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596章 吻我一下
    收回了神,唐墨擎夜唇角的笑僵住,神色有些失落,敛眸,“我以为你会喜欢这种低调奢华款式的……”

    “……”萧雅白。

    他这是什么表情?弄得好像她欺负了他一样,明明被算计的是她好么。

    “我当初没有正式向你求婚,就把你忽悠去跟我领证了,这枚戒指是补求婚的;戒指你先戴着好不好,等晚上剧组收工了,我在拿些设计图给你挑,把你喜欢的告诉我。”唐墨擎夜紧紧握住她的手,语气讨好。

    在商界他都能战无不胜,对她,他势在必得。

    听他提到忽悠自己领证的事,萧雅白一下子将心中的不忍收了起来。

    “唐墨擎夜,协议上说了,隐婚!隐婚是什么意思你不知道?这戒指要是戴出去被记者拍到,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戒指戴在中指或者无名指,代表什么意思,不用说都知道。

    被娱乐记者拍到,发稿到网上的话。

    那还隐个屁婚啊!

    “黄河的水本来就是浊的,只会越洗越脏。”唐墨擎夜淡定地说。

    谁想跟她隐婚了?

    他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她是他老婆呢。

    所以,她被记者拍到正好。

    “喂!我们协议说好半年后离婚的。”萧雅白有些生气地提醒。

    “协议上是这样说的吗?”他一脸茫然,手臂搭在她的肩上,把她揽了过来,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协议上说如果半年后你还无法接受我,那我们就离婚,现在离半年之限还有好长一段时间呢。”

    他说话时,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根,若有似无地撩人。

    萧雅白感觉耳根有些发烫,抬手捂住一边耳朵,推开了他的脸。

    “你离我远点儿。”

    以前他靠近自己,她是没什么感觉的,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他一靠近自己,她的心跳就不受控制地快了些。

    她的反应,唐墨擎夜都看在眼里。

    见她耳根染上淡淡红晕,他唇角勾起一抹得逞的弧度,然后将搭在她肩上的手臂给收了回来,继续吃饭。

    萧雅白被他这么一撩,一时间忘了让他把戒指摘下来的事。

    等吃饱了饭,拎起包包的时候,看到无名指上的戒指,才又想起这茬。

    她低着头跟在唐墨擎夜身后,不知在想什么。

    过了一小会儿,萧雅白伸手去扯了扯他的袖子,“擎夜,你帮我把戒指给摘下来吧,拍戏带着这戒指不太方便,而且要是在剧中出现戴我手上戴戒指的画面,好像混进了什么诡异的元素,挺让人出戏的,对这部戏也会有不好的形象。”

    在剧中,她饰演大将军之女,很英姿飒爽的一个角色。

    唐墨擎夜被她那声柔柔示弱的‘擎夜’给叫得心肝像被猫儿挠似的,酥酥痒痒的,特别舒服。

    也看得出她是为了让他帮把戒指摘下,才向他低头讨好的,但他并不在意。

    “嗯。”他嗓音磁性应了声。

    把她的手拉起来,打算帮她将戒指摘下。

    不过,似乎即使他出手,也没办法将戒指摘下。

    “好像摘不下来了。”他有些歉意,又有些无奈地看向她。

    “你刚刚都能戴进去,怎么会摘不下来了。”萧雅白压根不信他的话,压着怒气,语气低落说。

    唐墨擎夜看她那委屈巴巴的模样,差点儿就控制不住帮她把戒指摘下来了,还好他的定力够好。

    故作沉思了几秒,他说,“你亲我一下,说不定我就能想到法子,帮你把戒指摘下来了。”

    听到这话,萧雅白想一脚把他踹飞。

    气哼哼抽回了手,既然他可以把这戒指摘下来,那她也一定可以的。

    她深吸一口气,又试着将戒指拿下来,但结果还是一样。

    然后她仔细地将戒指观察了几遍,并没有看出哪里不对劲。

    咬了咬唇,她不得不把手伸到他面前。

    “把戒指摘下来。”

    “吻我一下。”他弯下身,把脸凑到她面前。

    萧雅白暗中咬牙切齿,吻他?她想咬死他丫的。

    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眼底掠过一丝狡黠,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凑上前。

    张嘴,朝他的脸颊咬了一口。

    唐墨擎夜眼底闪过一抹纵容,心忖:这只小野猫,一逮到机会就咬他一口。

    在她想退离时,他长臂一伸,搂住她的腰,手臂往回一收,紧紧地将她禁锢在怀中。

    “这么大个人了,还分不清‘吻’和‘咬’,我教你。”他嗓音温软磁性,格外性感魅惑。

    言罢,他迅速低头封住她的唇。

    她因突然的惊慌而小嘴微启,他的舌很轻松顺利滑入她的口中,和她的舌纠缠不清。

    他的侵略快速而猛烈,‘涉世未深’的萧雅白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败在他的吻中了。

    这里是R国最大最著名的影视城,很多古装剧都是在这里拍的。

    为了方便他跟她培养感情,唐墨擎夜早就下了令,不允许任何记者混进来,以免记者偷拍到他跟她……就像此时的画面。

    若是绯闻传了出去,以后他就不能再像此时这样肆意吻她了。

    过了许久。

    直到萧雅白全身瘫软,快要因喘不过气而陷入窒息昏迷了,唐墨擎夜才恋恋不舍离开她的唇。

    看着她趴在自己怀里喘气,他的虚荣心得到很大的满足。

    想起当年她被自己吻得窒息昏倒在自己怀里,吓得他以为她出什么事了,而送去医院的事,他就想笑。

    这么多年了,她还是学不会接吻。

    等萧雅白缓过劲儿来,她赶忙拉开彼此的距离,把手伸到他面前。

    心底有些恼:下回,她绝不让他得逞了。

    不对不对,没有下回了,绝对。

    唐墨擎夜淡笑了笑,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戒指,动作行云流水般利落地将她手上的戒指给摘下来了。

    “……”萧雅白一副活见鬼的表情,困惑脱口而出,“为什么?”

    为什么她折腾了这么久,都没办法将戒指摘下来,他轻轻一碰,戒指就从她的手指脱离了。

    “因为我会法术。”他神秘一笑,在她眼前晃了晃手中的戒指。

    萧雅白哼了一声,走了。

    还法术?骗她家小暖暖还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