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655章 这儿子太坑娘了
    小安年两手一摊,摇了摇头。

    表示他也不知道蒋晏之是什么时候跟小暖暖接触的。

    小暖暖是他们唐家捧在掌心里的宝贝儿,那个蒋晏之太讨厌了,老是想把小暖暖拐走。

    所以,他们全家都不喜欢蒋晏之。

    安小兔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她即使再把小暖暖当成亲生女儿那样对待,可小暖暖终究不是她女儿啊,有些话她是没有立场跟小暖暖说的。

    沉思了一会儿,她发了 条微信语音消息给萧雅白。

    一条小咸鱼:“刚才跟小暖暖还有安年聊天,得知有个小男生觊觎你家小暖暖。”

    从今天开始做咸鱼:“窝草!我家小暖暖还是个孩子,谁特么敢觊觎她?告诉我,看我不打死那小混蛋。”

    一条小咸鱼:“当初是谁把小暖暖拐回北斯城的?”

    安小兔给了她一个明示。

    从今天开始做咸鱼:“那个小混蛋……安小兔你给我把小暖暖看好了,要是小暖暖被蒋晏之拐跑了,我要你赔我一个小暖暖。”

    萧雅白一想到当初蒋晏之把她的小暖暖拐跑这事,心底还是有些怕的。

    还好蒋晏之不是什么坏人,不然她可能再也见不到她的小暖暖了。

    而现在,蒋晏之被她列入了人贩子名单了,只要他靠近小暖暖,就被视为拐卖小孩的人贩子。

    跟着,安小兔给她发了视频通话,好让萧雅白跟小暖暖也能聊天。

    视频通话大概十来分钟。

    她正在跟萧雅白说话,突然,听到小暖暖小奶音喊了一声:“二伯。”

    安小兔背脊一僵,一股寒气打打脚底升起,缓慢而僵硬地转头,看这房门口的方向。

    “小暖明在干嘛?”唐聿城看了眼安小兔,放柔了声音问小萌宝。

    “暖暖在跟麻麻视频讲话,兔子姨姨也在跟麻麻视频。”小暖暖笑得特别灿烂,奶声奶气地回答。

    跟麻麻,还有兔子姨姨聊天,好好玩哦。

    “我、我今晚陪小暖暖还有安年一起睡。”安小兔硬着头皮说道。

    因为唐聿城是突然出现 的,以致她没来得及把视频给掐了,让萧雅白看到了她的反应,听到了她说的话。

    于是萧雅白大声地拆台说道,“安小兔你睡相不好,还是别跟小暖暖还有安年一起睡了,我怕你半夜会把两个小家伙给两脚踹下了床。”

    “闭嘴!”安小兔恼羞成怒把视频通话给挂了。

    说好的好姐妹一辈子呢?塑料姐妹情吧,,萧雅白这个辣鸡!又想坑她。

    “二伯,兔子姨姨说今晚陪暖暖和安年哥哥睡觉,二伯也来陪暖暖和安年哥哥睡觉吗?”小萌宝一脸呆萌又期待地问,

    刚说完,就被小安年拉了一下手臂,将文字转换成语音说,“暖暖妹妹,不要我妈咪陪我们睡,上回我妈咪陪我睡,把我踹下了床,好疼的,我哭了好久呢。”

    “唐安年,你有种再说一次!”安小兔气得想吐血,咬牙切齿威胁道。

    麻蛋!她很怀疑这个儿子是不是亲生的,是不是当初生产的时候,抱错了。

    太坑娘了!

    也不想想,当初是哪个小混蛋缠着要她陪着睡觉的?

    现在竟然翻脸不认人。

    “小暖暖,你兔子姨姨睡觉不安分,会把你踢下床的,上回你安年哥哥被踢下床,还打针了。”唐聿城完全无视安小兔的怒气,父子俩难得站在同一战线上。

    “唐聿城你……我跟你拼了!”安小兔蹭地一下从床上站起来,朝他扑去。

    打针?小萌宝一听,立刻露出一间害怕的表情。

    “兔子姨姨,你不要跟暖暖和安年睡觉了,暖暖怕打针。”小暖暖拨浪鼓似的猛摇头,生怕安小兔会留下来陪他们,怕被踹下床要打针,于是对唐聿城说,“二伯,你快带兔子姨姨去睡觉吧,暖暖跟安年哥哥也要睡觉了,二伯晚安,兔子姨姨晚安。”

    说完,小萌宝立刻躲被子里,不敢看安小兔了。

    “小暖暖晚安,安年晚安,爸比爱你。”唐聿城满意一笑,直接将安小兔给坑走了。

    回到房间

    “唐聿城,你给我滚去睡客房,我生气了!”安小兔用被子将自己紧紧地裹住,怒气腾腾说道。

    还以为儿子是贴心小棉袄,结果……不存在的。

    小的腹黑,大的也腹黑。!

    “小兔,我难得这么早把事情忙完,你觉得我可能一个人去客房度过这漫漫长夜吗?”他邪肆一笑,将身上的浴袍褪去,丢到一旁。

    “你别乱来。”安小兔吓得几乎快要尖叫出来了,双手紧紧抓着被子边缘,神情可怜兮兮的模样,想狠狠蹂-===躏她的欲望更加强烈了。

    听到‘休想’这两个字,安小兔便放弃挣扎了,但还是哭丧着脸问,“你……你天天这样,都不肾虚的吗?”

    “你不是卖药的吗?一夜金枪不倒那种,听说是小本买卖,诚意经营,全国连锁,亲自送货上门。”唐聿城居高临下看着一脸惊愣得说不出话来的她,故意说道,“最近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了,把你卖的药拿来给我试试。?”

    想到这小女人在网上竟然这么流氓,他就忍不住想跟着耍流氓了。

    “……”安小兔听玩他这番话,脑袋是呈现空白状态的。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身体一凉,她猛地回过神,发现原本紧紧裹住身体的裤子早已被掀到一旁。

    “住手,你脱我睡衣干嘛?我今晚要休假!休假!休假!!。”她紧紧抓住自己的睡衣,强烈说道。

    他说什么力不从心,放屁!

    不从心的是她,好么?

    “小兔……”唐聿城见 她这样,就愈发想逗逗她。

    “额?什么事?”安小兔背脊 发凉,僵硬地躺着不敢动。

    “你不是说你卖药的吗?拿出来,我们今晚试试,就当是夫妻间的新玩法。”他笑得格外邪气暧昧。

    当然这只是逗她的。

    以他平时的战斗力,她都无法招架了。

    要是用了药,估计会把她这条小命弄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