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635章 是他不行
    萧雅白听完她的话,在心底吐槽了句:这个问题,污小兔还真敢问出口。

    “要让你失望了,没有。”她淡淡回答了句。

    “雅白,你是不是x冷淡?”安小兔脱口而道。

    聿城已经跟她说了,以后不会再发生宋湘茹类似的事了,如果唐墨擎夜以后敢故态复萌,就废了他第三条腿。

    既然聿城已经这么保证了,她当然希望雅白跟唐墨擎夜能早点儿在一起了。

    小暖暖也一直喊着要当花童呢。

    “……”萧雅白。

    她安小兔才性神特么冷淡。

    “不是。”淡定地否认,然后一副认真的语气说道,“别把这个锅甩我身上,是唐墨擎夜他不行,估计是以前玩多了,就废了。”

    “……”那边,安小兔目瞪口呆,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唐、唐墨擎夜不行?

    “好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先挂了,我还要打电话给小暖暖呢。”萧雅白看了眼时间,猜唐墨擎夜应该跟她家小暖暖讲玩电话了吧。

    “等一下!”回神的安小兔急忙喊了声,“雅白,要不要我让翊笙给他看看?”

    “不用不用,周末了我会带他去医院看看;还有,这事你不要跟别人说,知道吗?这关乎到男人的面子。”萧雅白故作严肃叮嘱道。

    开玩笑?这些话要是传到唐墨擎夜的耳朵里,她估计要凉了,更别说让翊笙给他看了。

    “哦。”安小兔乖乖答应。

    心忖:雅白说不能跟别人说,可她家聿城不算别人啊。

    c市

    和萧雅白结束通话后,安小兔怕等会儿某男人一回来,根本不给自己开口的机会,把这是给忘了。

    看了看时间,某人还在书房,便转身离开房间。

    书房里。

    唐聿城看到她进来,立刻起身朝她走去,“怎么了?”

    “额……想跟你说个事。”安小兔有些纠结地看了他一眼,在想要怎么开口跟他说,唐墨擎夜不行的事。

    “什么事?”他在旁边的沙发坐下,拉着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安小兔想了一会儿,才说,“就是我刚刚跟……跟雅白聊天,然后就八卦地问了下她跟小叔的进展……”

    “嗯?然后呢?”他颔首。

    “然后……然后就说到那种事上了,雅白跟我说,你三弟……不行。”安小兔说完,缩了下脖子,看眼前这男人神色自若,才继续说,“所以我想跟你商量一下,要不要呃……让翊笙给小叔看看?”

    翊笙的医术要比外面那些医生高超得不知多少。

    让翊笙给唐墨擎夜治疗,肯定能好的。

    “……可以。”唐聿城深邃的眼底掠过一丝异色,随即才答应。

    “那我去打电话跟翊笙说一声。”安小兔见他居然没有任何异议,立刻就想回房间打电话给翊笙。

    唐聿城却仅仅搂住她的腰,不让她起身。

    低头,薄唇落在她的脖子上。

    “别……”安小兔的脸蛋立刻红了起来,推开他的脸,提醒道,“书房……不要在这里……”

    他眼底掠过一抹邪意和火热,轻咬上她的耳垂,“就要,我就想试试在书房里,下回我们可以试试客厅、厨房、阳台,还有车……”

    “啊!你不要说了。”安小兔羞得赶忙打断他的话。

    这个邪恶的男人。

    “好,我不说,我身体力行……”

    他轻笑,拉开她的睡袍带子。

    没过多久,书房内一片春色盎然。

    或许是换了地点,比较刺激,唐聿城的性l致特别高昂,直到安小兔撑不住昏睡了过去,他才放过她。

    把安小兔送回房间后。

    也不管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他拨了个电话给唐墨擎夜。

    第一次没人接,他难得有耐心又拨了第二次。

    江城那边。

    唐墨擎夜睡得正熟,被手机铃声吵醒,心底有些烦躁,暗骂是哪个不识相的,或者是活腻了,竟然大半夜打电话给他。

    没打算接这个电话,然而手机铃声响了几秒,又响了起来。

    不得已,他只好放弃挣扎爬起来,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人,立刻被吓得睡意全无。

    以为还没睡醒,揉了揉眼睛。

    他二哥大半夜的不搂着小兔嫂子睡觉,打电话给他干嘛?

    “二哥?”接听后,他有些困惑地喊了声。

    “嗯,你还睡得着?”唐聿城是那种说话一本正经的人,这回却难得嘲讽了句。

    唐墨擎夜一听,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二哥,发生什么事了?难道宋湘茹的幕后主使者查出来的?”

    “不是。”唐聿城口吻冷淡否认,“听说你那方面不行,我明天让翊笙去江城一趟,帮你看看。”

    “哪方面不行?二哥你特么给我说清楚。”唐墨擎夜立刻就炸了。

    麻蛋,他什么时候不行了?

    这几年,他只是对别的女人提不起性趣罢了。

    “性ll功能障碍。”唐聿城高冷直接地吐了个专业术语,末了,又补了句,“听说的。”

    “老子性ll功能很好,是谁特么造老子谣的?我特么要弄死那个人。”唐墨擎夜气炸了。

    他招谁惹谁了?

    竟然造谣他神特么那方面不行。

    简直了,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唐聿城火上浇油,娓娓道来,“我们小兔说今晚跟雅白聊天的时候,雅白跟她说的,还来找我商量,说想让翊笙帮你看看;我猜翊笙应该也有那方面的研究,明天就让他去江城……不对,明天是星期五了,让翊笙跟我们回北斯城唐家,到时给你看看。”

    “不用,老子很好。”唐墨擎夜咬牙切齿拒绝。

    该死的,每次他都蓄势待发了,结果是那个女人喊停,不许他更深入的。

    现在竟然说跟小兔嫂子说他不行?

    弄得现在连他二哥都知道了。

    很好!

    非常好!

    很快,他就会让她知道,他到底行不行了!

    “三弟……”唐聿城语气严肃喊道。

    “干嘛?”唐墨擎夜没好气应声。

    “若真的有问题就趁早找个医术好的医生医治,别因为抹不开面子而一直拖着。”唐聿城语气极认真地劝说,清冷的眼眸掠过一丝腹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