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580章 老公大人求休假
    大概看了一个小时。

    收到安小兔发来的微信消息:雅白,看完了么?是不是感觉超级甜的?有没有感觉土豪楼主特别帅,特别霸气?嗷嗷不行了,我等会儿还要在重新看一遍。

    “……”萧雅白。

    沉默了几秒,她咬着牙回复安小兔的消息:一点儿都感觉出不来哪里甜了!那楼主就是一城府深沉的心机男,还找来那么多人帮他想办法算计大白,我只心疼大白三分钟。

    喵的!

    不是她斗不过唐墨擎夜,而是斗不过他背后那几十万吃瓜大军。

    很快,安小兔发了语音通话过来。

    萧雅白犹豫了一下,接通了。

    “干嘛?”她对着手机,没好气地问了句。

    “我们来讨论一下土豪楼主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事啊。”语音里,安小兔带笑说道。

    “不想讨论那个心机男,你怎么还不跟你老公去睡觉。”萧雅白没好气地说。

    路转粉的安小兔忍不住为‘土豪楼主’说话,“土豪楼主哪里心机了?都是吃瓜群众给他出主意追大白的;再说了,要是大白对他没意思,他能忽悠得到跟大白领证?”

    “哼!单纯的大白怎么斗得过情场高手的他?那土豪楼主就是心机,城府深沉,大白跟他在一起,肯定会被算计得连骨头都不剩的。”见好姐妹站在某人那边,萧雅白继续生气地反驳。

    “对了,说到这个。”安小兔突然期待地说,“土豪楼主说两人是隐婚的,先领证,再谈恋爱,嗷嗷~好想看土豪楼主扑倒大白啊。”

    “……”萧雅白。

    特么的,安小兔这个女人,竟然期待她被某个腹黑男扑倒。

    他们的姐妹情,是假的吧?

    见她不说话,安小兔又问,“对了雅白,你跟唐墨擎夜怎样了?”

    “就那样。”萧雅白敷衍地回答。

    很想怒声跟安小兔说:问她跟那个腹黑男怎样?就是她安小兔看到的帖子那样。

    不知是不是受那个帖子的影响,安小兔的心境变化很大,一点儿都不排斥唐墨擎夜了,尤其想到小暖暖是唐墨擎夜的女儿,她更希望两人能在一起了。

    她如老母亲般关心问道,“就那样是哪样?你跟他亲过没有?进展到哪一步了?到造人那一步了么?”

    “安小兔!”萧雅白警告地喊了一声,“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我年纪比你小,孩子也比你家的大,不关心你一下怎么行,再过一年你就要三十了,还嫁不出去,我能不着急么。”安小兔理直气壮地说。

    雅白比她答几个月,当年她和聿城闪婚时才23岁,在两年里怀孕,生下小安年,后来被司空少堂逼得不得不离开了四年……

    蓦然回首,岁月不饶人啊。

    “安小兔你显得蛋疼,就找你老公滚床单去,本小姐的人生大事,你就别操心了。”她绝对不会让安小兔知道,她就是那个帖子的女主。

    “对牛弹琴!不跟你说了。”安小兔哼了一声,一副痴汉笑的语气说,“我要再重温一遍土豪男神的帖子,嗷嗷他们的日常太甜了,超喜欢这么腹黑又雅痞的男人,大白也超蠢萌超好玩的,我要去催更。”

    她话刚说完,一道阴恻恻又充满危险的低沉嗓音自背后响起——

    “安小兔,你说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嗯?”唐聿城站在她背后,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

    “那那……那个……你听错了。”安小兔吓得立刻转过身,将被子拉上,紧紧裹住自己,“我说我喜欢你啊,你又好看又能干,还很有钱。”

    “是么?怎么我刚才听到的,不是这样的,你说腹黑又雅痞,还有什么大白之类的。”唐聿城步伐从容沉稳,一步一步走到床边。

    “所以我说你听错了啊,我没说过那样的话。”安小兔强撑着笑容,声音颤抖地狡辩。

    她刚说完,手机里传来萧雅白幸灾乐祸的声音,“二爷,小兔刚刚就是说特别喜欢那个论坛上的土豪楼主,我可以作证。”

    安小兔才想起刚才正和萧雅白语音通话聊着天,这个男人就突然出现了,吓得她没来得及把语音通话给掐断……

    如今萧雅白一出声,她才手忙脚乱地结束语音通话。

    心底暗骂萧雅白不厚道,坑她。

    “你怎么说?”唐聿城边扯开腰上的浴袍带子,语气带着某种危险。

    “你怎么进来的?”安小兔哭丧着脸问。

    她记得明明已经把客房的门给反锁了。

    “我想进来,你拦得住?”他一语双关,将手中的浴袍带子丢到一旁。

    “老公,能不能休假一天?”安小兔咬着被角,眨了眨水眸,模样可怜兮兮地问。

    唐聿城反问,“你觉得呢?”

    “我觉得这个可以有。”安小兔继续装可怜。

    “安小兔,一个月给你休八天假,你还想休假?信不信以后一天假都没得休?”

    他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将身上的浴袍褪下了,全身上下只有三角地带还留一块遮羞布挡着。

    一天假没有?安小兔吓得瞠大了眼睛。

    他这是想浴血奋战?

    “唐聿城你禽兽!”她忍不住骂道。

    “你再骂一次试试?”他欺压了上她,薄唇弯起一抹笑意。

    “我……我不敢了,你别乱来好不好?”明白他这一抹笑代表什么,安小兔立刻认怂。

    “不好。”他霸道而强势地扯开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既然老婆大人觉得我是禽兽,我必须做点儿符合禽兽的事,才对得起你给我起的这个绰号。”

    安小兔眼前一黑,想吐血。

    “老公大人,你让我休一天假嘛,我的腰都快断了。”她将枕头紧紧护在胸前,搬出医嘱,“翊笙说了,我身体还不是很好,不能太劳累的。”

    唐聿城抿紧了唇,沉默了几秒,翻身下了床,“今晚暂时放过你。”

    话落,拿起搭在一旁沙发上的浴袍穿上。

    “谢谢老公大人。”安小兔立刻狗腿地说道。

    “起来。”唐聿城朝躺在床上的她伸出手。

    她立刻警惕了起来,“干嘛?你刚说让我休息一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