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589章 他也察觉到了
    他俯下了身,在她耳边问,“那现在还想玩不?”

    “不不不……不了,我不敢了。”安小兔把脸撇到一旁,他呼出的气息太灼人了。

    “小兔。”他嗓音低哑地喊了她一声。

    “啊?嗯嗯,怎么了?”她微怔了下才反应过来。

    “你才说你不敢了,结果转头又开始撩我的火了。”他轻咬了一下她白皙的脖子。

    安小兔吓得浑身一颤,语气有些紊乱,“我、我才没有,你少无赖我。”

    她想推开他,以免等会儿情况无法控制,无奈双手被他压在床上,无法挣扎或者动弹。

    “没有?那你刚才‘啊~嗯嗯……’的,是什么意思?”他突然说起了荤话了。

    安小兔的脸红得几乎滴血,小心翼翼地呼吸,“你放开我,我要起床了。”

    “小兔,帮我……”唐聿城把脸埋在她的颈肩,“你点的火,你有一半的责任要把火灭了。”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她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自从上一次被他弄伤了后,她到现在还没有做好和他恩爱的心理准备,想到那事,就有些害怕,怕他又会失控。

    他抓住她的小手往下移,“我不碰你,你可以用这种方式。”

    安小兔羞得几乎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你要不要去洗个冷水澡?”她提议道。

    “现在大冷天的,你确定?万一我洗冷水澡生病了呢。”他就想让她亲手帮自己。

    听他这么说,安小兔顿时心软了下来。

    让他洗冷水澡,她确实舍不得。

    “那好吧。”

    闻言,他迅速撑起了身子,将身上的障碍物褪掉。

    安小兔侧躺着,羞得双手捂住了脸,根本不敢去看他。

    不到半分钟,他出声道,“好了。”

    “聿城你你你……等会儿快点可以么?”她用商量的语气跟他说。

    “我尽量。”他颔首回道。

    然后——

    过了很久之后,安小兔一脸生无可恋揉着自己的手腕,目光幽怨地瞪着某个男人。

    骗子!男人都是大骗子!

    说好的快点儿的,结果不快就算了,还特么来了两次。

    “下回你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她语气郁闷地说。

    “不!自己动手没什么感觉。”他将睡袍穿在了身上,倾身过去吻了她一下的唇,“奖励你一个吻,技术学得不错。”

    尼猫!

    她可以抽他么。

    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臭流氓。

    不是说事后如圣佛,进入贤者模式么?

    他怎么还调戏她?

    “滚蛋,我要去吃晚饭了。”她推开他的脸,走下了床,朝浴室走去。

    唐聿城立刻紧步跟了上去。

    “小兔,刚出汗了,我们一起洗个澡再下去吃饭吧。”

    不能碰她,他退而求其次后,觉得让她亲手帮他,也别有一番滋味。

    “丑拒,我快饿死了,我要去吃饭。”她用身子撞了他一下,挤了一堆洗手液开始洗手。等洗完手,才开始刷牙洗脸。

    “你真的不洗澡么?”他站在她旁边,刷牙的动作和她同步。

    安小兔嫌弃地哼了一声,不想跟他说话,觉得这个男人不正经的时候,就是一大流氓。

    她还是比较喜欢他正经的样子,不正经的时候,就是一无赖,叫她无法招架。

    刷完牙,洗好脸,安小兔根本不想洗澡,结果某个想洗了澡再吃饭的男人,硬是拉着她一起。

    惹得安小兔失控骂了一句‘唐聿城你这是在逼良为娼’,结果这个男人毫不犹豫将这个成语坐实了。

    也让她明白了什么叫‘祸从口出’。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两人才从房间出来,走下楼吃晚饭。

    ……

    吃过晚饭,两人一起到外满散了半个小时的步。

    回来后,安小兔回了房间,本以为某个男人要去书房忙的,结果他也跟着自己回了房间。

    “唐聿城,你不用工作吗?”她看着时下大火的古装剧,忍不住问他。

    “明天。”

    他坐在她旁边,手臂搭在她的肩上,陪她一起看电视。

    安小兔没再说什么,继续看电视。

    看完电视,又刷了一会儿网页,直到唐聿城提醒她该睡觉了,她才把笔记本关掉。

    夜里,唐聿城倒很安分,只是单纯地抱着她睡觉而已。

    第二天。

    唐聿城去部队上班后,安小兔试着跟管家说要出去,然而管家的回答跟昨天的一样,说唐聿城批准了,她才能出去。

    或许昨天就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安小兔没有太意外。

    她的手机被聿城装了隐形的定位软件,这个软件还兼带窃听功能,是军方研发,用来破案的。

    不过他平时不会那么无聊窃听她跟谁打电话,可是现在,她却不敢用手机打电话给翊笙,怕他会窃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

    安小兔走到后花园,见一个女佣在打理名贵花草。

    她向那女佣借了手机。

    翊笙那边,看到是陌生电话,下意识想拒绝,但看来电归属地是C市,犹豫了一下,接通了。

    “翊笙,是我。”安小兔率先开口表明自己的身份。

    翊笙看了眼手机号码,确定不是她之前用的,也不是唐聿城的,才问,“安安你换手机号码了?”

    “不是,我问一个佣人借的。”她解释。

    “发生什么事了?”翊笙立刻就听出了不对劲。

    “这个说来话长。”安小兔有些无奈又有些担心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昨天想去找你的,结果老管家说没有唐聿城的允许,我不能单独出门,后来我亲自打了电话给他,说要去逛街,他当时没说什么,过了半个小时,他就从部队回来了,说要陪我逛街……你昨天,应该也察觉到他不对劲了吧。”

    “嗯,发现了,那眼神、说话语气和那气场,把我当敌人似的。”翊笙淡笑了一下。

    以往唐聿城是因为占有欲比较深,不喜欢安安跟任何男性走得太近,就连他的儿子小安年跟安安太好,他都会吃味儿。

    唐聿城虽不喜安小兔跟他接触,但说起来,他还是安安的救命恩人,唐聿城再怎么不喜欢,也会忍着。

    可是昨天唐聿城的状态,让他感觉很陌生,有些心惊,甚至能感觉到他身上掩不住的淡淡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