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659章 小兔在不在你那儿?
    “好的,等会儿小兔要是回来的话,我就打电话告诉你。”安母听他说把小兔惹生气了,一点儿责怪他的念头都没有,反而说道,“聿城啊,小兔那孩子你别惯着她,越惯着她,她就越恃宠而骄。”

    安母对这个女婿非常满意的,觉得女儿肯定是祖坟冒青烟了,才能嫁给唐聿城这么好的男人。

    对于唐聿城说惹了女儿生气的话,一点儿都不信。

    暗想着安小兔今天要是敢回来,非得说说她不要动不动就使小性子不可。

    “好,那就麻烦妈了。”唐聿城又寒暄了两句,便结束了通话。

    想到儿子跟小暖暖在幼儿园不见了,妻子也联系不上,一阵头痛欲裂的感觉突然袭来,脑海中闪过许多支离破碎的画面,猝不及防得让唐聿城一口气差点儿没喘上来。

    下意识摸了摸口袋,才现他的药压根没带出来

    翊笙刚到北斯城,就接到了唐聿城的电话。

    没等他说话,耳边就传来了唐聿城冰冷的质问,“小兔在不在你那儿?”

    翊笙眼皮一跳,稳了稳心神,才坦然自若回答他的话,“二爷,我在市,你跟安安在北斯城,你确定没问错人?”

    他接到安安的电话就立即赶来北斯城了,离开家时只对十五说要亲自到市中心买一些实验用的材料,并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他平时也会亲自出去采购实验材料,十五应该不会将这种日常小事也报告给他听吧。

    下一刻,他听到唐聿城冰寒的声音再度响起,“小兔若跟你联系了,麻烦跟她说一声,安年跟小暖暖在幼儿园不见了,已经报了警了。”

    “小安年跟小暖暖怎么会不见的?什么时候不见”翊笙话没问完,就听到耳边传来嘟嘟嘟的通话结束声。

    由于安小兔的手机没有随身携带出来,翊笙只能干坐在机场大厅里,等安小兔联系自己。

    大约等了十几分钟,接到安小兔的电话,问了她具体地址后,就立刻招了辆出租车赶了过去。

    环境还算可以的小旅馆里。

    安小兔听到敲门声,猛地吓了一跳。

    紧跟着听到门外响起翊笙的声音,“安安,是我。”

    她顿时松了一口气,费力地站起来,走去开门。

    “安安,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吃错东西的?”翊笙看她脸色惨白得吓人,额头还冒着豆大的冷汗,身体摇摇欲坠,立刻伸手扶住了她。

    “我不知道,我今天在茶餐厅喝下午茶,喝完下午茶没多久,就感觉不对劲了”安小兔回答他话的声音很颤抖。

    突然灵光一闪,她恍然大悟说道,“对了,那杯饮品我在茶餐厅点了一杯新推出的饮品,感觉味道怪怪的,以为那有些怪异的味道是新品特色,喝了几口,实在接受不了那味道就没再喝了,可能是那杯饮品有问题。”

    现在没空去追究到底是谁在那杯饮品里下了毒的事,翊笙神色凝重扶着她躺在床上,认真仔细给她把过脉之后,倒了杯温水,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白色**子,倒了几颗褐色药丸,喂她服下。

    暂时缓解她的痛苦后,才继续给她做更全面的检查。

    “安安,我刚下飞机时,接到唐二爷的电话”翊笙边抽血边说话,暗暗注意着她的反应。

    安小兔慌乱了,急忙问,“聿城他、他说什么了?”

    那时还在市,翊笙告诉她说,聿城精神方面可能出了些问题,但由于只是靠短短接触的观察,无法判断是什么问题。

    聿城从不许她一个人出门,今天她手机忘了带出来,他要是找不到她,肯定会急疯了的。

    翊笙并没有立刻将唐聿城那番话告诉她,无比严肃问道,“安安,我想知道,你现在打算怎么办?你体内的毒素还没有完全排出,如今又吃错了东西,引了体内残余的毒素反应,以后肯定会不定时作的,如果你回唐家的话,唐二爷迟早回知道你的秘密的。”

    “”安小兔瞬间傻了,也快要崩溃了。

    为什么会这样?

    她不想再离开他们父子了,可是她又不能让聿城知道那件事。

    “我刚下飞机时,接到二爷的电话,他给我说,你要是跟我联系的话,让我告诉你一声,他说小安年跟小暖暖在幼儿园不见了,不过已经报警了,只是暂时还没有头绪。”翊笙这才将唐聿城的话告诉她。

    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你今天被人下毒的事,还有如果小安年跟小暖暖真的不见了,这两件事,或许是却巧合,又或者是有人蓄谋已久的。”

    “你说什么?安年跟小暖暖怎么会不见的。”安小兔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原本惨白的脸色,更惨白了几分。

    安年跟小暖暖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了。

    “我没来得及问怎么回事,二爷就挂电话了,他根本不知道你出了事,就算暂时联系不上你,应该也不可能诅咒安年跟小暖暖不好,来逼你回家的。”翊笙给她分析道。

    “手机翊笙手机借我。”事关安年个小暖暖,安小兔彻底慌了。

    聿城的性格虽然变得很偏执,甚至有时偏激得让人有些害怕,可是他从未拿这种事来开玩笑的。

    “安安你先冷静一下,如果你这时候跟他联系了,他很快就会知道你的秘密了。”翊笙提醒她考虑清楚。

    “安年跟小暖暖出事了,你让我怎么冷静?”安小兔红着眼眶,无比激动说道,“我要回去。”

    说着,她就掀开被子,要走下床。

    体内的毒复,儿子跟小暖暖又生这事,想到两者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所为,想到儿子跟小暖暖很有可能会被歹人伤害,安小兔的情绪瞬间崩溃了,根本没办法思考太多的事。

    翊笙及时将她按回到床上,“安安你先别急,我借清楚,我等会儿施针帮你把毒素压住,等好些再回去。”

    话落,立刻从口袋拿出手机递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