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602章 那个孩子长得有些像你
    唐墨擎夜气结,语气霸道地说,“剧中接触可以,但是在戏外,你给我离他远远的。”萧雅白没好气白了他一眼,以司幕天的身份,只要他稍加调查,就能知道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了。她不觉得司幕天会对她感兴趣。稍后,导演的助手上来询问两人准备好没有,开始拍第二场戏了。像是在跟司幕天一较高低似的,唐墨擎夜在拍摄时也发挥得非常好,令导演很满意,觉得要是按照这个状态,绝对能提前杀青。傍晚收工。司幕天的经纪人说订了七星级的饭店,邀请整个剧组的演员和工作人员吃饭。唐墨擎夜听了,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你要去?”他问萧雅白。“当然去啊,有人请客干嘛不去。”她回答得理所当然。作为一个不为人知的吃货,她还没来江城之前,就查过江城有什么美食了。司幕天订的饭店是江城第一饭店,招待的都是有权有势的达官贵人,就算明星再有钱,想进去吃个饭,没有人带的话,饭店根本不招待你。拍了一天的戏,她根本没精力做晚饭了,这会儿有人请客,还是贵门饭店,正好省了她纠结晚餐要吃什么。这时,司幕天快步走了过来,浅笑对萧雅白说道,“雅白,其他人都准备好了,可以去饭店了;听说唐墨先生不去,那你就坐我的车吧。”“谁说我不去?还有,雅白也是你叫的么?请叫她萧小姐。”唐墨擎夜立刻否认,抓住萧雅白的手腕,“你坐我的车。”说完,他强势地拉着萧雅白朝自己的车子走去。司幕天站在原地,唇角的笑意眨眼间消失,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手臂青筋暴突。……稍晚些,到了饭店。主要演员和导演坐一桌,其他人则随便坐。虽说是司幕天请客,点菜的却是唐墨擎夜,什么贵,就挑什么来点;仅是一桌的菜,加上几瓶年代很不错的红酒,粗略估计就要两三百万了。点好了酒菜后,他还给饭店经理说其他桌子的,也上一样的菜和酒。“大家放开了吃喝,要是明天起不来,就休息一天。”唐墨擎夜不仅是这部剧的独家赞助商,还是这部剧的男主。毕竟他是金主,拍摄的事由他说了算。司幕天之所以能进剧组,成为《红颜乱江山》的男二,还是司幕焱私下找唐墨擎夜谈的,为此还拱手让了一块地皮。饭桌上,司幕天看着唐墨擎夜对萧雅白献殷勤,脸色阴沉得吓人。其他人不知道他的心思,猜不透到底是谁惹了这司家小恶霸,整顿饭都在忐忑中度过的,就怕司家小恶霸突然发怒。好在吃完了饭,司幕天也只是阴沉着脸,并没有发作。萧雅白坐在唐墨擎夜的车上,看了眼某个开车的男人,笑说道,“我觉得肯定是你今晚点的酒菜太贵了,司家小恶霸才脸色一直不好的。”那几桌酒菜,两千多万呢。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力。“你觉得他是因为那点儿菜钱而不开心的?”唐墨擎夜看了眼某个感情迟钝的女人,嗤之以鼻说道。以司家的庞大财产,像今晚这样请他们吃喝一个月,都不会心疼地眨一下眼,司幕天又岂会在意一顿饭菜钱?她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结果这男人一副她没见过世面的态度……萧雅白冷哼了一声,扭过脸看向窗外,不跟他说话了。唐墨擎夜没办法如实告诉她,司幕天今晚脸色不好的原因,抿唇想了一会儿,换了个话题。回到住处,他跟她说了几句明天星期五,回北斯城的事。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天有风云不测。第二天中午,唐墨擎夜跟萧雅白在吃午饭时,接到了她母亲的电话。“三少,你立刻给我回北斯城一趟,立刻!”电话刚接通,唐母墨采婧火急火燎的声音传入耳朵。“妈,我在跟雅白吃饭呢,晚上就回去了,有什么事么?”唐墨擎夜从容淡定地说。墨采婧听他一副事不关己的语气,就气得想打爆他的头,“你以前的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找上门,你赶紧给我回来处理。”唐墨擎夜看了眼坐在对面的萧雅白正埋着头吃饭,他从餐椅站了起来。离开了包厢,才说,“这种事交给律师团队就行了,以诈骗罪起诉,往重了判。”以前就有过女人带个孩子上门,说是他儿子的。结果DNA亲子鉴定一验,不管是什么妖魔鬼怪都立刻现出原形了。“那女人带来的那个孩子长得有些像你,你立刻给我滚回来验DNA。”墨采婧咬着牙挤出一句话。唐墨擎夜听到母亲这话,脸色顿时严肃了起来。“我知道了,我晚上就回去。”犯浑的那几年,他跟那些女人都是做了安全措施的,就算之后断了关系,他也有让人盯着那些女人的动静两三个月,确定没有意外,才作罢的。他倒要看看,这个节骨眼上,是哪个不怕死的,竟敢冒充他唐墨擎夜的孩子,扯他后腿。“之前让你这周末带雅白回来吃饭,先别带回来了,你先把这混蛋事解决了再说。”墨采婧生气地说。如果那孩子长得不像三少,她直接把人轰走了。可是那女人带来的孩子跟三少有三四分相似,这让她想到当初三少带小暖暖回唐家时,他们就觉得小暖暖眉宇间跟三少有几分神似,结果没想到小暖暖真的是三少的女儿……这才犹豫了,无法确定那女人带来的孩子,是不是三少的。“我知道该怎么做。”唐墨擎夜语气有几分烦躁,有几分怒气,他原本满心期待着这周末带她回家,结果突然出了这破事……挂电话后,他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才回到包厢里去。听到包厢的门打开,萧雅白转过头看了眼,见他脸色有些不对劲,但没有问怎么回事。猜测估计是他母亲跟他说了什么,他不爱听的话,惹他不高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