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504章 你来找翊笙,有什么事?
    唐聿城步伐一顿,回过头看了翊笙一眼。

    “是又怎样?”

    翊笙没想到他竟然大方承认了,一时有些语塞。

    过了几秒,他对安小兔说,“安安,你管管你老公。”

    “我管不动他。”安小兔耸肩,有些无奈地笑了下。

    翊笙有些气结,算是看出来了,这夫妻俩是一条心的。

    “有本事你自己把十五弄走。”唐聿城语气冷冰冰地说完,绅士而优雅地替安小兔打开车门。

    翊笙冷哼了一声,转身走回屋内去。

    他要是能把十五弄走的话,早就把人弄走了。

    不过,他也不怕被监视,平时都待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又或者看看古代医书什么的,除了小兔那件事,没什么事是见不得人的。

    最重要的是,十五把家务全包了。

    ……

    唐聿城上了车,从容地启动车子。

    “你想管我的话,是可以管得住的。”他转过脸对她说了这么一句。

    安小兔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随即唇角弯起一丝甜蜜的笑意。

    像是想起了什么,他有些迟疑地喊了她一声,“对了,小兔……”

    “嗯?怎么了?”她略困惑地看向他。

    “你来找翊笙,有什么事?”唐聿城放慢了车速,目光锐利地望向她。

    闻言,安小兔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尽,放在膝盖上的双手倏地紧握了一下,然后又松开。

    她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脸色有多难看,暗暗调整了一下呼吸,才挤出一抹淡笑,说,“刚才不是跟你说过了么,就是找翊笙说了一下咱妈高血压的事。”

    “是么?”唐聿城将目光从她苍白的脸上移开,注视着前方路况,强忍着想将她紧紧搂入怀里的冲动。

    她撒谎的技巧一点儿都不高明。

    前两天她才跟自己说,翊笙并不打算跟他们回北斯城。

    结果她今天神色匆匆出门,来找了翊笙,跟着就说翊笙同意跟他们回北斯城了。

    她有事瞒着自己,而且这件事翊笙能知道,他却不能。

    自己是她的老公,她遇到了事情,最先是向翊笙求助,而不是自己,甚至没有向自己求助的念头。

    想到这些,唐聿城握着方向盘的双手紧了紧,手被青筋突起,心就很不是滋味,有些嫉妒和生气。

    安小兔很清楚这个男人的感官有多敏锐,自己的这番说辞并不能令他信服。

    不过,见他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

    转过脸,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景物,想到赫洛斯的那通电话,以及那条短信内容,她的心沉了下来,浑身抑不住发冷。

    赫洛斯没说找她干嘛,她和翊笙也猜不到赫洛斯到底想要她做什么事。

    闭了闭眼睛,有些沉重地吐了一口气。

    只能如翊笙所说的那样,周末去见过赫洛斯,再见机行事吧。

    回到家。

    小安年已经放学,由司机接回来了。

    看见他爸比和妈咪走进屋,小安年将手上的水果一放,跳下了椅子,朝他妈咪小跑去。第504章 你来找翊笙,有什么事?;  小孩子的感官是非常敏锐的,他一下子就察觉到了他妈咪似乎有些不对劲。

    微眯了一下眼睛,立刻看向他爸比。

    “看什么?”唐聿城声音陡然冰沉,有些不悦地道。

    每回只要妻子皱一下眉头,这小混蛋就以为是他欺负了他妈咪。

    欠揍!

    “你干嘛又凶安年?”安小兔瞪了一眼大的,有些无奈。

    这父子俩跟冤家似的,一见面就两看相厌,一不见就相互想念。

    小安年得意撇了一下嘴,走到安小兔面前,拉着她的手。

    他快有十个小时没见到妈咪了,好想妈咪嗷,感觉每天24小时跟妈咪待在一起也不会腻。

    晚餐还没做好。

    安小兔跟着儿子走到沙发坐下,通过跟儿子聊天,了解儿子在幼儿园里的情况。

    而一向不擅长说话的唐聿城,则坐在一旁,拿起一份早上没看完的军事报纸,看了起来。

    稍后,吃过晚餐。

    安小兔心里藏着事情,没什么心情出去散步,也不太敢某个男人单独相处,就去了小家伙的房间。

    母子俩上楼时,唐聿城一把揪住了儿子,压低了声音在小家伙耳边冷声警告,“你妈咪心情不好,给我小心点儿,惹了她更心情不好,皮给我绷紧点儿。”

    小安年皱着眉头对他哼了声,他当然知道妈咪今天有些不对劲,也很想说他才不会惹妈咪生气呢,倒是每次惹妈咪炸毛,是爸比他,而不是自己。

    哼哼~他可乖了,只会讨妈咪开心,才不会惹妈咪伤心。

    唐聿城放开了儿子,大掌警告地拍了一下小家伙的小屁屁。

    若是平时,即使不痛不痒,小家伙也已经心机地啊啊大叫起来,引起他妈咪的注意了;不过这会儿,想到他妈咪心情不好,不能给他妈咪添乱了,只能硬生生忍着,用力瞪了他爸比一眼,拉着安小兔上楼了。

    他决定,今晚缠着妈咪陪自己睡,让爸比独守空房。

    母子俩不在客厅了,唐聿城便去了自己的书房。

    他并没有工作,而是在想安小兔今天的异常反应,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

    想了一会儿,他便联想到了有一种可能性。

    她不肯让外人甚至是不让他知道,而翊笙却知道的……

    当年小兔失踪了四年,完全不和家里人联系。

    而他之前去翊笙那儿要把她接回来时,她跟翊笙在书房里谈到的事,还隐晦地提到她当年不得已离开的原因,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当时翊笙还提醒她防着自己,除了不能去医院,甚至连她喝药的那些中药药渣,也得谨慎处理,不能让他知道。

    他直觉,小兔今天的反常,极有可能和她当年离开的原因有关。

    之前想着既然她已经回来了,他相信她总有一天会告诉自己当年的原因的。

    然而……

    这周末翊笙也跟他们回北斯城。

    他不认为翊笙是为了给岳母看诊,而特地飞往北斯城一趟的,毕竟之前翊笙就拒绝了。

    他有预感,关于小兔当年一离开就是四年的原因,出现了变动。

    甚至有可能,小兔当年离开的原因即将被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