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527章 唐墨擎夜!你是不是找死?
    唐墨擎夜抓住萧雅白的手,心疼女儿又不敢反抗,说道,“暖暖还是个孩子,你要撒气就打我,我皮粗肉厚,抗打。”

    “麻麻打爹地吧,暖暖还是个孩子。”小暖暖可怜兮兮地说。

    萧雅白没好气地瞪了眼墙头草的女儿,“闭嘴,不许说话,不然还打你。”

    “小暖暖,母老虎是你从哪儿学来的。”唐墨擎夜忍笑问道。

    “唐墨擎夜!你是不是找死?”萧雅白气得想狠狠踹这个男人两脚。

    小暖暖呆萌地眨了眨眼睛,乖巧地说道,“暖暖是看电视学哒,电视上有个阿姨好凶,跟麻麻一样凶,然后电视上那个叔叔就叫那个阿姨是母老虎。”

    唐墨擎夜听完小暖暖的话,然后瞄了眼脸色铁青的萧雅白。

    “小暖暖以后不许叫麻麻母老虎,知道么?不然爹地不给小暖暖买漂亮裙子了。”

    这话表面上是对小暖暖说的,实际是为了安抚某个女人的怒气。

    “好哒,那暖暖不说了。”小暖暖点头应道。

    “你还不滚,跟着我干嘛?”萧雅白恶声恶气说道。

    “你要去哪儿。”唐墨擎夜温笑着问。

    她躲人的功力他是见识过的。

    当年小兔嫂子被司空少堂绑架到一个小镇,是她传消息给他们的,结果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却擦肩而过,后来再也找不到了。

    要是他今天真滚了,她肯定就带着小暖暖消失了。

    “我去哪儿关你什么事。”她冷冷地道。

    一手抱着小暖暖,抬手招了辆出租车。

    唐墨擎夜单手抱小暖暖,防守薄弱,一下子将小暖暖给抢抱了过去。

    “唐墨擎夜!”萧雅白惊喊了声,心一慌,“把小暖暖还给我。”

    “你不用紧张,我说过不跟你抢小暖暖就不会抢。”唐墨擎夜脸色严肃而认真,停顿一下,解释道,“你抱小暖暖那么久,手累了,我帮抱会儿。”

    “不用,我自己抱就可以了。”她脸色略苍白地拒绝,小暖暖不在自己怀里,她的内心会感到极度的不安。

    他只是才得知小暖暖是他的女儿,还没有考虑那么多,才说不会跟她抢小暖暖;等再过些日子呢?

    若是让唐家的人知道了小暖暖是唐家的血脉,肯定不会让小暖暖流落在外的。

    到时候,唐家的人肯定会不择手段把小暖暖从她身边抢走,让唐家的血脉回归到唐家的。

    “车来了,上车。”唐墨擎夜指着停在路边的出租车,催促道。

    “你把暖暖交给我抱。”她固执地道。

    唐墨擎夜迟疑了一下,将小暖暖还给了她。

    女儿重新回到自己怀里,萧雅白有些激动地吻了下她的粉嫩小脸蛋,跟着坐进了出租车内。

    刚要关车门,却被唐墨擎夜给阻止了。

    “你干嘛?”萧雅白犹如惊弓之鸟,不安地问。

    “我还没上车。”他回答得理所当然,跟着坐进了车后座,“挪过去一点儿。”

    “唐墨擎夜你是不是有病?”萧雅白坐定不肯挪位置,压着一肚子火骂道。

    好好的有车不开,跟她坐什么出租车,简 直是有病。

    她不肯坐过去一点,给他让个位置,唐墨擎夜只好站在车外。

    他心情好,忍不住皮一下说道,“有病就有病,你有药就行了。”

    “姑娘,要吵架等回家去吵,赶紧给你老公挪一下位置,我还赶着下一次车呢。”出租车司机看两人僵持不下,便催促说道。

    “萧雅白,赶紧给你老公挪一下位置。”唐墨擎夜笑容无比灿烂地催促道。

    “司机师傅你不要乱说,他不是我老公。”

    萧雅白边澄清, 不得不往旁边挪了个位置给他。

    等唐墨擎夜坐上了车,出租车师傅便迅速启动车子,问了下要去哪里。

    萧雅白给出租车师傅报了个地址,便不再说话了。

    “年轻人,我跟你说,这女人一旦生起气来就会变得六亲不认,你别给她讲大道理,其实大道理她们都懂的;不管她们为什么生气,尽管哄着就行了。”出租车师傅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闲聊,通过后视镜瞄了眼萧雅白,澄清道,“我老婆就是这样,生气的时候特别难伺候。”

    “哦?那女人生气的时候,师傅你是怎么哄的?”唐墨擎夜笑问,偷瞄了眼脸色冰沉的萧雅白。

    “这个简单,买点小礼物藏家里,别让她知道,等她生气的时候就拿出来哄,礼物越贵重就越容易哄。”出租车师傅乐呵呵地笑道。

    “谁稀罕。”萧雅白冷冷骂了句。

    “我老婆就稀罕啊。”出租车司机接话道。

    看着这两人同一个鼻孔出气的,萧雅白就觉得气不顺,“专心开你的车,别废话。”

    不要惹正在生气的女人,出租车司机还是很有见地的,默默地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麻麻~”小暖暖趴在她怀里,嗓音软糯地喊了声。

    “我们小暖暖是不是要睡觉了?”

    萧雅白一听女儿嗓音软糯,带着一抹睡意,就猜到了。

    “嗯,暖暖困了,要爹地抱抱好不好?”小暖暖半眯着眼撒娇问道。

    闻言,萧雅白心底的一丝温柔和宠溺瞬间烟消云散,有些生气。

    这欠揍的小妮子,竟然连睡觉了还想要粘着这个男人。

    唐墨擎夜欲言又止地看着萧雅白,不敢出声跟她说让她把小暖暖给自己抱,生怕她会觉得自己又要跟她抢女儿。

    萧雅白被小暖暖气得心里发堵,一言不发地将女儿塞到他手里。

    双手抱胸,撇开脸望着车窗外。

    经过几天相处,唐墨擎夜已经很熟练怎么哄小暖暖了。

    他大掌轻柔拍着小暖暖的背,看向萧雅白,“小暖暖说她叫萧叶暖,中间那个字是哪个?”

    之前小暖暖有给他说过,说是叫萧叶暖,那时他以为是小叶暖。

    如今知道了她是小暖暖的母亲,才反应过来小暖暖之前跟他说的是萧ye暖,至于第二个字,许多同音字。

    夜暖?叶暖?烨暖?业暖?

    虽然还不确定具体是哪个字,不过想到女儿名字的第二个字,跟他名字最后一个字读音一样的,他心里就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就像他小侄子一样,二哥姓唐,小兔嫂子姓安,小侄子叫唐安年,特别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