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613章 他找到了
    司幕天听着这能把人的心都给萌化的小奶音,起身绕过餐桌,在萧雅白的身旁坐下,看着手机屏幕里的小暖暖,眼睛大大的,如黑宝石般漂亮的眼瞳,小脸蛋粉雕玉琢,特别精致漂亮。萧雅白有些不明所以地看了眼司幕天,然后对小暖暖笑着哄道,“麻麻也想暖暖了,特别想,麻麻的手机昨天被你顾川叔叔那个二货给弄坏了,才没有打电话给暖暖的,不生气啊,生气就不漂亮了。”“顾川叔叔二货!”小暖暖听了,立刻跟她麻麻同仇敌忾哼了句,不过很快就被转移了注意力,“麻麻,麻麻,你旁边的好看叔叔是谁啊?”“跟麻麻一起拍戏的一个朋友,暖暖可以叫他司叔叔。”萧雅白淡笑解释。“哦哦。”小萌宝忙不迭点了点头,身为颜控的她立刻将目光移到司幕天身上,“司叔叔,你也跟我麻麻拍戏吗?”“对啊,跟你麻麻一起拍戏,你麻麻现在在叔叔家。”司幕天笑着回答。虽然小暖暖是雅雅跟唐墨擎夜的女儿,不过小丫头这么萌这么讨喜,将来他跟雅雅在一起了,也绝对会待小暖暖如亲生的。“麻麻,你为什么在司叔叔家啊?司叔叔家也在麻麻房子旁边么?”小暖暖歪着小脑袋,一脸天真无邪问。小萌宝知道她爹地的房子在她麻麻房子旁边,以为司幕天也是这样。不想让小暖暖知道她生病的事,又不知该如何解释的萧雅白气恼地瞪了司幕天一眼,怪他乱说话。司幕天立刻解释,“暖暖麻麻在叔叔家吃个饭,吃完了饭就回家了。”“哦……麻麻你在吃什么啊,给暖暖看看。”小暖暖的话题跳跃得很快,也很容易被转移焦点。萧雅白无奈又宠溺笑了笑,把手机摄像头对着餐桌上的东西,让小暖暖看个清楚。“哇!我也要吃,麻麻我也要吃!麻麻,暖暖饿了。”小暖暖惊叹一声,说风就是雨。“暖暖不是困了么?麻麻唱歌哄暖暖睡觉好不好?”萧雅白有些无奈笑了笑。吃了些东西,再加上跟小暖暖视频的原因,心情好了些,感觉身体也没有那么不舒服了。“不要!暖暖饿了,麻麻,暖暖要吃东西。”小萌宝猛地摇头拒绝,“麻麻,暖暖不要跟你说话了,暖暖要去吃东西了。”萧雅白沉思了几秒,才说,“那暖暖让安年哥哥带你去吃东西,吃了东西就睡觉了,知道吗?”“麻麻,我知道了。”小萌宝说完,连视频电话都没挂,就跑去拉着小安年的手,撒娇道,“安年哥哥,我们去吃东西好不好?暖暖饿了。”小安年走到手机摄像头前面,看到司幕天神色自若地坐在萧雅白旁边,他眼睛一眯,眉头几不可察蹙了下,随即样对萧雅白挥了挥手,才挂断视频电话。司幕天看着手机屏幕里的小安年,眸光沉了沉。虽说司家和唐家是R国最大的两个豪门,但两个家族一南一北,加上唐聿城在C市,极少出席参加豪门活动。所以,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唐家的小祖宗。司幕天打心底里不喜欢小安年,主要小安年是唐墨擎夜的侄子,站在唐墨擎夜那边的,其次,小安年太聪明了。而他不喜欢太聪明的小孩儿。他比较喜欢小暖暖这样的,相处起来没什么压力。结束了视频通话,萧雅白将手机还给了司幕天。又喝了半碗粥,才作罢。她准备回房间时,司幕天对她说,“医生说你的高烧才退,今晚不要洗澡,可以用热水擦一下身子。”萧雅白沉思了一下,“好,我知道了。”好在现在是冬天,一天不洗澡,她还是能忍的。回了房间,不知是司幕天给她下的安眠药药效没退,还是身体本来就虚弱,萧雅白吃了药,躺在床上没多久,就昏昏沉沉睡过去了。……唐墨擎夜的动作比司幕天想象中还要快。第二天早上。他便接到手下的电话,告知他说唐墨擎夜已经带着一行保镖朝他所在的别墅赶来了。司幕天沉思了好一会儿,上楼,朝他的房间走去——萧雅白被安排住在他的房间。抬起手刚要敲门,就看到门扉打开了。萧雅白一抬眸就看到他,眼底掠过一丝惊讶和困惑。“司少早啊,有什么事吗?”“雅白,你身体感觉怎样了?好些了吗?”他关心地问。“多谢关心,好多了。”“我……想跟你说个事。”司幕天的语气有些迟疑,暗暗观察着她的反应。“什么事你直说吧。”她颔首淡笑,与他并肩走下楼。“是这样的,我把你带回这儿养病的事,被唐墨擎夜知道了,估计过会儿他就赶到了。”司幕天如实告诉她,好让她有个心理准备。萧雅白听到这话,脸色倏地沉了下来。“雅白,如果你不想跟他走,我绝对不会让他把你带走的,江城是我们司家的地盘,你可以安心的在这里把身体养好。”司幕天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眼底掠过一丝阴冷和鄙夷,“他自己那些破事都没解决好,这时候来纠缠你,根本就是想把你拖下水。”萧雅白抽回了被他抓着的手,眼底闪过一抹笑意。谁也想不到十几年前她护着的小男孩儿,风水轮流转,换成了他护她,不过……“你不用担心,我若不想跟他走,他奈何不了我的。”确实,唐墨擎夜自己的那些破事都没解决,她也不想被牵扯进他和别的女人及孩子之中。这是一夫一妻的21世纪新时代,也是一个开放的时代。她或许可以接受他曾经有过不少女人,但无法接受他曾经有过的女人,还替他生了孩子。不管怎样,她和他已经不可能了。假设他认了孩子,她绝对没办法假装大度接受他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可如果他不认那个孩子,那她站在大众的角度上,会很看不起这样的男人;毕竟既然是他的孩子,不管怎样,他都该对那个孩子负责,否则当初就应该管好自己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