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663章 说!你给小兔下了什么药?
    话落,唐聿城一个闪身来到安娉婷面前,手中的银鞭一挥,‘

    啪’的一声,银鞭狠狠抽在安娉婷的身上。

    “啊!!!”安娉婷惨叫了一声。

    因为室内开着暖气,安娉婷穿着是一件淑女款式雪纺衬衫搭配V

    领无袖毛衣。

    这一鞭子抽下去,不仅袖子被瞬间抽破,就连银鞭上小而锋利

    的倒刺,还钩着安娉婷的皮肉。

    安娉婷还没缓过神来,也来不及求救,紧接着腿上又挨了一鞭

    ,疼得她跳了起来。

    “爷爷救我……呜呜爷爷快救我,我什么都没做,爷

    爷……啊……”安娉婷边撕声哭喊着求救,

    一边躲避唐聿城的银鞭。

    薛碧蓉看到女儿被打,自己又被唐聿城的那些人强行按着,动

    弹不得,又焦急又心疼得不行。

    “唐聿城你住手!娉婷这阵子都安安分分的,可没去招惹小兔

    ,就算娉婷犯了什么事,上了法庭也由法官说了算;你这一来就什

    么都不说,什么也不问,就动手打娉婷;你真觉得你们唐家有权有

    势,就可以不将R国的法律放在眼里了是不是?你……

    唔唔?”薛碧蓉挣扎着,话没说完,就被押着她的黑衣人给封住了

    嘴巴。

    终究是自己的孙女,安老看得于心不忍,忐忑不安地问,“聿

    城,你先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了唐聿城刚才那句话,他便知道娉婷又去招惹小兔了。

    “跟你爷爷说说,你这贱人到底对小兔做了什么?你要是嘴硬

    不说,我今天就把你抽死在这里。”唐聿城眼底的杀气愈发浓烈,

    说着,又狠狠地抽了安娉婷一鞭子。

    不过两三分钟,安娉婷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倒刺的银鞭打得破烂

    不堪了,那条银白闪亮的银鞭上沾满了鲜血。

    安娉婷知道自己如果说实话,不仅必死无疑,还会死得很惨。

    所以,宁愿忍受着疼痛入骨的鞭打,她也绝对不能说实话。

    这是法治的社会,她就不信唐聿城真敢当着她家人的面,把她

    给打死了。

    “我今天连安小兔的面都没见过,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

    别小兔一有什么事,就认为是我做的。”安娉婷边哭着,边嘴硬地

    否认。

    “你以为我没证据敢打上门来?”唐聿城看她死到临头还抵死

    不认,眸色冰沉到底,手中的银鞭用了十啼的力气,朝她的脸上狠

    狠挥去。

    眨眼间,保养得白皙光滑的脸颊皮开肉绽,鲜血横流。

    “啊……”

    安娉婷被抽得猛地摔倒在地上,双手捂住剧痛的脸颊,眼前一

    黑,一口气差点儿没踹上来而昏死过去。

    “把这老带走。”唐聿城回头对压着安老的手下命令道。

    安老是小兔的爷爷,他不能让安老因看到这么怵目惊心的画面

    ,受了刺激,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

    等安老被手下强行带离开的安家,唐聿城才继续动手。

    “说,你该死的给小兔下的是什么药?”他一边抽安娉婷,一

    边冷漠地审问。

    安娉婷心中大惊,被鞭子抽得有些麻木了,仍嘴硬否认,“我

    没有给安小兔下药,你少冤枉我。”

    “给我弄盆盐水来。”唐聿城话落,扬起手又落下,银鞭再一

    次落在她的脸上,“你今天要不从实招来,我就打到你死为止!”

    盐水?安娉婷愣了一下,身体颤抖得更厉害了。

    “爸、妈,快救 救我,唐聿城这个疯子要杀了你们女儿了。

    她惊恐地哭着大喊。

    然而安皓辉跟薛碧蓉早就被封住嘴巴了,还被一堆黑衣人死死

    压住,自身都难保了,哪还救得了她。

    “二爷,厨房有一瓶辣椒油,属下擅自加到盐水里去了。”那

    名去弄盐水的黑衣人随便拿了个平底锅,端着一锅盐水加辣椒油的

    水走到他身旁,恭敬说道。

    “淋上去!”唐聿城的目光像看死人般,冰冷无情,没有一丝

    波澜。

    感觉到这个男人真的会弄死自己,安娉婷吓得连忙求饶,“不

    要……我说,我说……”

    那名黑衣人用询问的眼神看向自家主子。

    “泼!”唐聿城冷骇的语气,坚定不移。

    ‘哗啦’泼水声伴随着安娉婷的惨叫,响彻了整个安家大宅。

    被银鞭抽打了一顿的安娉婷,被那盐水加辣椒油的钻心蚀骨剧

    痛折磨得在惨叫中昏死了过去。

    被迫待在一旁的薛碧蓉看到女儿这幅惨状,奄奄一息地躺在地

    上,她的心脏就揪痛得踹不过气来,‘唔唔’地流着眼泪。

    偏偏又无法挣脱黑衣人的压制,也无法开口叫喊、

    只能眼睁睁坐在旁边,看着女儿被唐聿城残忍凌虐得完无体肤。

    “弄醒她。”唐聿城对手下命令了句。

    然后,那名黑衣人又去接了一盆冰水,面无表情地泼在安娉婷

    身上。

    “啊……”安娉婷痛苦地呻-=吟着,缓缓睁开了眼

    睛。

    映入眼帘的是铮亮的手工定制男式皮鞋,再往上看,笔直的黑

    色西裤,黑色大衣……直到看到唐聿城那张阴沉的脸庞

    ,她吓得倒抽一口冷气。差点儿又昏了过去。

    唐聿城见她醒了,再次逼问,“说!你给小兔下了什么药?”

    想起茶餐厅总经理说小兔打电话给翊笙,说的那句‘好像吃错

    东西了’,他便隐隐猜到,安娉婷给小兔下了什么东西。

    一想到安娉婷竟敢给小兔下那种东西,他恨不得一枪崩了安娉

    婷。

    不过,一枪崩了安娉婷,太便宜她了。

    她安娉婷敢那样对小兔,他不会立刻杀了安娉婷,他要慢慢折

    磨她,让她生不沼死,让她后悔来 到这个世上!!!!

    “我不知道……那个男人给我的,那个男人说那药

    不会毒死人,但是可以……可以……”安娉婷迟

    迟不敢说出‘毁了安小兔’这五个字。

    “那个男人是谁?他说那药会对小兔造成什么后果?说!”唐

    聿城问话间,又狠狠抽了安娉婷一鞭子。

    “啊!”安娉婷撕心裂肺尖叫了一声,身上的伤口还沾着盐水

    加辣椒油,疼得她连动都不敢动,这一鞭子抽下来,疼得她感觉快

    要魂飞魄散了。

    她卷缩在地上,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别打了……我

    说,我什么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