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614章 她不愿跟他走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

    萧雅白刚吃好早餐,管家就快步走过来对司幕天禀报说,“幕天少爷,唐墨总裁来了。”

    司幕天看向萧雅白,像是在征询她的意见。

    见她没说什么,他才淡漠地对管家说,“那就放他进来吧。”

    话音刚落,没等管家转身出去,神色阴鸷的唐墨擎夜便带着一行人走了进来。

    唐墨擎夜一踏入用餐厅,目光立刻落在萧雅白神色,见她脸色有些苍白,想起昨晚司幕焱说她发高烧了,还有急性肺炎。

    “雅白,你身体怎样了?”他箭步走到她面前,紧张地问。

    “多谢唐墨总裁关心,我身体很好。”萧雅白神色疏远,退了一步避开他的触碰,声音因急性肺炎而变得有些沙哑。

    唐墨擎夜听见她喊自己‘唐墨总裁’,身体一僵,眼底飞掠过一抹痛苦。

    “雅白,你先跟我回去,其他的事,回去再说。”他上前一步,想拉住她的手,却被她躲开了。

    “我就问你,那个孩子是不是你的?”萧雅白冷漠地问。

    “这事我们回去再说。”唐墨擎夜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谈起那件事。

    他让人调查过,宋湘茹当年和他断了关系之后,就出国了。

    不过出国之后的事,似乎被人刻意抹除了。

    而送去做鉴定的DNA血样,结果都是一致的。

    “回去再说,就能改变那个孩子是你的事实?唐墨擎夜,我没有那么大度能接受你跟别的女人生的孩子,我更看不起连自己孩子都不认的男人;证据已经摆在那里了,不管你会不会把那个孩子接回唐家……”萧雅白深吸一口气,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我跟你,就这样吧。”

    说出最后一句话,她感觉自己亲手把什么重要的东西从心底连根拔起,千疮百孔,鲜血淋漓。

    疼,可她不让自己后悔。

    唐墨擎夜呼吸一窒,心脏像被狠狠撕裂般,疼得厉害。

    回过神,他冲上去抓住她双手的手臂,眼底痴狂汹涌,“萧雅白!别忘了,我们已经领了证的,我不答应,你一辈子都是我唐墨擎夜的老婆;结束?你想都别想。”

    站在一旁的司幕天听到这话,脸上若有似无的淡笑倏地僵住,脸上的血色褪了几分,眼底掩不住的慌乱。

    雅雅和唐墨擎夜领了证了?

    “那是你算计我的。”萧雅白用力推了他一下,却推不开他,“就算你现在不答应,按照协议规定,半年后我们也会离婚的。”

    “雅白,半年之约不过是我的缓兵之计而已,就算搭上Kr·C国际集团,我这辈子,也绝不会跟你离婚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见她口口声声说要离开自己,唐墨擎夜也不怕她知道自己心中的算计了,让她知道也好,知道了,她就知道她是不可能逃离自己的。

    只要他们不离婚,他们是夫妻,Kr·C国际挂名在谁的名上不都一样?

    他等了她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说放开她就放开?

    “唐墨擎夜你这个疯子。”萧雅白觉得这个男人疯了,咬着牙说道,“不管有没有那本证在,我都绝不会和你在一起。”

    司幕天上前两步,冷道,“唐墨总裁,雅白的病情还不太稳定,请你不要刺激她的情绪,如果没有别的事,请你离开,我这儿不欢迎你。”

    原来雅雅不是自愿跟唐墨擎夜领证的,是被算计的。

    “滚!”唐墨擎夜一看到司幕天,就想到他昨天中午,就把萧雅白拐走,还把她藏起来的事。

    不过他现在没空跟司幕天算账。

    他拉着萧雅白的手腕就要往外走,“我们回去再谈。”

    “我不想跟你谈,我也不想跟你回去。”萧雅白力气不及他,不得不拽住司幕天的手臂,不肯跟他走。

    司幕天像有人要抢他的心爱之物般,眼底闪过一抹惊心杀气,一个闪身上前,拳头如闪电般迅速挥了上去,打在唐墨擎夜的脸颊上。

    “唐墨擎夜,她不愿跟你走,你离我的雅雅远点儿!”他全身散发着肃杀之气,将萧雅白护在身后。

    那句‘雅雅’让萧雅白惊愣在原地,他认出她了?什么时候认出她的?

    唐墨擎夜擦拭去嘴角的血迹,看向司幕天的眼神冰冷而狠戾。

    “你的?”他将目光移到萧雅白身上,朝她伸出手,语气无比强势命令“雅白,你是乖乖跟我走,还是要我先把挡路司幕天杀了,再带你离开?”

    候在不远处的管家听到这话,立刻转身离开了客厅,打算打电话给司幕焱,将这边的事告诉他。

    萧雅白心脏一颤,有些苍白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从未见过他如此可怕的样子,就像从地狱来到人间,要毁灭一切的撒旦。

    “雅雅别怕!”司幕天也发现了她的恐惧情绪,大掌伸到身后,握了一下她的手,安抚她的情绪。

    司幕天这动作彻底激怒了唐墨擎夜,他身影如鬼魅般,眨眼间已经站在司幕天面前了,根本不给司幕天躲避的机会,就一拳把司幕天给打飞出去了。

    “给我打!打死了算我的。”唐墨擎夜语气阴冷可怖地命令保镖,拽着萧雅白的手腕,就拖着她往外走。

    萧雅白红着眼眶,恨恨地瞪着他,“唐墨擎夜,你敢再让人伤他一下,我恨你一辈子!你敢杀了他,我会杀了你。”

    昨天如果不是司幕天,根本没人会发现她生病了。

    如今,司幕天若不是为了护她,就不会受伤,不会有危险,她绝对不会让这个疯子再伤了司幕天。

    那些保镖迟疑地看着唐墨擎夜,像是在再次询问他的意见。

    见她一再护着司幕天,唐墨擎夜早已经嫉妒得失控了,冷冷地命令,“动手!”

    ‘砰’的一声巨响!

    摆在客厅里的花瓶瞬间破碎,跟着司幕焱带着一帮黑衣人涌入客厅,人数比唐墨擎夜的保镖还要多一半,并且手上都拿着枪指向唐墨擎夜。

    在得知唐墨擎夜正赶来这边,司幕焱就立刻带人赶了过来。

    “唐墨总裁,要不要试试今天是谁横着出去?”一身银灰色笔挺西装的司幕焱步伐从容优雅地走到司幕天身旁,朝他伸出手,一把将坐在地上的司幕天给拉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