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680章 狗咬狗,一嘴毛
    安皓辉看着她那股狠劲,吓得心脏猛地一跳。

    还没回过神来,薛碧蓉已经扑到了他面前,跟着,感觉脸上一痛,他反射性用力推开了薛碧蓉,捂着疼痛的脸颊。

    “薛碧蓉你这个贱人,敢抓伤老子。”反应过来,安皓辉眼睛狰红,反手就‘啪’地打了薛碧蓉一耳光,脸庞被指甲刮出几道伤口,渗着血,显得他的表情看起来愈发扭曲吓人。

    薛碧蓉被扇了一巴掌,懵逼了一下,随即双手抓起旁边的椅子,朝安皓辉砸去。

    “我薛碧蓉今天岂止是抓伤你,还要打死你这个人渣男。”

    昨天下午,娉婷不仅被毁了容,被唐聿城强行抓去,如今生死不明,而安皓辉这个渣男竟然在这个时候,算计她净身出户。

    反正她现在一无所有了,后半生没盼头了,就是死也要拉上安皓辉一起。

    安皓辉惊险避开了朝自己砸来的椅子,却被薛碧蓉紧接着扔来的盘子砸中了额头,他‘啊’地痛叫了一声。

    “管家!管家……还不赶紧让人制止这个贱女人。”安皓辉一边躲避着,朝着站在一旁手足无措的管家气急败坏大吼。

    管家闻言,立刻叫来两三个人高马大的佣人。

    薛碧蓉就算再蛮横,再竭嘶底里大闹,终究是一个养尊处优的贵妇,力气不及佣人,没几下就被两三个佣人给紧紧抓住了,无法动弹。

    “你们这些贱仆,放开我。”薛碧蓉愤恨红了眼,用力挣扎着,却无法挣脱佣人的束缚。

    危险解除,安皓辉神色阴狠走过来。

    ‘啪’的一声。

    他狠狠地甩了薛碧蓉一耳光,打得她晕头转向的,血丝顺着嘴角流下来。

    “不是想打死我吗?怎么不打了?刚才那股狠劲儿呢?我安家的地盘,也轮得到你这个贱人来撒野?”他用力掐住薛碧蓉的下巴,骂道,“老子让你净身出户已经很不错了,也不想想这些年你跟你女儿给安家招了多少黑?现在还敢跑来闹,哼!”

    薛碧蓉听到眼前这个男人竟然用‘你女儿’来称呼他们的女儿,愣了愣。

    “我女儿?安皓辉没想到你连畜生都不如,为了保住安家,竟然连女儿都不认了,我诅咒你们安家断子绝孙,断子绝孙!!!”薛碧蓉憎恨得咬牙切齿,语气无比狠毒咒骂道。

    说完,还抬脚用力朝他踢去。

    安皓辉没有防备,被她穿着高跟鞋踢了一脚大腿根,虽然没踢中要害,但也痛得他龇牙咧嘴了。

    “你这贱人!”他用力咬着牙,狠狠地回踢了薛碧蓉一脚,跟着又甩了薛碧蓉一个耳光。

    他冷笑说道,“诅咒我断子绝孙?哼!薛碧蓉你还不知道吧,当年安娉婷入狱那段时间,你又恰巧精神出了问题,我正好在那时遇到了心爱的女人,如果不是因为爸不同意,我早就跟你离婚了。”

    “告诉你吧,我心爱的女人给我生的儿子,已经四岁多了,爸若是知道他有孙子了,安家有继承人了,就算知道了我和你离婚的事,也绝不会多说一句的;如今,我跟你离婚了,很快,我就会将他们母子接回安家的。”

    听到这个秘密,薛碧蓉当即如遭雷击,全身冰凉刺骨,连呼吸都忘了,久久回不了神。

    这个男人不仅算计她净身出户,还在她精神出问题的那段时间,到外面找女人,还让别的女人给他生了儿子。

    这个男人藏得太深了。

    五年的时间,她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

    “把这个贱人给我扔出去,以后要是再让她踏入安家一步,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安皓辉冷冷地命令,转身离开了用餐厅,离开了安家。    两个佣人强行押着薛碧蓉带到了大门口,用力往外一推,将薛碧蓉推摔倒在地上。

    管家叮嘱看门的保安,让他以后不准放薛碧蓉进安家。

    薛碧蓉坐在地上,看着紧闭的铁门,想到安皓辉那些话,想到那些佣人翻脸不认人的态度。

    双手拳头用力攥紧,嘴唇咬出了血,眼底掠过一抹阴狠嗜血。

    安皓辉!

    既然你如此无情无义,那就别怪我了。

    我薛碧蓉有的是办法杀死你!

    ……

    医院,VIP病房

    小安年以前不会说话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是很聪明,很高冷很早熟,像个小老头似的。

    如今他能开口说话了,说话还磕磕绊绊的,吐字也不标准,好在声音特别好听,也长得好看;唐家的长辈以及安父安母都觉得小安年说话的样子,和以前高冷不言小老头对比,反差萌不要太鲜明,简直萌一脸血。

    也恨不得一天24小时都待在医院里,逗小安年说话。

    至于小暖暖,呼吸道感染加上肺炎,整个人都恹恹的,不爱说话,也没安全感,要么趴在她麻麻怀里,要么就让他爹地抱。

    心疼得唐墨擎夜和萧雅白都去问翊笙,能不能快点儿让小暖暖好起来。

    翊笙给了两人一个白眼,嘲讽说他们还真当他是神仙啊,一颗仙丹下去,就立刻药到病除?从生病到病好,都需要一个过程的。

    吃过晚饭,唐、安两家的长辈带小安年到外面散散步。

    安小兔也跟唐聿城离开病房,留萧雅白和唐墨擎夜在病房里陪小暖暖,给他们一家三口一个私人空间。

    医院外,唐安夫妇散着步。

    唐聿城主动开口提道,“安皓辉跟薛碧蓉离婚了,薛碧蓉净身出户。”

    “……”安小兔眼底闪过一抹惊讶,隐隐猜到了他们为什么离婚,然后问道,“那安娉婷,你打算怎么做?”

    知道他主要想对付的人是薛碧蓉跟安娉婷,但她并不打算阻止。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若当年她没有一再仁慈,可能就不会发生小安年跟小暖暖被绑架的事了。

    既然薛碧蓉跟安娉婷活腻了,十匹马都拉不回来,那就不用拉了,直接让她们再也作不了死。

    “现在还不知道,先观望着,以后再说吧。”唐聿城说的是实话。

    他不会让安娉婷死得太痛快的。

    报仇,不一定要杀了她,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不如死,才是最高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