮他们够我的了。

    “小兔,你尽量帮爷爷跟翊笙说说情,你二叔家庭破裂,公司又出了状况,如果 这时候你二叔又被截肢的话,肯定会受不了打击的,到时候安家就陨落了。”安老见她没有肯定地答应,只好继续恳求说道。

    毕竟是他儿子,如果有可能保住双腿,他当然不希望被截肢了。

    “爷爷,我会跟翊笙说这个事,但肯不肯帮忙在他;翊笙肯帮忙最好,如果他不肯帮忙,我再把翊笙的号码给爷爷,让爷爷跟翊笙谈,可以吗?”安小兔没有松口,还是委婉地说。

    “好,那麻烦你了,小兔。”

    安老听完顿时松了一口气,觉得孙女肯向翊笙开口,应该没问题的。

    挂电话后,安小兔拔了翊笙的号码。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那边,翊笙问,“安安,怎么了?”

    “是这样的,安皓辉出车祸,听说要截肢,我爷爷打电话给我,想让你帮忙医治,”安小兔语气淡然地向他解释。

    “你答应了?”翊笙温声问。

    “没有。”他紧声否认。“我不会用我们的友谊来强迫你做你不愿意的事,只是打电话跟你说一声,你愿意就帮,要是不愿意,我会将你的意思转告给爷爷的。”

    “嗯,你就跟你爷爷说我没空。”翊笙回道。

    见她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强迫自己,也没有给安皓辉说情,他缓缓吐了一口气,感到欣慰。

    他果然没看错安安。

    “奥还有,我还跟爷爷说了,说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就把你的电话号码给他,让他来跟你谈。”安小兔又补了一句。

    “可以。”翊笙说完,便切断通话了。

    安小兔又拔了个电话给她爷爷,将翊笙的答复转告给她爷爷听,并且将翊笙的号码给了她爷爷。

    她爷爷听到翊笙不肯帮忙 的答复,语气很失落,但也没有再强求她去劝说翊笙。

    想到如果她爷爷打电话给翊笙,翊笙最终还是不会帮忙 的话,她爷爷应该多少会有点儿怨她,没有尽力帮说服翊笙吧。

    安小兔长长舒了一口气,起身朝书房走去。

    书房里

    唐聿城看到她进来,停下手中的工作,朝她招了招手。

    拉着她坐到自己腿上,轻抚上她的眉心,想拂去眉宇间的几丝愁云。

    “怎么了?”

    “安皓辉出车祸,爷爷打电话给我,说情况很严重,可能要截肢保命,爷爷不想安皓辉被截肢,想到翊笙,让我去跟翊笙说一下,让翊笙帮忙医治安皓辉。”她如实告诉他。

    他安静地听她说完,才问,“所以,你答应了还是拒绝了?”

    “我跟翊笙说了这事,然后将翊笙的电话号码给爷爷了,至于最后帮不帮医治安皓辉,全看翊笙的心情了。”她说完,靠在他怀里叹了一口气。

    以前安皓辉算计过她,可这样见死不救,她心里多少有点儿过意不去。

    “小兔,你该做的已经做了,至于结果如何,都不关你的事,你无需觉得良心爱谴责;就算翊笙不肯帮忙 ,安皓辉最终必须截肢保命,那爷爷也不能利用亲情绑架你,怨怪你,一切都是命。”他语气沉稳从容地说。

    他是个特别记仇的人。

    听说,几年前,安皓辉做过伤害小兔的事。

    若是换了他,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拒绝。更不会打电话给翊笙。

    这都是安皓辉的报应。

    “嗯,不想了,我等会儿打电话给翊笙,问一下他有没有答……唔?”

    她话没说完,唇瓣就被某个男人封住了。

    安小兔愣了一下,回神,双手环上他的脖子,回应他的吻。

    感觉有只大掌不安分地伸进衣服下,她咬了一下他的唇,低声警告,“不许白日宣淫。”

    “运动一下,你等会吃饭都能吃多一些。”他轻咬了一下她的耳垂,淡笑说道。

    自从上次她被安娉婷下毒之后 ,虽然没有毒瘾发作,却清瘦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