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513章 她干嘛给我发喜帖?
    这天

    唐聿城去上班了,而小安年也去幼儿园了。

    安小兔一个人呆在家,无聊时刷手机,突然看到一则新闻说国外某跨国集团出现财务危机,一眼就认出了新闻中所说的跨国集团,正是赫洛斯他们家族的。

    她的心脏猛然一跳,感觉心情无比的紧张。

    犹豫了好一会儿,她才点开新闻,新闻上说因为这个跨国集团出现财务危机,其跨国集团少东连夜从R国北斯城飞回国外……

    所以,赫洛斯离开了?

    安小兔有些不敢置信,反复地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了几遍新闻内容,依然感觉像在做梦。

    那个男人在威胁了她之后,还没有威胁说想要她干嘛,就离开了?

    在确认这新闻是真的后,安小兔感觉内心无比复杂,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等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哭了。

    或者是因为被赫洛斯威胁,这阵子,每天都活在恐惧和焦虑中,心情也无比压抑,除了翊笙,不敢跟任何人诉说;如今看到那个威胁她的人已经离开了,紧绷的情绪瞬间放松下来,喜极而泣。

    等她心情平复下来,又忍不住害怕地想,等赫洛斯家族的集团度过了财务危机,会不会又卷土重来?

    压下又变得有些沉重的心情,安小兔打了个电话给翊笙,跟他讨论这件事。

    最后从翊笙那里得知了一些她不知道的消息,得知赫洛斯应该是来不了R国了,具体原因不便透露。

    听他这么说,确定赫洛斯不会再来R国了,安小兔就没有再多问了。

    结束和翊笙的通话,她看了下时间,然后走进浴室洗了把脸,便下楼做午餐了。

    中午,唐聿城下班回来。

    看到餐桌上摆的几样菜都是他爱吃的,紧接着又看到安小兔端着汤从厨房里走出来。

    “今天遇到什么开心的事了?”他微微挑了下眉问道。

    实际却心知肚明她心情好是因为什么事。

    “没有啊,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她笑笑地回答。

    以往他若想吃自己做的菜了,都是他打电话回来跟自己说的;这次虽然也是有开心的事,但也是想给他一个惊喜。

    “是吗?”

    唐聿城等她把汤放下后,把她的身子给掰过来,用力吻了一下她的脸颊,留下微红的唇印。

    他就是要她一直都无忧无虑,开开心心的。

    “讨厌,吃饭了。”

    安小兔娇瞪了他一眼,开始动手盛饭。

    吃饭期间,唐聿城看她主动谈起这周五回北斯城的事,才终于彻底放下心来。

    等吃完了午饭,两人出去散了一会儿步,唐聿城便提醒她该回去午睡了。

    安小兔没有防备,听他的话回去了,结果一进房间,她就后悔了。

    不过因为发生了令她开心的事,最后也就任他为所欲为了。

    ******

    星期五

    唐安夫妇一家三口像往常一样回到唐家。

    安父安母打自女儿失而复得回来后,每到星期五下午,就会去唐家,晚上在唐家吃晚饭,并且住一两晚。

    安母年轻时候是服装设计师,而唐母墨采婧又是比较时尚潮流的,两个年龄加起来都超过一百岁的女人聚在一起,总有聊不完的话题。

    晚上,唐家庄园

    吃过晚饭之后,安母把女儿叫到房间里。

    从包包里拿了张喜帖,语气有些不喜地对她说,“这是安娉婷订婚宴发的喜帖,她托她母亲拿来给我的,让我转交给你,说想邀请你一家星期天参加她的订婚宴。”

    “她干嘛给我发喜帖?”

    安小兔拿过母亲递给的喜帖看了看正反面,并没有打开看里面的内容。

    她跟安娉婷不和,不仅彼此心知肚明,就连两家也都是知道的。

    安娉婷竟然给自己发喜帖,邀请自己一家三口去参加她的订婚宴?

    她猜不透安娉婷想干嘛。

    “谁知道。”安母冷哼了一声,又说道,“你要不想去就不去了,以免去了添堵。”

    “那安娉婷应该有给爸妈发喜帖吧,妈和爸会去吗?”安小兔随口问道。

    “发了,不去;她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凭什么给她面子。”安母语气很不待见地说,她可没忘记薛碧蓉母女以前是怎么欺负她家小兔的。

    她一点儿都不想跟安娉婷一家有任何来往。

    “那我跟聿城也不去。”安小兔听她母亲这么说,淡笑着决定。

    她本来就不太喜欢参加宴会什么的,更何况这是安娉婷的订婚宴,她更不想去参加了。

    安母听她这么说,便换了个话题,聊着聊着就莫名聊到翊笙身上了。

    安小兔并没有想太多,觉得母亲是因为上次翊笙来北斯城,给开的降血压药方有效,母亲才会聊到翊笙的。

    因此,母亲问的关于翊笙的问题,安小兔基本都会回答。

    夜里

    唐聿城回到房间,看到桌子上放着一个喜帖。

    他问了一句,“小兔,这是谁发的?”

    “你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安小兔抬眸看了他一眼,有低下头看书了。

    闻言,唐聿城拿起那张喜帖打开来看。

    不过几秒,他嗓音冰沉响起,“真不知道她怎么还有脸给你发喜帖?不去。”

    上回安爷爷的寿宴上,那对母女阴阳怪气的,看着就生厌。

    “我没说要去啊,就是让你知道一下有这件事。”安小兔看着他一脸生气的模样,淡笑地说,“我们在C市,这喜帖是安娉婷之前托我妈转交给我的,说邀请我们一家三口参加她的订婚宴;他们家还发了喜帖给爸妈,不过妈刚给我说,她和爸是不会去的。”

    唐聿城听着她的回答,还算满意。

    随后,动手将那张喜帖给撕碎了,丢进垃圾篓里。

    什么订婚宴,鸿门宴还差不多。

    第二天上午。

    安小兔接到她爷爷安老的电话,问她星期天会不会来参加安娉婷的订婚宴。

    她以星期天下午还要赶回C市为由拒绝了。

    不过等到下午,安老又打了一次电话来,说是希望他们一家三口来参加订婚宴,他也知道堂姐妹俩不和,但让外人知道安家姐妹不合,堂姐的订婚宴都不来参加,传出去不太好;而且她身后有个唐家,若是跟唐聿城出席的话,安娉婷的婆家将来会更重视安娉婷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