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642章 昨晚的服务可满意?
    房间内,一夜春意盎然。

    萧雅白被某个凶猛的男人折腾了一夜之后,昏睡过去之前暗骂:麻蛋!谁特么说咸鱼翻身还是咸鱼的?这翻了身的咸鱼,根本就是食人鲨好么?吃人连骨头都不吐的。

    晨曦微露。

    唐墨擎夜看着昏睡在自己怀里的人儿,感觉心脏被一种很奇妙很温暖的东西填地满满的,低头亲吻了下她的额头。

    想到两人身上都是汗水,他起身下床,走到浴室把水放好了,才动作很轻柔、很小心翼翼把她抱起来,走进浴室里……

    下午一点多。

    萧雅白迷迷糊糊醒来时,看着有些熟悉又陌生的房间摆设,一时没想起来自己身在何处。

    翻了个身,浑身酸痛的感觉让她还来不及多想,一张无比熟悉的俊美脸庞就映入眼底了。

    看着唐墨擎夜安静柔和的睡颜,昨晚 的记忆迅速涌上来了。

    想到昨晚发生的事,萧雅白脸颊烫了烫。

    看了下四周,才发现竟然是在客房,不是她的房间,难怪她觉得房间的摆设有些熟悉又陌生。

    收回神,她轻咬着唇,把目光移到唐墨擎夜深刻完美的脸庞上。

    越看,越觉得这个男人长得也太好看了。

    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眸,眉形是很好看的剑眉,不过眉略细长,增添了几分阴柔味道,却不会显得女气,就好像古画里走出来的美男,唇略薄,却很完美。

    最主要的是皮肤很好,肌肤细腻得几乎看不到毛孔,这个就让萧雅白心里非常不平衡了:特么她比他小好几岁,平时还那么勤奋努力护肤、敷面膜,凭什么他的皮肤比自己的还要好。

    不行!

    等他醒了,一定要问他是不是打玻尿酸了。

    越想越郁闷,萧雅白看着他那又长又卷的睫毛,就更气不打一处来。

    于是,忍不住伸手拔了一下他的睫毛。

    见他皱了皱眉头,却没有醒来的迹象,她掩嘴偷笑了一下。

    然而她高兴不到三秒,就听到某人可怖的声音响起:“看来我昨晚不够努力,才会让你还有力气拔我睫毛。”

    话落,唐墨擎夜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他很早就醒了,只是舍不得起来,刚才看她醒了,他才装睡的。

    没想到她还有这么俏皮的一面。

    “唐墨擎夜,你别再来了,”萧雅白大惊失色,双手紧紧护在胸前。

    再来,她的腰就要断了。

    还有,这个男人是铁打的吗?明明是他卖力干活,结果累得半死的却是自己。

    “以后还敢不敢跟别人说我不行了?”他威胁地身体一沉,让她感觉到自己的蓄势待发。

    “啊!不了不了,你最厉害了,你别乱来……冷静一下,有什么事好好说,”萧雅白双手捂脸惊叫一声、

    她现在光是感觉到他那什么,就觉得腰酸腿软。

    啊啊啊她要打死安小兔那个女人!

    唐墨擎夜眼底掠过一抹笑意,发现她卸下冷傲的伪装后,特别可爱。

    他很想的,可是他舍不得继续折腾她。

    虽说她已经生过小暖暖了,不过昨晚做的时候,发现她还有些容纳不了自己,还说有点儿疼,这证明她这几年,也是一个人。

    这让他很开心。

    “好了,该起床吃饭了。”他浅笑着把她给拉起来,还趁机亲了一下她绯红的脸颊。

    “你去带小暖暖过来,我再睡会儿。”她又倒了回去,紧闭上眼睛。

    心忖:唐墨擎夜你敢不敢先把衣服穿上?

    唐墨擎夜岂会看不出她在装睡,“我已经让人送小暖暖过来了,估计很快就到了,你确认再睡会儿?”

    “嗯!”不知该如何面对的萧雅白重重的点了下头。

    下一秒,感觉身上的裤子被掀开,紧接着被抱了起来,她惊喊,“唐墨擎夜,你想干嘛?”

    “吃了饭再睡。”他把她抱了起来,故意暗示道,“我可以陪你睡。”

    “滚!谁要你陪了,我没有叫服务。”她哼声说道。

    “那昨晚呢?本少昨晚的服务 ,不知萧大小姐可满意?”他笑问。

    客房没有准备洗漱的东西,他抱着她离开房间,去了她的房间。

    萧雅白脸颊红了红,语气有些嫌弃说,“不值一提。”

    谁让他昨晚那么凶狠折腾自己。

    她都说了无数次不行了,求饶说让他停下,可他却恍若未闻。

    “你确定?”唐墨擎夜眼底掠过一丝危险锋芒。

    这口是心非的小女人。

    萧雅白紧紧抿着唇瓣没搭理他,走到盥洗台前,动手挤牙膏刷牙洗脸。

    感觉腰间一紧,男人从背后贴了上来,她浑身一僵,挺直了背脊不敢乱动。

    “那我晚上断续努力,直到你满意为止。”他在她耳边低语,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根处。

    “不用不用,有谁点到难吃的菜,还会再点第二次的?”她边刷着牙边说。

    暗示对他的表现不满意,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我就会。”唐墨擎夜睁着眼睛说瞎话。

    “你到底要不 要刷牙洗脸?不要就滚出去。”萧雅白瞪了他一眼,他是连体婴吗?连她刷牙洗脸都要粘着她。

    “要,不过我想再抱你一会儿。”唐墨擎夜用脸蹭了蹭她的脸颊,舍不得松手,“雅白,我昨晚说的话都是真的,绝非喝了酒的胡言乱语。”

    萧雅白刷牙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嗯’了一下,继续刷牙。

    稍后,两人刷牙洗脸完毕。

    萧雅白打开衣柜打算拿衣服换上,却发现自己的衣柜,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套搭配好的男人的衣服,而且还是全新的,连标签都没剪掉。

    她回头看了眼某个男人,并没说什么,。

    给自己找了套衣服。走去浴室换。

    唐墨擎夜暗搓搓激动着,原本以为她会将他的衣服丢到自己身上,不许他的一衣服放在她衣柜里呢,没想到她竟然什么都没说,默认了。

    稍后,两人刚换好衣服,门铃就响了起来。

    爹地,你怎么会在这里?“小暖暖见开门的是他,困惑地歪着小脑袋问道。”小暖暖的麻麻不敢一个人睡觉,爹地只好来陪暖暖麻麻睡觉了。“”唐墨擎夜回头看了眼萧雅白,笑着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