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91章 没事,我最疼你
    安小兔并不知道唐聿城已经从唐墨擎夜那里知道了,四年前他们和薛碧蓉母女之间的恩怨,更不知道唐聿城心里的想法。

    她想起刚才薛碧蓉一开口就夹枪带棍的,显然是对四年前安娉婷入狱的事怀恨在心,这让她的心情就忍不住变得有些沉重了起来。

    不过很快,她便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将这些消极甩在脑后。

    四年前安娉婷入狱,是她自作孽的下场,如今过了四年,安娉婷如果还想找他们麻烦的话,自己也不会怕她。

    “霸气么?那是因为他们触碰到妈的底线了。”安小兔浅笑了一下,回忆着给他说道,“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别的女同学欺负我,后来下午放学回家了,我妈知道了之后,连饭都不做了,直接提着菜刀上那女同学的家,是真的提着菜刀;把那女同学一家吓惨了,不仅道了歉,还赔了医药费,后来那女同学见了我都绕道走了。”

    母亲从小就把她当心肝宝贝儿一样疼爱着,做错了事,母亲可以骂她揍她;但如果外人敢欺负她,母亲非得跟对方拼命不可。

    想起以前的事,安小兔觉得心里暖烘烘的。

    “咱妈很疼你。”唐聿城得出结论道。

    “她现在最疼安年。”她笑道。

    每次跟母亲打电话,大部分内容都是围绕着儿子转,总是不厌其烦地叮嘱她一些事项。

    以为她吃味儿了,他说道,“没事,我最疼你。”

    “……”安小兔突然脸红了起来,不敢看他。

    这个男人,怎么突然说起情话来了。

    “我……我们去吃点儿东西吧,我有点儿饿了。”她转移话题道,今晚都没吃东西就来参加爷爷的寿宴了。

    “好。”唐聿城看着她脸红的样子,有点儿想吻她了。

    不过只能想想而已,地点不合适。

    况且,目前喂饱她才是主要的。

    宴厅的另一边。

    安娉婷和她那准备订婚的未婚夫林立衍站在一起,低语浅笑交谈着;在监狱里磨砺了四年,让她的思想变得成熟了许多,不再像四年前那么天真、不切实际爱幻想了。

    这个男人是她母亲给她挑的,比她大七八岁,虽然长得远不及唐墨擎夜,但长得也不差,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继承人,其财势在安家之上,可以说是门当户对的。

    安娉婷对这个男人没有怦然心动的感觉,但也不反感,不排斥,而这个男人对她也很不错。

    不出意外,今年底订了婚,明年应该就结婚了。

    “娉婷,唐二爷是你堂妹夫?”她身旁的林立衍有些惊讶问道。

    “嗯。”安娉婷冷淡地应了声。

    “想不到你还有个堂妹,之前没听你说过。”林立衍没察觉她的情绪异样,又闲聊着说道。

    安娉婷皱了下没有,忍着不耐解释,“她之前失踪过四年,大家都以为她死了,是最近才回来的。”

    林立衍想了一下,试着说道,“娉婷,我们公司最近有个合作案想跟Kr·C国际集团合作,不过竞争有些大;而唐二爷是你堂妹的老公,和唐墨三少是兄弟,你看看能不能跟你堂妹说一下,看能不能给个面子……”

    他对自己递上去的企划书是有信心的,想让安娉婷帮说个情,纯粹是为了保险起见。

    如果能成的话,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安娉婷闻言,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她都还没有跟他订婚,他就让自己帮他拉生意了。

    而且,她跟安小兔是死对头,竟然让她去求安小兔?门都没有。

    “不去,要说你自己去说。”她冷冷地说了句,板着脸走了。

    因为林立衍的这番话,安娉婷便愈发觉得安小兔那个女人样样不如她,凭什么能嫁到这么好的男人。

    再想到未婚夫各项条件都不及她曾爱慕的男人唐墨擎夜的三分之一。

    越想,她的心理就越不平衡。

    对林立衍心生了一丝反感。

    薛碧蓉一直注意着宴会上的动静,也注意到了女儿似乎和林立衍似乎起了争执,便关心问道,“娉婷,跟立衍闹别扭了?”

    林立衍是她千挑万选看中的女婿,长相不错,成熟稳重,有事业心上进心,家庭关系简单,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亲戚;私生活也可圈可点,从不和女人暧昧。之所以三十多岁了还单身,是因为大学时谈的初恋女友,准备结婚的时候发现女方劈腿了,分手之后,他便一头扎进事业中,没心思再谈恋爱。

    这两年林家催的紧,他又觉得自己这年纪确实该结婚了;看了娉婷的照片,便表示对娉婷有好感。

    然后,这事就这么成了。

    安娉婷的脸色僵了僵,将林立衍跟自己说的那些话,给母亲说了一遍。

    “这件事,你婉言拒绝就行了,干嘛冲他撒气啊。”薛碧蓉微蹙着眉头,给她讲道理,“立衍又不知道你和安小兔之间的恩怨,以为你跟安小兔感情好,才提的;等会儿你跟立衍好好把话说开了,再委婉说一下安小兔对你有些敌意,这样一来,立衍就以后不会再让你帮他和Kr·C国际牵线了。”

    薛碧蓉是打心底将林立衍当成准女婿看待的,不希望女儿的婚事有变。

    “我……”安娉婷沉思了一下,才答应道,“我知道了。”

    “不管有什么事,都先忍着,等你和立衍结了婚再说。”薛碧蓉知道女儿心里不痛快,她又何尝心里痛快了?

    她凑到女儿耳边,低声警告说,“不许招惹安小兔,万一她跑去立衍面前,把你进过监狱的事给抖了出来,你的婚事就要黄了;要是安小兔再闹大点儿,后果你自己也想得到的。”

    等女儿结了婚之后,就算立衍知道女儿坐过牢的事,也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

    毕竟谁年轻没犯过点儿错?

    银屏上衣着光鲜的女星,也有肮脏的一面呢。

    “这些我都知道,妈不用太操心。”安娉婷沉了下气,隐忍说道。

    仔细一想,林立衍的条件在同龄人当中,也算是佼佼者。

    若是他能对自己上心,就算她日后对付安小兔,也不愁没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