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676章 大难临头各自飞
    薛碧蓉听了丈夫这话,顿时傻了。

    完了!

    一切都完了。

    那唐家在r国是什么地位和权势?像他们安家这样的中级豪门,对顶级豪门的唐家来说,一根手指就能把他们斗垮,永远翻不了身了。

    慌乱过后,薛碧蓉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像抓住救命稻草般,“皓辉,爸呢?安小兔是爸的孙女,让爸去跟安小兔说说情;安小兔不会那么狠心,眼睁睁看着唐家把她爷爷一生的心血给毁了的。”

    为了保住安氏集团,如今安皓辉已经站在唐聿城那边了。

    听到妻子让他去找父亲,让他父亲去向安小兔求情,安皓辉心底就无比反感和厌恶。

    想当年,父亲就为了娉婷,为了被拉下水的安家,撇下面子向安小兔求了多少次情,虽说当年他也支持过、默许过娉婷对付安小兔。

    不过后来他看清形势了,安小兔若真想要安氏集团,唐聿城绝对二话不说拿下安氏集团送给安小兔。

    可安小兔一直都安安分分拿着那些她应得的股份,也从不插手安氏集团的管理,默默拿着分红。

    他那时虽心里不舒服,但也不敢想将那些股份抢回来。

    毕竟安小兔背后有那么大一个唐家,弄不好还将整个安氏赔了进去,最后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娉婷出狱之后,妻子给娉婷找的未婚夫,他也很满意的。

    谁知道娉婷竟然又跑去得罪安小兔,而他妻子这目光短浅的妇人,还敢跑到媒体记者面前瞎带节奏,抹黑唐家,这简直是火烧浇油。

    幸好唐聿城是个明事理的,跟谁有仇找谁报,不会殃及池鱼,还有几分是看在安小兔跟他父亲是爷孙关系的份上。

    唐聿城暗示他说,看在安小兔也是安家人的份上,他唐聿城不会对付安家的人,让他看着办。

    “昨天父亲被唐聿城带走之后,我就一直联络不上父亲,唐聿城这回肯定是铁了心要对付安家,才会把父亲藏起来;等父亲知道这事之后,事情已经成定局了。”安皓辉越说越激动,脸色无比颓丧,最后双手抱头蹲了下来,“安家要完了……”

    薛碧蓉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丈夫的话。

    “皓辉,你大哥呢?唐聿城将爸带走了,你赶紧打电话给你大哥,让安邵华问唐聿城,爸在哪里?或者让你大哥去跟小兔说说,安氏集团是爸的心血,唐家若是毁了安氏集团,爸会死不瞑目的。”薛碧蓉无比恐慌说道。

    她无法想象如果安家垮了,那她后半生无法再过锦衣玉食的生活,该怎么办?

    安皓辉听到她诅咒自己父亲死不瞑目,差点儿没暴跳起来,狠狠打她一顿。

    “如今安邵华肯定也知道娉婷对安小兔下药的事了,你觉得我去求他,他就会帮我们吗? 说不定安邵华一气之下,催着唐聿城来收拾安家呢。”安邵华瞪了她一眼,气怒骂道,“还不都是因为你,若是你不在媒体记者面前胡说八道,唐家还不至于那么生气。”

    “我……我……现在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吗?还是先想想要怎样让唐家息怒吧。”薛碧蓉自知心虚,摸了摸鼻子转移话题。

    娉婷给安小兔下药的事,并没有事先告诉自己。

    她更没想到唐聿城竟然有娉婷给安小兔下药的监控,要知道的话,她就不会跑到媒体记者面前说出那样的话了。

    见丈夫不说话,薛碧蓉试探地说道,“要不,我们替娉婷去给小兔道个歉?再说些好话,都是安家人,小兔应该不会真的那么狠心对付安家的。”

    “要去你去,我可不去。”安皓辉烦躁地在客厅里来回走动。

    娉婷当年入狱那会儿,薛碧蓉因受了刺激,精神变得有些恍惚,他就是在那时遇到了心爱的女人,想到那女人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安氏集团未来继承人,他的心情不禁好了几分。

    他已经想清楚了,等和薛碧蓉离了婚,等这次的事平息了,就把母子俩接回安家,给母子俩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至于安小兔那些股份,他也不敢觊觎了;相反的,安小兔也算是安氏集团的一大股东,还是唐家二少夫人,说不定有这层关系在,kr·c国际会帮衬安氏集团呢,有舍有得。

    “那你说要怎么办?难道你甘心眼睁睁看着安家被唐聿城给毁了?皓辉你快想想办法。”薛碧蓉也急得团团转。

    安皓辉故作沉思,在客厅里来回走了一会儿。

    像是想到了什么好法子,他有些激动地说,“对了碧蓉,唐家指名说要对付安家,趁着他们处理网上那些事,我们先把财产转移了,到时安家只剩一个空壳,他们唐家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等风头过了,我们再东山再起。”

    “这个时候,唐家肯定派人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不会轻易让我们转移财产成功的。”薛碧蓉皱着眉头,神色凝重而认真。

    安皓辉看了眼周围,屏退了所有佣人。

    才低声说道,“唐家向来做事都不会殃及池鱼,既然说要对付安家,肯定不会再对付别家的。我们就先假装离婚,然后在离婚协议上说我安皓辉自愿将安家的所有财产,作为离婚赔偿给你,然后你再迅速把安家的财产转移到薛家,唐家就算知道了,也拿我们无可奈何,等这事过去了,再把财产转移回来……”

    薛碧蓉并没有立即就答应,沉思了一会儿,脸色有些难看。

    “安皓辉,你是不是想趁这个机会,算计我净身出户?”她厉声逼问。

    “薛碧蓉你、你简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安皓辉气得浑身发抖,用手指指着她,好一会儿才说,“既然你不信我,那就别再让我想办法了。”

    他说完,用力甩了一下手,转身离开了客厅,朝楼上走去。

    薛碧蓉愣站在原地,想到刚才她丈夫说在离婚协议上说把安家所有财产作为离婚赔偿给自己,所以这根本不存在丈夫算计她净身出户的说法。

    刚才是她太慌乱了,听到‘离婚’这两个字,想都没想就以为丈夫要跟她大难临头各自飞。

    这会儿冷静下来,才想明白丈夫的用心良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