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686章 你都多久没跟我睡觉了?
    翊笙的住处跟回唐家不顺路,他拒绝唐聿城的接送,自己打车回去。    坐在车上。

    “聿城你说,翊笙是不是真的喜欢男人啊?”安小兔忍不住困惑地问身旁的男人。

    翊笙好像从没明确说过他的性取向,而一直以来,她都是下意识认为翊笙喜欢女生的。

    据她所知,翊笙好像没谈过恋爱。    刚才在父母家里,看翊笙用那样认真的语气说喜欢男人,让她顿时觉得,或许翊笙真的喜欢男人?

    “噗!”唐墨擎夜一时没忍住笑喷了,以过来人的口吻说道,“小兔嫂子,你还真好忽悠,翊笙只是不想安妈给他介绍女孩子,才忽悠安妈的而已。”

    以前家里人逼婚,他也说过自己喜欢男人,不过他家人不像安妈那么好忽悠,即使宣布出柜了,也没有人相信。

    “……”安小兔略尴尬。

    是这样吗?

    “不过翊笙也三十几了,还从未见他交过女朋友,该不会是性冷淡吧?”唐墨擎夜所有所思地猜测。

    “你以为翊笙像你啊?”安小兔轻哼一声,“翊笙属于你二哥那类人,还没遇到喜欢的而已。”

    仔细一想,虽说唐墨擎夜说翊笙是为了忽悠她母亲,才说喜欢男人的;不过她却觉得,像翊笙那样的人,未来的伴侣应该不拘泥于性别,主要看对对方人品和性格。

    话说回来,翊笙这种清傲的人,还是注孤生吧(某笙:说好的亲妹设定呢?假的吧。)。

    “……”唐墨擎夜。

    缩在角落敢怒不敢言。

    他怎么了?他已经改邪归正,浪子回头,再也不会再浪了。

    回到唐家。

    唐聿城听到安小兔说要在儿子那边睡,立马不乐意了。

    “小兔,你都多久没跟我睡觉了?”他站在小安年房门口,一脸委屈说道。

    他都独守空闺五个晚上了。

    “安年病还没好,我夜里要注意他的情况。”安小兔说得理直气壮。

    “安年,你病还没好吗?爸比怎么不知道。”唐聿城看向站在安小兔旁边的小安年,唇角勾起一丝好看的弧度。

    儿子体质好,病情也没有小暖暖那么严重,小暖暖都好六七分了,儿子已经完全康复了。

    跟他抢老婆?就是亲儿子也能不忍!

    掀桌(╯‵□′)╯︵┻━┻

    小安年被他爸比那阴森森的眼神看得小心肝颤抖了一下,摇了摇头,垂着的睫毛轻颤,故作坚强的语气说,“妈咪,安年晚上……一个人睡,也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唐聿城觉得他儿子不出道演戏,简直是演艺圈的一大损失。

    小小年纪就这么戏精。

    他抢在安小兔之前开口,用欣慰的语气说,“小兔你看,安年说一个人也可以照顾好自己,安年真棒,那我就跟你妈咪回去睡觉了。”

    说完,没等安小兔说话,就一把将她给横抱起来,快步朝他们的房间走去了。

    留下站在门口的小安年一阵风中凌乱。

    他爸比是恶霸!

    强抢良家妇女!

    回到房间,安小兔才有机会问,“聿城,你把爷爷藏哪儿了?”    听说出事那天,他闯进安家,不仅教训了安娉婷一顿,还让暗卫从安家带走了爷爷。

    从网上薛碧蓉的描述得知,他应该是用鞭子打的安娉婷,至于她爷爷,那就不知道了。

    “最初担心爷爷会受不了刺激,送去了医院,前两天把爷爷送到别的地方了,过两天就让人送爷爷回去。”唐聿城淡定自若回答。

    安娉婷做的那些事,他已经告诉安老了,并且表示小兔安年是他妻、子,这次绝不会手下留情了。

    不过他告诉安老说不会杀了安娉婷,交给法院来判决。

    安老想了想,也不好意思再替安娉婷求情。

    “爷爷没事吧?”安小兔有些紧张地问。

    她跟爷爷是几年前才相认的,感情自然没有那些从小被爷爷看着长大的来得深厚,但也还可以。

    她不希望爷爷出什么状况。

    “没事。”唐聿城轻摇了下头,给她解释,“我告诉爷爷说安皓辉在外面有一个四五岁私生子的事,可能很快就接回安家了,爷爷听了后,先是感到很震惊,但很快就接受了,心情也好了起来。”

    安老这辈子最遗憾的是安家没有一个男孩作为继承人,毕竟女孩将来是要嫁到别人家去的,他不愿自己一辈子的心血,最后为他人做嫁衣。

    如今听到安皓辉有一个儿子,再加上安老心里也很清楚安娉婷做了那么多恶事,若是继续包庇安娉婷的话,将来只怕会闹出更严重的事来。

    于是,安老索性决定不管安娉婷了,一心想着安皓辉的儿子,安家未来的继承人。

    安小兔听了他的话,了然点头。

    “聿城,你说我把那些股份还给爷爷好不好?现在安皓辉有一个儿子了,将来肯定是要继承安家一切的,我手上的股份不算少,我怕他们将来会再使什么手段想将我名上那些股份给抢回去。”她询问他的意见。

    从一开始,都是因为那些股份,才招来安娉婷的算计、仇恨。

    那些股份,对眼前这个男人来说,他可能根本不放在眼里;虽然在她看来,也算是一大笔钱。

    但是她却一点儿都不留恋,如果用那些股份,能换来一世安稳,那她觉得非常值得。

    现在薛碧蓉跟安娉婷,基本算是解决了,如果把股份还回去,安皓辉以后就没理由再招惹他们家了,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小兔,虽说我看不上那点股份带来的利益,但那是你应得的赔偿,安皓辉也绝对不敢再生想将股份抢回去的心思,我跟他明说了,他要是企图将你手上的股份抢回去,或者再挑事,我就直接把安氏集团拿下。”唐聿城冷哼了下,霸气说道。

    小兔那些股份,是安娉婷算计小兔的补偿,若是换回去了,就不是他唐家人的风格了。

    唐家人是很护短的,就凭他安皓辉,还能把唐家人全算计了不成?

    “……”安小兔。

    听他这么一说,她不知该说什么了。

    “好了,别想那些烦心事了。”唐聿城将她抱了起来,朝浴室走去,“我们该洗洗睡觉了。”

    他已经有五个晚上没抱着她睡了,想到今晚不仅能抱着她睡,还能为所欲为,就忍不住心猿意马了。

    “唐聿城!你放我下来,我不要跟你一起洗。”安小兔红着脸挣扎道喊。

    她知道,在这个男人眼里,洗澡可不是单纯洗澡而已。

    “你不跟我洗,我跟你一起洗就可以了。”他轻飘飘地反驳了一句,走进浴室后,顺脚把门踢关上,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