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552章 不生我气了好不好?
    晚上

    萧雅白洗完澡,正躺床上敷面膜的时候,门铃声响了。

    她不得不顶着面膜从床上爬起来,离开卧室去开门。

    透过猫眼,看到唐墨擎夜站在外面。

    她脸色微微一沉,并没有开门,将烦人的门铃声关了,转身又回了卧室。

    小暖暖都不在这里了,他来干嘛?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不用看都知道是谁打来的。

    “有事快说。”她有些不耐烦冷道。

    “开门。”电话里传来唐墨擎夜霸道的声音。

    “既然没事我挂电话了。”萧雅白说完,便掐断了通话。

    没过几秒,就听到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

    萧雅白气恼地将用被子蒙住脑袋,捶了几拳头被子,最后还是在敲门声中掀开了被子,气冲冲走下床。

    把门打开,对着站在门外的唐墨擎夜怒道,“唐墨擎夜你要发疯请滚去别的地方发疯,小暖暖已经在你唐家了,你还来干嘛?”

    “我想你了。”

    唐墨擎夜往前一步,将堵在门口的她拽入怀里。

    扑鼻而来的酒气,让萧雅白立刻就明白了这个男人喝了酒的。

    这酒气倒不像那些喝普通酒的醉汉,路过都能闻到臭熏熏的气味,而是像一瓶开封的佳酿散发的醇香酒味,如果她和他不是现在这种局面,她可能会忍不住问他喝了什么酒,也想浅酌一小口,试试是怎样的味道。

    顷刻间,收回了神。

    萧雅白挣扎着想推开他,可这个男人却抱得她极紧,连呼吸都有些难,更别说推开他了。

    “唐墨擎夜,你放手!”她恼怒了。

    “不放。”唐墨擎夜嗓音低沉而固执,抱着她的手臂收紧了几分。

    萧雅白呼吸一窒,感觉肺部的空气都被挤出来了。

    “你这个疯子想勒死我是不是?”她用力推着他,可不想因被他抱得太紧窒息而亡。

    唐墨擎夜是喝了酒,不过是借酒壮胆,也有几分醉意,但理智却非常清醒。

    听了她这话,抱着她的手臂立刻松了几分,但没有让她能够逃离。

    “雅白,不生我气了好不好?”他声音压低了些,有些压抑和复杂,带着几分恳求。

    “凭什么?一句‘不生你气了’就当弥补你之前做过的事了?小暖暖说我去美国都不给她打电话,我知道你在她心目中是一个很合格的父亲,不想毁了你在她心目中的形象;都没给她说实话,没给她说我天天都有打电话回来的,是她爹地太混蛋太卑鄙,不允许她跟我说话的。”萧雅白气得眼眶都红了。

    小暖暖问她这事,她没办法如实说,才找了个借口给敷衍过去的。

    她去美国之前,他的态度让她觉得很放心,才将小暖暖交给他,安心飞去美国处理事情的。

    结果一到了美国,他就立刻变了脸。

    什么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男人还不是一样。

    唐墨擎夜抿着唇沉默了几秒,才说,“对不起!”

    他那时看到那条短信内容,就气疯了。

    再加上她人在美国,还有个男的在她身边,就控制不住乱想。

    尤其是看她没有预期回来,就控制不住慌了,再看到她打来的电话,知道她是打给小暖暖的,想也没想就挂断了。

    她心里只有小暖暖,想着她如果联系不上小暖暖,会尽快回来的。

    结果逾期之后还是等了好几天,她才回来。

    他以为自己都三十几岁了,足够成熟稳重了,至少在商界上他运筹帷幄,稳重镇定;她回来之后,两人也相处得好好的,可是她一旦离自己太远,他就开始有些不安,尤其是那条短信的内容,很轻而易举就让他乱了阵脚。

    “谁稀罕你的对不起,你现在立刻滚出我的家,我就谢天谢地了。”萧雅白冷着脸说道。

    都过去这么多天了,一句‘对不起’就想抵消他的罪行?

    “就不滚。”他非常偏执地说。

    借着几分醉意壮胆,低头吻上她的唇。

    他们说女人生气的时候,直接强吻,一次不行,那就强吻两次。

    还不行,就只能床上解决了。

    不过他目前只敢强吻她,还没有那个胆,敢跟她床上解决的。

    突然被强吻,萧雅白气急,当即失控扬起手……

    ‘啪’的一声脆响,她的手掌落在了那张妖孽绝美的脸庞上;微怔了下,理智迅速归位。

    唐墨擎夜的脸颊上迅速浮现一个红的巴掌印。

    “我才不会道歉,是你自己讨打的。”萧雅白咬着牙,语气倔强,说出的话却泄漏了她的底气不足。

    “你可以多打几下,打完了,就别生我气了好不好?”他说道。

    “唐墨擎夜你是不是有病?赶紧给我滚!”萧雅白依然生气,想推又推不开他。

    小暖暖是她的命,结果他却那样对自己,连个原因都没有,在美国的那段时间,过得有多煎熬,只有她自己知道。

    不管过了多久,她都绝不会原谅他。

    “不滚。我知道做错了,雅白你给我一次机会。”他在她放下了所有的骄傲,嗓音充满了诚恳和懊悔。

    大概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

    他们说得对,要跟他抢她的是别的男人,真男人应该去对付那个男人才是,结果他却失了理智,以致伤害了她。

    他们还说,既然她说了没有喜欢的人,再看他对她的了解,信不信得过?如果他信她,那问题就出在那个男的身上了;女的可以有心机婊,男的就不能是心机屌?短信的事,直接问她就是了。

    如果她也承认了,那就早死早超生。

    他信她,她从来都不是那种喜欢玩暧昧的人。

    更何况她都辞了美国的工作,待在北斯城了,即使是为了小暖暖的。

    萧雅白的心狠狠颤动了下,觉得又生气又莫名委屈。

    “你给我出去,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唐墨擎夜心底一喜:她不是说‘再也’不想看到他,而是‘现在’不想,那代表她没那么生自己的气了。

    “那我回去了,你晚上别生气,晚上生气特别容易长皱纹的。”

    说完,低头迅速亲了一下她的脸颊,溜得特别快。

    因为他若溜得慢一点,肯定会因袭吻她而挨踹一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