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608章 她怎么可能会伤心……
    “这些年,我一直在找她。”司幕天语气有些低落说道。目光不着痕迹扫过萧雅白,握着手机的大掌紧了紧,心脏有些疼痛。他已经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他的雅雅,为什么不肯和我相认?萧雅白心尖一颤,压了压心底的情绪。她挑了下眉,用打趣的语气淡笑说道,“司家小恶霸找她,是想报恩?”“嗯!报恩。”司幕天语气严肃认真说道。以身相许那种。“……”萧雅白。摸了摸鼻子,没再说话了。刚开始知道他是当年那个小男孩儿,她心情很复杂,还有些激动,没想到自己当年救的那个小男孩竟然是司家小少爷。现在慢慢冷静下来,想要跟他相认的念头并不强烈。她当年担心他会再狼入虎口,如今看他英俊挺拔出现在自己面前,她觉得自己当年的心愿终于了了。司幕天见她沉默不语,他也不说话了。吃完了饭,便起身回了自己的帐篷。晚上。拍完雨戏收工,已经快十一点了。因为冬天,又下着雨,很多手机店已经关门了。萧雅白想着住处还有一部手机,也就不急着买手机了,让顾川送自己回去。顾川看她神色自然,似乎还不知道网上的事,想到她不坚持今晚买手机,顿时松了一口气。将萧雅白送回到住处,他立刻发短信向唐墨擎夜报告。……萧雅白回到住处,立刻泡了个热水澡,洗去一身寒气,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许多。躺在床上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二点了。这个时间,她家小暖暖估计已经睡熟得像小猪一样了。想到小暖暖,萧雅白眼底满是温柔笑意,唇角弯起。要拍的雨戏今天全都拍完了,因为今天收工太晚,加上明天很有可能还下雨,导演放一天假,不用去片场开工。被窝暖了,萧雅白也有些困了,不过想到明天不用拍戏,可以睡懒觉,她便忍不住想刷一下微博或者网页,又或者看一下‘土豪楼主’今天有没有更新。拿出手机,刚连接好网络,一大堆头条推送进来。标题格外吸引人眼球‘Kr·C国际总裁唐墨擎夜6岁私生子曝光’。萧雅白精神一振,立刻点开了其中一条头条新闻,看到视频里,那个女人声泪俱下说她是唐墨擎夜几年前的情人,那孩子是唐墨擎夜的,希望唐家把孩子接回唐家,视频的最后,还贴着一张DNA亲子鉴定证明。她看完新闻,突然觉得心里堵得厉害,有些喘不过气来。看了看热搜榜,前五都是与唐墨擎夜有关的,但翻遍了整个热搜榜,都没有看到唐墨擎夜或者Kr·C国际的辟谣声明。她又看了唐墨擎夜的个人微博,也没有发表任何澄清的微博。想起当初小暖暖被爆出来时,因她不愿意小暖暖被曝光,唐墨擎夜立刻就让公关团队发微博澄清了。如今发生这么大的事,被曝出他有私生子。可不管是他或者唐家,都没有任何澄清或者辟谣的声明。是默认了么?萧雅白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这个新闻是下午曝出来的,现在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他却没有任何解释。登录微信,只看到小兔发来的消息。一条小咸鱼:雅白,在么在么?一条小咸鱼:看到了快回我消息。萧雅白费了好一会儿劲,才理出思绪回复安小兔的消息。从今天开始做咸鱼:小兔,睡着了没?网上的DNA亲子鉴定证明是真的么?一条小咸鱼:雅白,你没事吧?我今天联系不上你,都快急疯了。从今天开始做咸鱼:我没事。白天在拍摄片场,顾川那个二货烧开水,把我手机给丢进去煮了。萧雅白现在一回想,才觉得不对劲,热水壶有盖子的,顾川怎么会把手机给弄掉进开水里?估计是不想让她看到网上的新闻吧。说他二货完全没冤枉他,那么大的事,能瞒得住么?那边,不知安小兔在想什么,没有立即回复她消息,萧雅白不得不又发了一条消息过去。从今天开始做咸鱼:小兔,网上那DNA亲子鉴定证明是真的么?等了好一会儿。一条小咸鱼:DNA鉴定是唐墨擎夜让左特助从医院拿回来的,唐墨擎夜不相信这样的结果,今天又重新验了,血样分成三份,分别送去三个医院做鉴定;鉴定结果下午就出来了,三个医院的数据些许出入,但结果是一样的。从今天开始做咸鱼:也就是说那个孩子是唐墨擎夜的?一条小咸鱼:雅白,我昨天回北斯城,就听说了,不过那时候还没有做鉴定,就没有告诉你;如今做了两次DNA亲子鉴定的结果都出来了,网上的新闻也根本压不下来,我觉得你有权利知道。从今天开始做咸鱼:谢谢你小兔你快跟你家二爷滚床单去,我要睡了。一条小咸鱼:我跟你说会儿话。唐家那边,安小兔凶狠狠瞪了眼满脸闺怨的某男人。从今天开始做咸鱼:我今天拍戏到十一点,困得快睁不开眼了,明天休息,有事明天再说好不好?一条小咸鱼:……那好吧,你快睡,我让聿城给你在部队里挑个好男人,晚安么么哒从今天开始做咸鱼:晚安,摸摸大。结束了和安小兔的聊天,萧雅白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好一会儿才想到星期五晚上,小兔一本正经的语气问她跟唐墨擎夜发展怎样了,问她有多喜欢唐墨擎夜,有没有喜欢到非他不可的地步。她回答小兔说并没有到非他不可的地步。现在回想,小兔那笨蛋大概是担心她知道了那件事,会太伤心吧。呵……小兔那笨蛋未免太低估她了,她怎么可能会伤心,那个男人不过是小暖暖的爹地而已。萧雅白深吸一口气,硬生生压下喉咙间的酸涩。视线渐渐模糊,她翻了个身,把脸埋在枕头里,泪水没入枕头中。不过是一个风流花心的男人而已。她怎么可能会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