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623章 我老婆在这儿
    唐墨擎夜去了江城之后。

    唐聿城跟安了声,也出门了。

    某栋别墅,外面守着十几个黑衣保镖,而屋内也有好几个保镖。

    客厅里,宋湘茹看到唐聿城的身影出现,脸上的血色褪尽,连连后腿了几步,想躲回房间里,结果被两名保镖按住肩膀,无法逃脱。

    “宋湘茹,是谁指使你带着孩子跑到唐家说,孩子是我三弟的?”唐聿城从容地在沙发坐下,眸光冰寒地望着宋湘茹,“你若不肯说,我有的是手段让你乖乖招供。”

    他虽不记得以前的很多事了,但却知道,萧雅白是他三弟等了好几年的人。

    小兔跟萧雅白是好姐妹,他问过小兔,得知两人刚有点儿苗头,结果就出了这事,直接让两人的关系直接降到了冰点。

    “我不认识那个人。”宋湘茹摇了摇头,神情有些恍惚。

    自从昨天下午从唐家被人强行带回了这里,就连手机等通信工具都被没收了,只能带囚禁在这个别墅里,她的心情就格外煎熬,一整夜都睡不着,控制不住猜测唐家究竟会如何处置她?

    不久前,保镖特意将昨晚唐墨擎夜微博号发的微博给她看,她才知道事情彻底败露了。

    “那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对方给了你什么好处?”唐聿城又问。

    “男的。不过戴着面具,我看不到他的脸。大概半个多月前带着那个孩子找上了我,给了我三千万,条件是让我把那个孩子带到唐家,说孩子是三少的;我起初是不敢的,然后那个男人说以前也有女人带着孩子上唐家,说是三少的孩子,就算被揭穿了也没事。”宋湘茹边回忆边说。

    “我还是不肯,还说唐家肯定会让三少跟孩子dna亲子鉴定的,鉴定一出来,唐家立刻就知道孩子不是三少的了……”

    见她停了下来,唐聿城脸上闪过一丝不耐。

    “继续说下去。”他冷冷命令。

    想到那几个医生说威胁他们的人是女人,而宋湘茹却说指使她的是男人。

    “然后那个男人让我不必担心,说他会收买做dna亲子鉴定的医生,伪造dna亲子鉴定,让那个孩子成为三少的孩子。”宋湘茹被他那锐利可怕的目光紧盯着,提心吊胆的,全身冒着冷汗。

    深吸了一口气,才继续颤抖地说,“那个男人还教我,等dna鉴定样本送去医院做鉴定后,就让我守在医院,医生会拿一份dna亲子鉴定给我,教我去找记者,利用媒体的力量,利用那些友讨伐唐家,逼唐家不得不迫于压力,把那个孩子接回唐家。”

    “他说等孩子回了唐家,我最终也能‘母凭子贵’嫁给三少,成为唐家三少夫人的。”

    最让她抵不住诱惑的,就是唐家三少夫人的头衔。

    整个r国,不知有多少女人想嫁入唐家,她当然也不例外。

    “你没问那个男人,为什么帮你?”唐聿城又沉声问道。

    “我问过,但那个男人并没有说是出于什么目的而帮我,还说会极力帮我成为三少夫人,那个男人教了我这些事之后,就没有出现过,连电话也没有打来跟我联系过。”宋湘茹摇了摇头。

    “那个男人有没有提到那个孩子是哪里找来的?”“没有。那个男人将孩子带来给我,离去之前还狠狠威胁过那个孩子,说如果睿睿不听我的话,就要杀了他;睿睿很害怕那个男人,跟着我身边的这些天,一直都很听话。”

    稍后,唐聿城又让宋湘茹把孩子带出来,想问一些事。

    不过睿睿一直躲在宋湘茹身后,不敢说话,不得已,唐聿城只好让宋湘茹代他问睿睿问题。

    了解到睿睿六岁多了,还上着幼儿园,是被赌鬼父亲卖给人的,不是北斯城人,但却不知道家在哪里等等……

    唐聿城将重要的讯息都记录下来,只要查到这个孩子是哪里的,应该很快就能顺藤摸瓜查到幕后主使者了!

    ******

    江城,下午两点多

    唐墨擎夜一下飞机,就打电话给顾川,问萧雅白现在在哪里?

    得知萧雅白急性肺炎还没好,在家修养。

    萧雅白中午吃过午饭,又吃了药没多久就睡下了。

    不知过了多久。

    她被门铃声吵醒,有起床气的她忍不住有些烦躁,紧接着手机响起,是顾川打来的电话。

    “什么事?”她语气有些不耐地问。

    “雅白,你给我开一下门。”那边,顾川淡笑说道。

    “你是不是有病,站在门口又按门铃,还打电话。”萧雅白忍不住骂了句,挂了电话。

    深吸几口气压下心底的烦躁,掀开被子下了床,在睡衣外加了一件睡袍,才离开卧室,走去开门。

    以为门外的是顾川,连猫眼都懒得看,就开门了。

    拉开门的一瞬间,抬头,看到唐墨擎夜站在门口,而让她开门的顾川,连个鬼影都没看到。

    明白被算计了,她脸色倏地冰沉下来,胸臆间顿生一股怒火,想都没想就要把门甩上。

    唐墨擎夜眼疾手快,大掌撑着门扉,不让她把门关上。

    “雅白……”他心疼地喊了一声。

    不过一天不见,她憔悴了许多。

    “你来做什么?”萧雅白语气冷漠,用力想将门给关上,不想看到他,无奈女人的力气自古以来都不及男人,他只是一只手撑着门,她纵使用了全身力气,都无法把门推动半分。

    “我老婆在这儿,我来找我老婆的。”唐墨擎夜撑着门扉的大掌略使力,把门推开了,走了进来。

    萧雅白用力推着他的胸膛,阻止他继续踏入她的领地,“唐墨擎夜你滚出我的屋子!谁特么是你老婆了,你给……唔?”

    唐墨擎夜的手臂突然揽住她的腰,随手把门关上的同时,一个转身,将萧雅白压在门扉上。

    低头,封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

    突然被强吻,萧雅白瞠大了眼睛,奋力挣扎想推开他,想逃开他的吻。

    可他的唇却像粘了胶水般,不管她怎么躲都躲不开。

    她被吻得恼了,用力咬了一下他的唇瓣,没两秒,便感觉到一股血的味道在口中蔓延。

    这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