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590章 立刻就被他怀疑了
    安小兔皱起了眉头,手指揉了揉眉心,有些不安,“我昨天也试探问过他到底怎么了?他不肯说实话,只说是工作压力大,然后他现在特别不只是粘我,甚至我想一个人出门逛街,他都不允许。”

    她猜不到他是怎么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引起他反常的源头是自己。

    “他还有别的异常行为么?说说,还有你是什么时候察觉他不对劲的?”翊笙边问,边在本子上记录下她说的话。

    “我想想啊。”安小兔蹙眉沉思了一会儿,“对了,还有我之前一个人回北斯城,然后他下午从部队回到家,发现我不在家,就打电话给我;我告诉他,我回了北斯城唐家,后来他当晚就开直升机回了北斯城,连夜把我带回了C市。”

    之前她并没有察觉,只是以为他在气她先斩后奏回唐家。

    “嗯,继续,回来之后呢?”翊笙继续问。

    “好像从那之后,他就特别粘人,而我那几天也没有出门。昨天想去找你,结果老管家不许我出去……后来从你那儿回来,我就说今天星期四想回我爸妈那儿住一小段时间,但是他一下子就否决了,后来想了想又说我想回我爸妈那儿,等他星期五再一起回去,……弄得好像我虽是会逃跑似的。”

    仔细回想,好像在她回北斯城之前,聿城就不对劲了。

    以前他们夫妻做那种事,他会顾忌着她的身体,一星期就要三四次;具体不记得从哪天起了,他每晚都会缠着她,而且也比较凶猛。

    她是受不了他那凶猛强悍的体力,才从C市逃回北斯城,想休息几天的。

    不过夫妻那种事,她难以对翊笙启齿。

    “还有么?有一点儿反常的,都可以说说。”作为医生,尤其唐聿城又是她的老公,翊笙自然比较热心些。

    “还有,他以前是不抽烟的,可是这阵子抽烟特别频繁,每次都是躲到书房去抽,虽然他极力掩饰,但我对烟味比较敏感,一下子就感觉出来了,不过想到他之前说工作压力有些大,我就没说什么。”

    安小兔详细地将唐聿城的一些反常行为,都一一说给翊笙听。

    说得差不多时,她的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先不说了,聿城打电话回来了。”安小兔看来电人是唐聿城,赶忙跟翊笙说。

    “好的,你借佣人手机给我打电话的事,叮嘱一下佣人,别让佣人告诉唐聿城,先不要让他知道,你察觉到他不对劲的事。”挂电话前,翊笙还不忘提醒道。

    那个男人有多小心谨慎,他是知道的。

    如果让唐聿城知道安小兔借佣人的手机给他打电话,肯定会怀疑,到时安安估计就无法私下和他联系了。

    将佣人的手机放到一旁,安小兔才接听唐聿城的电话。

    “怎么了,聿城?”她语气淡然自若问。

    “在做什么?现在才接电话。”那边,唐聿城语气微沉,带着一丝不悦。

    “我在家能有什么事做?是你太会挑时间了,转挑我上洗手间的时候打来,听到手机响了,才赶忙出来的。”她脸不红气不喘的撒谎。

    听见她这么说,唐聿城也没有再说什么。

    他语气放软了下来,对她说道,“小兔,你中午做饭好不好?我想吃你做的饭菜了。”

    “好啊,聿城你想吃什么菜?”安小兔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都可以,别都是做我喜欢吃的,也做些你喜欢的。”每次她做饭,做的都是他喜欢吃的菜,她就没想过她自己。

    “好的好的,我知道啦。”她乖巧地应道。

    又跟他说了一会儿话,直到听到他那边似乎有下属向他做报告什么的,他才有些不舍地结束通话。

    挂电话后,安小兔的心情变得有些沉重。

    到时问一下翊笙,她要不要问聿城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

    中午

    唐聿城像往常一样回家吃饭,吃过饭后跟安小兔到外面走走,然后陪她回房午睡。

    等到安小兔睡熟了,他让老管家将所有佣人都召集到客厅。

    “二少夫人今天有没有什么反常的行为?”他嗓音冰寒地问在场的所有人。

    “先生,二少夫人今天说想出去,我说没有先生的批准,二少夫人不能出去,后来二少夫人就没说什么了。”老管家如实回答。

    “二少夫人有没有说要去哪里?”唐聿城问这话时,冷冽的目光却紧盯着其中一个女佣。

    “没有,二少夫人并没有说要去哪里。”老管家否定地说。

    “其他人呢?知道些什么吗?”他挥手示意老管家退到一旁。

    话落,客厅陷入一片可怕的寂静,没有人说话。

    那个把手机借给安小兔的女佣,僵着身体,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先生那目光像毒蛇般,恐怖而冰冷地盯着他。

    “你……”唐聿城脸色一沉,修长的食指此时却像一只枪杆般,指向那名女佣,语气沁冷骇人,“叫美桃是么?”

    “先、先生我……今天上午,二少夫人问我借了一会儿手机,让我别告诉先生。”那女佣吓得浑身一颤,背脊冒着冷汗,把所有事都招供出来了。

    “打电话给谁了?”他冷问。

    “不、不知道,二少夫人借了我的手机后,就回房间了,先生,我说的都是真的。”女佣额头冒着豆大的冷汗,顺着脸颊流下来。

    “手机拿来。”唐聿城伸出手。

    那女佣立刻从女佣制服的口袋里将手机掏了出来,取消了手机秘密锁屏,递到老管家手里。

    老管家用帕子沾了酒精,把手机擦拭了一遍,才拿给唐聿城。

    唐聿城翻了下通话记录,今天的通话记录已经删了,不过他能猜得到她打了电话给谁。

    过了一会儿,他才将手机还给那女佣。

    “以后二少夫人再找你借手机,就大大方方借给她,不要让她察觉出什么。”他语气停顿了一下,“以后但凡二少夫人找你们的,都必须及时告诉我,让我去问你们的话……还有,我今天把你们集中问话的事,谁若泄漏一个字给二少夫人知道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