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569章 是谁威胁你的?
    次日

    唐墨擎夜一大清早就跑到萧雅白家门口了,打算在她这儿蹭了早餐,再一起去娱乐公司训练。

    “雅白,你配一套你房子的钥匙给我吧,下回我来,你就不用麻烦给我开门了。”他淡笑着走了进屋里。

    有了她家的钥匙,那就代表他俩的关系更进一步了。

    “想得美。”萧雅白哼了一声。

    把她房子的钥匙给他,那无疑是引狼入室,以后他想来她家,就如入无人之境了。

    万一他大半夜抽风了……

    她才没那么笨。

    她的拒绝,在唐墨擎夜意料之中。

    如果她欣然同意给他钥匙,那就不是他认识的那个萧雅白了。

    “对了雅白,昨天是谁给你说让你离我远点儿,否则就要你身败名裂,在娱乐圈混不下去的?”他换了个话题,问道。

    萧雅白微怔了一下,表情淡淡的,“不过是一个不值一提的人罢了。”

    她自认自己没什么黑历史可以让林翩翩拿来对付她的。

    林翩翩的那些警告,她根本不放在眼里。

    见她一脸无所谓,唐墨擎夜不得不提醒她,“我查到昨天我们之所以会被偷拍,是有匿名人将你的行踪爆料给了娱乐报社,我很怀疑将你的行踪爆料给娱乐报社的,和威胁你的人,是同一个人。”

    闻言,萧雅白一愣。

    她还以为那些娱乐记者是冲着唐墨擎夜来的。

    毕竟她回北斯城的事,极少人知道。

    昨天是事,实际是冲着她来的?

    仔细想了想,要说是林翩翩将她的行踪爆料给娱乐报社的,似乎也说得过去。

    “我知道了,我以后会小心一点儿的。”她颔首应道。

    “你不肯告诉我,是谁威胁你的?还是那个人不许你告诉我?”唐墨擎夜皱着眉头质问。

    “不是,我只是觉得那人不足为惧,也没将她的威胁放在心上,以后我小心些就是了。”萧雅白摇头,唇角弯起一抹淡定自若的浅笑。

    这个现实的世,本来就是弱肉强食,强者生存;她不想接别人之手对付敌人,不想养成依赖别人的习惯。

    万一将来这个依靠不再是她的依靠了,那她将会变得不堪一击。

    她拒绝自己的帮忙,让唐墨擎夜忍不住有些生气,却又拿她无可奈何。

    “你快去做早餐,我饿了。”他一副大爷的语气颐指气使说道。

    “我不做,你饿了就到外面去吃。”萧雅白哼了一声。

    这个男人是把她当成免费的佣人了?

    还是把她家当成可以吃霸王餐的早餐店?

    “不要,外面的早餐没有你做的好吃。”唐墨擎夜双腿优雅地叠起来,身子闲适慵懒往后靠在沙发上,拿出手机玩了起来。

    萧雅白被他这般无赖的模样气得牙痒痒的,跺了下脚,转身走回了房间。

    他以为他是谁?

    她才不伺候他呢! 然而躲进房间没几分钟,她便一脸郁闷地出来了,走进了厨房。

    唐墨擎夜看了眼厨房的方向,唇角略过一丝腹黑的笑意。

    按照他们的说法,某个傲娇的女人,其实是喜欢自己的吧,只是不肯承认,又或者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之后,两人吃了早餐,便去kr·c国际旗下娱乐公司的排练场地训练了。

    到了娱乐公司。

    萧雅白和唐墨擎夜一踏入排练室,排练室里的所有人立刻将目光转移到萧雅白的身上。

    萧雅白的目光特意略过不远处的林翩翩,见她神色僵硬,和自己对视后,很快就移开了视线,看向别处。

    想到唐墨擎夜在她家时,给她说昨天傍晚他们被偷拍的事,匿名爆料的人是冲着她来的,而那你名人还很有可能是昨天威胁她的人。

    如今再看林翩翩的反应,基本可以确定昨天那个匿名将她行踪爆给娱乐报社的人,就是林翩翩了。

    想通了,也有底了,萧雅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般,淡定从容地跟着老师去训练了。

    而站在不远处的林翩翩,一想起昨天的事,眼里略过一抹阴狠算计。

    原本她匿名将萧雅白的行踪爆料给一个小报社,是想借那个报社之手,往萧雅白身上泼脏水的。

    却没想到那记者竟然偷拍到萧雅白和唐墨擎夜,还有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儿。

    还把那些偷拍到的照片爆料到网上去。

    不过令人觉得高兴的是,事情被曝出来的第一时间,唐墨擎夜的公关团队就否认了那个小女孩儿是他女儿,还称那些照片是合成的。

    网上有猜测说萧雅白当年息影,是生孩子去了。

    那些照片是不是合成的,她心里很清楚,昨天偷拍到的那个小女孩儿,绝对是萧雅白的女儿。

    哼!

    唐家乃第一豪门家族,就算唐墨擎夜对她有点儿想法,唐家的人也绝对不会允许萧雅白带着一个拖油瓶嫁入唐家的。

    中午。

    更衣室里,这回换萧雅白来堵林翩翩了。

    “昨天是你将我的行踪曝给媒体记者的?”由于更衣室还有其他人,她压低了声音语气微沉问林翩翩。

    “萧雅白你是不是得了妄想症?”林翩翩鄙夷地看了眼萧雅白,冷笑道,“我堂堂林大影后,会拉低自己的格调来对付你?萧雅白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

    “希望如林影后所说,不会降低你自己的身份,费尽心思来对付我这个过气的前辈。”萧雅白说着彼此心知肚明的话。

    “萧雅白,昨天网上曝的照片,那个小女孩儿就是你的女儿吧?四年前你突然息影,实际是生孩子去了;你结婚了?还是生不出儿子,被夫家嫌弃了,低调结婚,又低调离婚了?拿不到赡养费,才不得不出来重操旧业。”

    林翩翩把话说得极难听,阴阳怪气的语气,弄得好像妓ll女从良,生活过不下去,又出来卖似的。

    停顿一下,又继续猜测道,“听说你当年跟总裁有过一腿,那时发现怀孕了,该不会以为是怀了总裁的孩子,怕总裁被逼打掉,才躲起来把孩子生下来,企图日后母凭子贵,嫁入豪门,却没想到孩子不是总裁的,得不偿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