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588章 你以后离他远些
    不想让唐聿城知道自己想问翊笙什么事,安小兔随便找了个话题闲聊,然后又问了一下小安年的情况。

    大概聊了一个多小时,便回去了。

    从翊笙那儿离开,唐聿城望着坐在驾驶座的安小兔,问,“小兔,你来找翊笙,想跟他说什么?”

    她起初是想跟翊笙去书房聊的,因为他的从中作梗,最后只是闲聊了无关紧要的事。

    “没有啊,本来就是因为待在家有些无聊,才来找翊笙的,毕竟在C市,我就翊笙这一个比较好的朋友。”安小兔轻描淡写地回答。

    “你以后离他远些。”唐聿城蹙着眉头,脸色严肃而深沉,那警告的语气,仿佛把翊笙当成敌人般。

    安小兔张了张嘴,想到现在的他有些不对劲,话到舌尖又咽了回去。

    见她不说话,也没有反驳,唐聿城就当她是同意了。

    回到了家。

    安小兔想着找个机会给翊笙打电话的,无奈唐聿城一直跟在她身旁,她去哪儿,他就去哪儿。

    “聿城,你今天没去上班,没有工作要处理么?”她问身旁的男人。

    “有,不过明天去部队再处理也行,或者你待在书房陪我。”他说着,大掌捏了捏她柔软的小手。

    “……行吧。”安小兔犹豫了一秒,颔首答应了。

    她现在还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怎么了,原本想要去找翊笙商量的,结果他一直跟着,使得她根本没有机会跟翊笙私下说话。

    书房里

    唐聿城坐在办公桌前处理公事,而安小兔则坐在一旁看书。

    两人没什么交流,气氛安静而温馨。

    不知过了多久。

    唐聿城感觉太过于寂静,抬起眼眸望向安小兔的方向,见她手上还拿着书,脑袋却歪向一旁,睡着了。

    以前他夜里索求无度,她就养成了午睡的习惯;即使现在他夜里忍着不碰她,午睡这个习惯依然没有改。

    他无声轻笑了一下,从办公椅站了起来,走到她的身边。

    动作轻柔地将她手中的书拿走,轻轻地放到一旁,凝视着她白嫩精致小脸的眼神带着柔情和宠溺。

    弯腰,轻吻了一下她的脸颊,然后在不惊动她的情况下,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起来。

    离开书房,回了房间。

    ……

    安小兔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某个男人怀里。

    “我不是在书房么?”

    她伸了个懒腰,又往唐聿城的怀里钻了钻,觉得他怀里特别温暖,还有他身上淡淡的气息让人觉得特别舒服好闻。

    “你在书房睡着了,我就抱你回来睡觉了。”他淡笑解释道。

    特别喜欢她像只寻求温暖的小猫儿般,往他怀里钻。

    “那你呢?”她仰起头看他。

    “我啊……”他拉长了声音,带着打趣的笑意说,“我放你躺在床上的时候,你紧紧抓着我的衣服,我能怎么办?只好舍身陪女子了。”

    “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打你。”安小兔脸颊浮现一抹薄红,伸手掐了一把他的腰。

    “我没有乱说。”他一本正经的语气。

    安小兔哼了一声,看着他说话时会上下滑动的喉结,觉得很好玩。

    然后抬起手,手指指腹抚着他的喉结,浅笑说道,“聿城,你说句话试试?”

    “你想听我说什么?”对于她孩子气的以免,他唇角带起一丝无奈和宠溺。

    因为她的手指贴着他的喉结,他说话时喉结滑动,她的柔软指腹也随之摩挲着他的喉结。

    喉结是男人比较敏感的一个地方,有的人被触摸,会觉得很痒,但有的人却觉得很撩火,充满浓浓的挑ll逗意味,而唐聿城无疑是属于后者。

    她的指腹上下摩挲着他的喉结,让他感觉一股强烈酥麻电流直击男人最重要的部位,尤其是这阵子他一直在禁欲,此时的身体就像是想要喷涌的火山般,热血沸腾。

    安小兔像是发现新玩具般,注意力全落在他的喉结上,觉得很有趣,因此没发现他的异样。

    “说什么都可以啊,比如说些夸我的话。”她有些自恋地笑道。

    “比如?”他不耻下问。

    抓住她的手腕,若让她再继续撩拨他,等会儿他会忍不住失控,变身为狼吃掉她的。

    “唐聿城!”安小兔有些气恼喊了声,“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没有任何优点么?你把我的优点放大十倍说出来,就是夸我了。”

    一只手被他抓着,她便用另一只手,继续伸向他的喉结。

    “哦。”他了然地应了句,由侧躺改为躺平,不让她继续火上浇油了。

    安小兔跟着爬了过来,像个小孩子般,整个人都趴在他身上,把脸枕在他的肩上,小手继续不安分的逗弄他的喉结。

    “哦什么?快说。”

    想到两人这种姿势,彼此的身体还紧贴着,唐聿城的身体就绷得紧紧的,呼吸变得灼热了起来,不敢让她发现自己的异样,他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气息。

    他语气如常,娓娓道来,“小兔很温柔,很听话,长得很好看,很会做饭,很有学识,还有……优点太多了,上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反正我家小兔是最好的,全世界谁都不及你。”

    “聿城,你什么时候学得这么贫嘴了。”安小兔笑着说道,对他的表现很满意。

    “你刚才教我的。”他语气压抑,抓住她的另一只手。

    “你怎么又抓着我的手,我只是觉得你喉结挺好玩的。”她有些不满地说道。

    听罢,他松开了她的手,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你你你……你干嘛?”安小兔吓得大惊失色,赶忙警告,“我的身体才痊愈,你发过誓的,不会再碰我的。”

    “我没有要碰你,只是……”他身下的有个地方压了压她,“感觉到了没有,这是你玩起来的火,你确定还要继续玩?”

    “我……我才没有。”安小兔的小脸爆红,僵着身体不敢乱动。

    明显感觉到他的那个啥,不偏不倚地压着她那里。

    虽然两人都穿着衣服,但这个姿势也实在是太……太那啥了。

    他俯下了身,在她耳边问,“那现在还想玩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