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503章 他有让你做什么吗?
    翊笙发现她双手是冰凉的,走进厨房给她倒了热水,又看十五已经开车去给他买东西了,才和她一起朝楼上书房走去。

    到了书房,把门反锁上。

    “发生什么事了?安安。”翊笙示意她在沙发坐下,才开口问。

    他一问,安小兔便立刻颤声说道,“翊笙,赫洛斯知道那件事了,就是我当年离开四年的的原因,他知道了……”

    自从翊笙告诉她,赫洛斯以前跟司空少堂有过军火合作,她的心就一直有些不安。

    没想到赫洛斯竟然知道了当年她离开的原因。

    闻言,翊笙的脸色也蓦地一变。

    “赫洛斯怎么会知道的?”他紧声追问。

    “我不知道。”安小兔双手紧紧握着杯子,全身抑不住颤栗,“离开你这儿,回去之后我就一直都很小心,那件事连聿城都不知道;赫洛斯不久前给我发了个短信,里面只有那个英文……我不知道赫洛斯是怎么知道的。”

    “他还说了什么?有让你做什么吗?”翊笙继续问道。

    “他只用短信发了那个英文给我,我问他想干嘛,他说等周末了,我回北斯城再详谈。”安小兔的声音带着一丝哭腔吐实道。

    她害怕赫洛斯将那件事给捅了出来,弄得人尽皆知,更害怕聿城知道了她的秘密之后,会如何看待她?

    以前,那件事只有她和翊笙知道而已,她能找来商量的人也只有翊笙。

    翊笙沉思了一会儿,手掌搭在安小兔的肩上。

    “安安,周末我也陪你回一趟北斯城,到时你去见了赫洛斯,先看看他怎么说,听听看他要你做什么;不管他让你做什么事,你不要答应他,也不要立刻拒绝,就用缓兵之计说要回去考虑考虑,等到时知道了他要你干嘛,我们再从长计议。”

    “我怕……”安小兔低下了头,忍不住红了眼眶却没有掉眼泪,目光一瞬不瞬盯着杯子里的温水,“别的我不怕,可我怕聿城知道。”

    “知道了又怎样?反正他很快就会忘了,况且,以前的事他也不记得了。”翊笙故作轻松打趣道。

    “不要!”安小兔立刻反驳了他的话,深吸一口气,“或许一个多月他就会忘了,可我却不想他知道,宁愿什么也不知道。”

    翊笙看着她这样,忍不住心疼又有些无力。

    “安安啊,不是我要泼你冷水,那件事如果只有我跟你知道,或许还能将那秘密带进棺材里,可是现在赫洛斯知道了……”他叹了一口气,感觉到她身体一僵,继续说:

    “尤其是他很可能想利用那件事,来要挟你帮他做什么事,可就算你这次帮了他,下回呢?一辈子那么长,有一回就有第二回;你最好做好最坏的心里准备,万一真发生了,想想该如何应对。”

    安小兔抬起头,愣愣地看着他。

    连翊笙都没办法再继续帮她隐瞒着那件事,不要再让别人知道吗?

    “你能不能让赫洛斯忘了那件事?”她屏息问道。

    “能倒是能,如果有机会的话。”翊笙淡笑了下,眼底掠过一丝无奈。

    以前他在司空少堂身边的时候,跟赫洛斯打过照面,赫洛斯似乎对他印象还挺深的,也知道他的精湛医术。 他觉得既然赫洛斯已经找上了小兔,肯定会提前将她身边的人和事都调查清楚了。

    那么,赫洛斯肯定也知道自己。

    赫洛斯不会轻易让自己有机会下手的。

    而且,赫洛斯知道小兔是唐聿城的妻子,军嫂,还敢威胁她,肯定留全了后手。

    把赫洛斯弄死也不太现实,毕竟赫洛斯的国外跨国集团少东身份摆在那儿,如果在R国出了事,R国政府和国外政府肯定是要严查追究的。

    安小兔认识翊笙几年了,听他这语气,眼神顿时黯了下来,不再说话了。

    翊笙又说了一些安慰她的话,并且叮嘱不管有什么事,都等周末见了赫洛斯之后再说。

    之后,暂时商量好的两人离开书房,下了楼。

    安小兔就坐在客厅沙发上,没有要离开的念头,或许是下意识不敢回去吧。

    夕阳西下。

    屋外,汽车的引擎声由远渐近。

    翊笙听出不是十五回来,便走到门口去看。

    跟着回过头对安小兔说道,“安安,你老公来了。”

    坐在沙发上的安小兔,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脸惊慌。

    “淡定,他还不知道赫洛斯找你的事,你想让他有所察觉么?”翊笙脸上挂着笑,轻声提醒道。

    安小兔猛地摇了摇头,“我去和杯水。”

    她说完,快步走进了厨房,倒了一杯冰水一饮而尽。

    “安安在厨房。”翊笙对着正走进屋,一脸冷漠面瘫的男人说道。

    唐聿城步伐微滞,步尖一转,朝厨房走去了。

    “你怎么来了?”安小兔刚走到厨房门口,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心脏猛地一跳。

    “我听老管家说你出门了,然后又听十五说你在这儿,便来接你了。”他清冷而锐利的目光紧盯着她的小脸,如实回答。

    实际他是接到十五的电话报告,才打了电话回去问老管家。

    老管家说她匆匆出门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对劲。

    然后他又打电话详细问了一遍十五,十五只说她来的时候脸色有些苍白,之后,翊笙就把她给调开了。

    于是,他一下班,就立刻赶来了。

    “我来跟翊笙聊了一下咱妈高血压的事,翊笙说这周跟我们回北斯城。”安小兔浅笑着回答,目光却避开了他的眼。

    “那聊完了么?”他放软了声音问。

    “嗯,聊完了,我们回去吧。”

    她点了下头,主动伸手握上他的大掌,抓得紧紧的,仿佛一松手他就不见了。

    “嗯。”唐聿城颔首,带着她离开了翊笙的公寓。

    “唐聿城,我觉得你装了个人形监控器在我身边。”翊笙对着他的背影,冷声说道。

    他所指的人形监控器就是十五。

    安安一到这里,这个男人后脚就赶到了。

    弄得好像自己会拐走他老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