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665章 让她一辈子生不如死
    坐上了车,打电话问了安娉婷在哪家医院,立刻赶了过去。

    医院里

    唐聿城的十几名暗卫站在手术室门口,见他来了,异口同声喊了句,“二爷!”

    “把安娉婷给我弄出来!”此时唐聿城的脸色比在安家那时候还要阴沉,还要可怕,看得那些暗卫暗暗心惊。

    “是,二爷。”其中一名暗卫应完,立刻拨了个电话。

    手术室里面也有他们的人,守着医生给安娉婷医治。

    挂了电话不到半分钟,手术室的门打开了。

    浑身散发寒气的唐聿城大步走进手术室,几名医生及几名护士正站在手术旁边,手术床上的安娉婷打了麻醉药,正处于昏迷状态。

    “二爷,刚清洗好伤口。”主治医生低着头,恭敬地向他报告。

    “立刻把她给我弄醒,我有话要问她。”唐聿城冷冷扫了眼手术床上的安娉婷,嗓音冰沉命令道。

    “是,二爷!”

    医生应完,立刻转身给安娉婷打了些什么药剂,大概过了一分钟,安娉婷才慢慢转醒。

    看到浑身散发着阴森杀气,如死神降临的唐聿城站在面前,安娉婷差点儿被吓昏死了过去。

    让暗卫把在场的医生和护士赶出了手术室,门口守着几名暗卫。

    手术室的门一关上,唐聿城没有跟她废话,直接开门见山逼问,“安年跟小暖暖在哪里?”

    “什么、什么安年跟小暖暖?二爷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我只对安小兔下药而已,没有再做其他的什么事了。”安娉婷一脸懵逼地摇着头,心脏却因害怕而颤抖得厉害。

    安娉婷觉得她已经承认了对安小兔下毒的事了,而唐聿城也让人送她来了医院,事后肯定不会再追究了,这事就这么揭过了。

    所以,她觉得绝对 不能让这个男人知道她找人弄死那两个小孽种的事。

    要是让这个男人知道那两个小孽种死了,肯定会杀了她,给那两个小孽种陪葬的。

    唐聿城也不再多问,朝暗卫伸出右手,“鞭子拿来,准备盐水,安娉婷你今天要是不说出安年跟小暖暖的下落,老子就直接把你打死在这手术室!”

    看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贱骨头就是贱骨头!

    安娉婷听到他又要用刑,想到那银鞭搭在身上的痛苦折磨,还有那盐水加辣椒油带来的钻心蚀骨痛,她就吓得全身瑟瑟发抖,脸上血色褪尽。

    “别打,我说我……啊……”她求饶的话还没说完,银鞭已经狠狠落在她身上了。

    虽然身上的麻醉药效还没完全褪去,但是那银鞭打在她身上,还是疼得她冷汗淋漓,身体抽搐了起来。

    “说!安年跟小暖暖在哪里?”唐聿城朝着空气甩了甩鞭子,银鞭末梢划过地板,冷冽而尖锐的声音响彻整个手术室。

    “我不知道唐安年和萧叶暖在哪里,我把钱给了那两个男人,就说把两个孩子带到乡下去,随便给户人家收养就行了;他们拐了两个孩子,只给我拍了张照片证明孩子已经拐到手了,后面我就没敢跟他们联系了。”安娉婷边哭边撒谎道。

    怕唐聿城会当场杀了她,不敢说她让人把孩子弄死了,只好说是把孩子拐去给别人收养了。

    唐聿城审问过不少罪犯,能从罪犯的面部 表情看出许多他们想隐瞒的东西,捕捉到安娉婷眼底一闪而过的极度心虚和害怕,他的心一沉。

    “撒谎!”他手臂扬起,落下。

    ‘啪’的一声,银鞭再一次落在安娉婷那伤痕累累的身上。

    “啊……”

    安娉婷惨叫着卷缩起抽搐的身子,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唐聿城一言不发拿过暗卫手中的盐水,面无表情地淋到安娉婷的身上。

    那深入灵魂的疼痛,让安娉婷感觉有那么一瞬间,自己看到死神了,连惨叫都叫不出来了,整个人已经崩溃了,处于恍惚状态。

    “安娉婷,我再问你一次,安年跟小暖暖在哪里?你都让那两个男人对安年跟小暖暖做了什么?老子有的是手段教你生不如死,你他-=妈给我想清楚了再回答。”

    安娉婷被折磨得快疯了,身体的伤口被淋上盐水,疼痛得叫她生不如死。

    这一刻,她无比希望唐聿城痛快杀了她,别再折磨她了。

    可是她也清楚唐聿城没问出那两个小孽种的下落之前 ,是不会让她痛快死掉的。

    想到这一身伤痕,尤其是脸上的伤口更是深入骨髓,还有出了这事,她跟林立衍的婚事肯定也作废了,她的一生已经毁了。

    安娉婷彻底绝望了,放弃了挣扎和抵抗,希望在说了实话之后 ,唐聿城能给她个痛快。

    “我不知道那两个小孽种在哪里,那两个男人是我以前在监狱时认识的,我给了那两个男人一千成,让他们把那两个小孽种带远点儿,最好是带离开了北斯城弄死……我让他们把那两个小孽种弄死掉”

    安娉婷已经把命豁出去了,冷笑又恶毒说道,“哈哈哈安小兔处处跟我作对,明明分出了安家,还回来跟我抢安家的股份,你们害我坐了几年牢,我恨安小兔,恨唐家的人。”

    她惨白的脸颊上有两三道鲜红的银鞭伤口,狰狞扭曲,看起来格外渗人。

    “至于萧叶暖那个死丫头,呵呵~萧雅白一个人尽可夫的肮脏戏子,凭什么生下三少的孩子,不洁的戏子生下的孩子也是不洁的,该死!哈俣唐聿城你现在是不是很想杀了我?动手啊,杀了我啊哈哈哈哈……”

    “安娉婷,要是安年跟小暖暖有什么差池,我要你们整个安家跟着陪葬;至于你,想死?没那么容易,我会折磨你一辈子,让你一辈子生不如死。”唐聿城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极力控制住体内的强烈杀意。

    “把医生叫进来给她医治,给我24小时守着她,她要是死了,你们也得跟着死!”他狠狠地一鞭子把安娉婷抽昏死了过去,面无表情离开手术室。

    不会的……

    他的安年那么聪明,不会让自己有事的,也不会让小暖暖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