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618章 这人的城府也太可怕了
    等都安排好了一切,唐聿城才问,“你怎么会怀疑那个孩子不是三弟的?”翊笙在C市,根本没有接触过宋湘茹母子。“前两天待在实验室里忙着做实验,今天早上才看到新闻的,看了下视频,注意到孩子脸上的淤青。”翊笙看了眼兄弟俩,问,“孩子脸上的淤青,宋湘茹是怎么解释的?”他经常一头扎进实验室,就废寝忘食了。关于唐墨擎夜私生子的新闻是星期六曝出来的,今天都星期一了,他才看到。“她说那孩子在学校里,跟别的小朋友打架的。”唐墨擎夜赶忙回答。“嗯,我看她在网上新闻里,也是这样说的。”翊笙轻颔首,话锋一转:“我以前是司空少堂专属整容医生,一眼就感觉出那孩子脸上的淤青不像是打架造成的,反倒像是整容未痊愈的样子,就在想如果孩子是三少的,宋湘茹为什么还要在孩子脸上动刀子;不过单单是一个视频,我不敢断定孩子是不是真的整了容,于是就立刻飞来北斯城了。”“刚才我做的一系列检查,就是在确认孩子是不是像我所猜测的一样,做了整容,结果真被我猜对了,那个孩子的伤口都隐藏在口腔里;我看那孩子眼睛有些不对劲,猜测也动了刀,伤口隐藏在眼皮底下。”“这人城府也太可怕了。”唐老爷子忍不住骂了句,问道,“三少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老爷子指的‘这个人’并非宋湘茹,宋湘茹跟那个孩子,不过是幕后主使者的两颗棋子罢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那个孩子长得像三少,是整容的,毕竟宋湘茹那套说辞,太完美了。而对方就是靠着孩子长得像三少,让他们放低了警戒心,心中的天秤偏向了‘孩子是三少’的这边;同时收买了医院的人,伪造DNA亲子鉴定。唐墨擎夜沉思了一会儿,摇头否认,“北斯城可以说是我们唐家的地盘,做DNA亲子鉴定的医院也都有我们唐家的股份,或者跟唐家有合作的,对方能收买医院的医生,策划这一切……我可没得罪过城府那么深,势力还不容小觑的人。”“往长远的想,以前呢?”老爷子继续问。如果不是最近的,那就很有可能是以前得罪的。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我觉得不太可能是以前的恩怨报复。”翊笙开口否决了老爷子的猜测,解惑道,“我看那孩子的整容手术恢复情况,应该才做手术一个月左右,而对方等不及孩子痊愈,就让宋湘茹带着这个整得跟三少有些像的孩子来唐家了。”“孩子的脸伤着,万一你们重视这个孩子,要带孩子去做检查或者治疗,很可能会被发现整容的事,不过他们也可以收买医生,隐瞒下孩子整容的事,但这样会很麻烦;而如果等孩子的脸痊愈了,再来唐家,风险会小很多。”翊笙分析了一会儿,动手给自己续了一杯大红袍,润了润喉。才继续说,“由此看来,对方很急切想将这个孩子塞给唐家,不惜铤而走险;所以,那个人应该不是很久以前得罪的,如果是三少以前得罪的,对方有的是时间将这个计划实施得更完美,至于对方这样做,到底是出于怎样的目的,这个我就猜不到了。”唐氏兄弟和老爷子听完翊笙这话,彼此的脸色有着不同程度的凝重。“还有,你怎么怀疑会怀疑宋湘茹不是那孩子的母亲?”唐墨擎夜又问道。不用翊笙解答,唐聿城已经开口了,冷哼道,“那孩子才6岁左右,有哪个亲生母亲会那么狠心,在那么小的孩子脸上动刀子的?而且,看宋湘茹跟那孩子一点默契都没有,和孩子亲近,也给人一种很刻意的感觉,那孩子似乎有些怕她。”他平时吼儿子一下,小兔都护犊子似的跟他急。虽然不想承认,但小兔跟安年相处时,特别赏心悦目,让人觉得很舒服。“二爷观察入微。”翊笙淡淡扯了下唇角,当是认同了他的分析,“唐家府邸的空房间应该挺多的,先给我准备一间实验室,等把DNA亲子鉴定做出来再说。”随即,将所要用到的医用器材,给唐墨擎夜说了一遍,让他去弄来。唐聿城看了眼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吃晚饭了。于是他起身上楼,打算把两个小家伙和安小兔给叫下来,准备吃晚餐。房间里“小叔回来了?”全身酸软的安小兔被从床上拉坐起来,半眯着眼看面前这个男人。“事情差不多解决了,你说呢?”唐聿城捏了一下她的鼻子,温笑说道。虽嘴上说三弟的事与他无关,可出了这样的事,想到如果因为这个孩子,导致三弟不能跟萧雅白在一起,他的心里绝对不会好受。虽然DNA亲子鉴定还没有出来,不过他却莫名相信那个孩子不是三弟的。没有那个孩子横在三弟跟萧雅白中间,相信他们很快就和好了。不过……“诶?真的么?怎么个解决法?快给我说说?都怪你缠着我,不然我也能知道事情的经过了。”安小兔哼了一声,小手往他的腰上掐了一下。唐聿城的双臂穿过她的腋下,而安小兔则立刻像无尾熊一样,双手抱着他脖子,双腿紧紧缠着他的腰,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为了让她舒服些,唐聿城把大掌往下移,拖住她的臀部,朝浴室走去。“快说,怎么回事?”她催促道。嘴唇‘啵唧’地往他脸颊亲了一下。“做个交易,你晚上‘陪’我,我就告诉你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一副奸商的语气。安小兔气得想咬他。哼了一声,“我等会儿问小叔,或者翊笙。”“没有我的允许,他们不敢告诉你的。”他语气笃定说道。“唐聿城你这个恶霸!”她气得大叫。“对,我这个恶霸就喜欢欺负你这个良家妇女。”他低头吻上她的唇。过了许久后,才将事情的过程给她详细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