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649章 以后休想再爬上我的床!
    听完他的话,萧雅白有些不敢置信地瞠大了眼睛。

    过了几秒,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唐墨擎夜,你无耻!”

    “睡自己老婆,哪儿无耻了。”他一点儿也不在意她骂自己,低头轻咬了一下她的肩膀。

    等了一下才松口,在她白皙的肩膀上留下两排很淡的牙齿印。

    “唐墨擎夜你……住手……”她立刻并紧双腿,语气有些抖,连身体也抑不住发颤起来。

    这混蛋,他的手能不能安分点儿。

    “真要我住手?”他轻咬了下她的耳垂,缓缓将手指退了出来。

    感觉身体一阵====空虚,萧雅白控制不住感到有些失落,这个可恶的男人,绝对是故意的。

    把人撩得不上不下的。

    “你要么就快点,要么就给我滚出去。”她脸颊红得滴血,末了,咬着牙补了一句,“不许耽误我明天起床。”

    反正他们是夫妻(虽然是隐婚的),被他撩起了火,她不会矫情地忍着。、

    只是很怕他像前两天那样凶猛,折腾她到天亮。

    “好,我尽量快点儿。”他笑得像只奸计得逞的狐狸,三两下就将彼此的遮蔽物除去了。

    反正他只是说尽量,并没有向她保证……

    第二天早上。

    被某个神清气爽的男人准时叫起床的萧雅白,气得咬牙切齿,真想一脚把某人给踹飞了。

    “唐墨擎夜,你以后休想再爬上我的床!!!”她咬着后槽牙,扶着酸软的腰爬起来。

    “为什么?”某人一脸无辜。

    看她走路都费力,她干脆直接将她给抱了起来,走进浴室。

    “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说好快点儿的,结果你特么折腾我那么多次,骗色的辣鸡!”她气愤地锤了一下他的肩膀,“从今晚开始,不许住我这儿了,不许跟我说没地方住,你爱住哪儿住哪儿,睡走廊也行。”

    麻蛋!她当初就不应该引儿狼入室。

    想到昨晚那些高难度姿势,她就想踹这男人几脚。

    “亲爱的,我真的尽量快了,都没像之前那样,做到天亮。”唐墨擎夜神情有些无奈,有些委屈,“我好几年没开荤了,一开始难免贪欢,后面就好了。”

    “……”

    萧雅白牙齿都快咬断了,哼了一声,不想再跟他继续这个话题了。

    浴室的洗漱台够大,足够两人刷牙洗脸。

    “你滚出去,我要洗个澡,”她瞪着某个男人,打算泡个热水澡缓解一下身体的酸痛感。

    “我……”唐墨擎夜刚想说‘我跟你一起洗’,触及她认真而气愤的眼神,只好把话给咽了回去,乖乖说道,“哦,我去买早餐。”

    转身走出浴室,有些郁闷地暗想,:他还没跟他家雅白洗过鸳鸯浴呢。

    光是想象那香-=-==艳的画面,他就感觉一股热气直冲脑门,深吸一口气,压下那股念头,离开了房间。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

    萧雅白泡了个热水澡,换上衣服,仪容得体地走到客厅,看到唐墨擎夜已经买早餐回来了。

    “快过来,我买了你喜欢吃的早餐。”唐墨擎夜边说,便迈步走向她。

    “嗯。”她垂眸应了声,眼底闪过一抹狡黠,想到以后有办法对付他的求欢了,粉嫩的唇角抑不住弯起一丝愉悦的弧度。

    唐墨擎夜不知她心底的想法,见她笑了,心情也跟着好了几分,迅速在她脸上偷 个香。

    她边吃早餐,边刷着网上的微博。

    发现有关于他们一家三口的热搜,已经掉到倒数了,估计是被刻意压下来的。

    对于这样的结果,萧雅白松了一口气,收好手机,专心吃早餐。

    吃完早餐,一起去拍摄片场。

    一场女主跟男二的戏,萧雅白就明显感觉到司幕天不在状态,以往一般都是一两次就过了,今天一场戏频频NG。

    在剧组里,司家小恶霸的坏脾气是公认的,他只对萧雅白和颜悦色,对其他人特别高冷寡言,而且眼神特别吓人,敢靠近他的人屈指可数。

    由于他今天状态不对劲,导演不得已,只好让两人休息一会儿,并且悄悄跟萧雅白说,让她去问一下司幕天怎么回事。

    “司少,你今天似乎不在状态,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了?”萧雅白在他身旁坐下,关心地问。

    司幕天转过头,目光深深地望着她好几秒,然后收回了目光,低下头。

    想到她昨晚和唐墨擎夜同时承认他们女儿是小暖暖的事,她眼眸闪过一丝阴鸷,古装袍子下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

    感觉他四周的气息渐渐冷了下来,而他的神色有些阴郁,她拍了下他的肩膀,打趣说道,“喂,该不会是跟女朋友吵架了?”

    “我还没有女朋友。”他特意强调,停顿了一秒,又补了一句,“就是喜欢的女生似乎有喜欢的人了。”

    “呃……”

    间接戳到别人扎心的事,萧雅白一时有些尴尬,不知该说什么了。

    “雅雅,你觉得我要不要竭尽全力追那个女孩子一把?”司幕天突然抬起头,像是想通了,笑容灿烂地看向她。

    萧雅白沉思了一小会儿,才答,“如果对方还没确定关系的话,那当然要追啊,以免日后后悔,成为遗憾。”

    “万一她不喜欢我怎么办?”他压抑着激动问。

    “要是她不喜欢你,那就一直追到她喜欢你为止。”萧雅白忍笑回答。

    想到当初某个男人就是脸皮比城墙还厚,像牛皮糖一样软磨硬泡缠着她的。

    “哦,我知道了。”

    司幕天撇见有人脸色阴沉地朝这边走来,他唇角勾起一弯愉悦的弧度,拍了拍衣服,站了起来,转身离开。

    “不是说了,不许你跟司幕天走太近么?”唐墨擎夜压低的声音有些冰沉。

    “他拍戏一直不在状态,我来开导开导他罢了。”萧雅白有些无语地鄱了个白眼,觉得这个男人有点儿反应过度了。

    “等会儿他要是依然不在状态,你让他来找我,我亲自‘开导开导’他。”唐墨擎夜咬牙切齿,有种要把司幕天给生吃了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