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682章 尘封的记忆
    那两个男人被他浑身散发的杀气吓得心脏一缩,浑身发抖,差点儿湿了裤子。

    “不不不,二爷我们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

    “二爷,我们都是被威胁的,求您饶了我们一命吧。”

    若不是被绑着,那两个男人早就跪下求饶了。

    “被威胁?”唐聿城冷笑一声,“被谁威胁?钱?”

    那两个男人被呛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把事情的始末都交代清楚,若是说辞跟安娉婷说的对不上……”唐聿城只把话说一半,冷冽的目光扫过小黑屋内的各种残酷刑具。

    “是是,是这样的,我出狱后找不到工作,正好安娉婷找上我,并没有说那两个孩子是身份,说了她的目的;正好我们家有个亲戚在幼儿园工作,就送了些礼,让那亲戚把我安排进幼儿园工作……”那个当初潜入幼儿园,绑架走小安年和小暖暖的男人如实回答。

    “那天中午我假装在后花园打理花草,后花园正好对着孩子们的寝室,就刻意站在窗户外面吃糖葫芦,诱惑那个小女儿……”

    那时,小安年只是咬了一口糖葫芦而已,那个男人看小暖暖吃完糖葫芦后昏迷了,立刻用喷了迷药的布巾将小安年捂昏,带走。

    “安娉婷让我们把孩子带远点儿再处理的,最好带到别的城市,我们嫌麻烦,就在北斯城和柏市的交界处,商量着把孩子丢进河河……河里,然后到了桥上,就把两个孩子……就把两个孩子扔、扔到河里去了。”那个男人越说到后面,全身越颤抖得厉害。

    站在唐聿城旁边听到男人这段话,眉头蹙起,冷清的眼眸微微一眯,脑海中闪过一个陌生的画面,模糊画面中,也是一个几岁的小男孩,也是被人扔进河中,但他看不清那个小男孩的脸,那画面中的季节不是冬天,是夏天。

    “有问题?”唐聿城清寒的嗓音在耳边响起,翊笙猛地回过神。

    那两个男人以为翊笙怀疑他们的话,吓得抢在翊笙开口之前,特别强调说,“二爷,我们说的都是真的,绝不敢有半句虚言。”

    “没什么,只是想到实验的事了。”翊笙这才摇头淡淡说了句。

    “这两个男人你都要?还是只要一个?”唐聿城冷问。

    记得来之前,翊笙给他提过一句,说缺个临床实验的小白鼠。

    “两个。不过我的临床实验不急,你要是觉得不解气,可以先狠狠打一顿,等医好了再给我。”

    翊笙看那个男人的目光比之前冷了几分,或许是脑海中闪过那个画面的原因。

    唐聿城原本在想:这两个男人差点儿害死两个小家伙,如果就这样给翊笙,他一点儿都不甘心,也不解恨。

    现在听翊笙这么说,他可以放心地动手用刑了。

    翊笙没有留下来旁观唐聿城用刑,走出了小黑屋,对守在门口的暗卫交代了句,“跟你们二爷说一句,我先回去了。”

    “好的,翊医生。”暗卫颔首回道,

    暗卫知道翊笙来时是坐主子的车来的,这会儿他先一步离开,这儿又有些偏僻,不知要走多久才拦得到车。

    于是,立刻将他开的车钥匙递给翊笙。

    “翊医生用我的车吧。”

    翊笙停住脚步看了一眼,没有推辞,也没有说什么,从容接过暗卫递来的车钥匙。

    ……

    稍后,回到住处。

    翊笙打开房间的门,走了进来,往后一倒,横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一会儿,闭上眼睛。

    回想着刚才在小黑屋里,那两个男人的话,让他脑海中突然一闪而过的画面。

    他很清楚那个画面,并不是因为那两个男人的话,而脑补出来的。

    那个画面给他的感觉……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复杂感觉。

    画面中那个小男孩儿看起来跟小安年差不多,穿着很不错,这代表那小男孩的出身应该也不错。

    但那画面太过于模糊,无论他怎么努力,都看不清那个小男孩儿的脸。

    将从小到大的记忆都捋了一遍,发现自己并没有看到过小孩被别人扔到河里的事。

    又想了一会儿,像是想到了什么,翊笙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翻开他的医用药箱,很快,便翻到他想找的东西了。

    是一个镶金包边的翡翠吊坠,吊坠的水色很漂亮,水头也很足;一般来说,镶金包边的翡翠玉坠不及纯翡翠价值高,通常有瑕疵的翡翠,才会用镶金包边的。

    翊笙手里拿的这块翡翠玉坠也一样。

    从他记事以来,这块翡翠玉坠就在他手上了,不过那时候,玉坠的碎成两半的,直到后来他有经济能力了,才将玉坠修复好的。

    玉坠是狗的形状,雕工很精湛,他以前猜测过这吊坠可能是根据他是生肖来做的,那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具体年龄;后来测了骨龄,基本可以肯定这块翡翠玉坠就是根据他的生肖做的。

    至于名字,他早就不记得他的名字了。

    有很长一段时间,用的是代号。

    后来换了个环境,突然抽风想有个名字,但又不想在与医学无关的事情上浪费时间,便挑了两个与‘医生’这个词谐音,颜值又不错的字。

    翊笙这个名字便是这样来的。

    翊笙重新趟回床上,仔细看着手中的翡翠玉坠。

    玉坠上只有一个‘庭’字。

    他猜过可能是他姓名当中的一个字。

    以前,他满世界地走,就是想寻找回自己的人家,后来时间久了,又一无所获,便心累了。

    世界那么大,几十亿人,他不记得亲人的名字,要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而且这根针还不知道在哪个大海。

    放下了心中的执念,一切随缘。

    后来之所以全世界跑,只是想亲身感受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大而已。

    他已经很久没想起过往的事了。

    没想到今天那两个男人的话,竟让他平静的心湖泛起了涟漪。

    翊笙猜测,在小黑屋时,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画面,或许与他的身世有关,又或者……模糊画面中那个小男孩,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