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86章 不说,我就吻到你说为止
    “不过什么?”他追问。

    “没什么,先吃饭吧。”安小兔俏皮一笑,在餐桌前坐了下来。

    得不到答案,唐聿城的心就被猫爪子挠了般,痒痒的。

    若不是佣人和管家在一旁候着,她又脸皮薄,他肯定将她按在怀里惩罚她一番。

    见她已经开始吃饭了,他眼底掠过一丝无奈,打算等会儿吃了饭再问她。

    安小兔不知是在讨好他还是什么,吃饭间,不时地给他夹菜,弄得唐聿城有些受宠若惊。

    吃过午饭。

    看还有些时间,唐聿城陪安小兔到外面散散步。

    他记得她说四年前他们的相处模式,有一项就是这样的。

    “小兔,刚才吃饭之前,你说不过什么?”他还记得问她这事。

    安小兔微怔,随即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

    “不告诉你。”她笑着道。

    唐聿城听出她并非是真的不想告诉自己,“可我想知道。”

    “你求我,我就告诉你。”她微抬起下巴,笑靥如花,语气带着点儿高傲。

    “必须求你,你才肯告诉我?”唐聿城望着她璨亮如星的眸子,带笑的语气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危险。

    完全感觉不到危险的安小兔点了下头,“对,求我。”

    话音刚落,感觉腰间一紧,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她‘啊’地低叫了声,生怕摔倒,双手下意识抓住他的手臂。

    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被他压在树干上。

    “聿城你……唔?”话未说完,嘴唇已经被封住。

    她吓得睁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又有些紧张和害怕。

    他怎么突然吻上自己?

    唇瓣传来一阵轻微刺痛,跟在听到他霸道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专心点儿。”

    脸皮薄的安小兔想推开眼前的男人,却不料反而被他抱得更紧,吻得更凶了。

    大白天的,又是在外面,被这个男人突然袭吻,让她有种偷情的感觉,生怕被人看到,却又有些期待,紧张害怕的同时,又觉得有些刺激。

    虽然他忘记了过往的所有,他的吻技却一如既往的撩人,安小兔没多久便被吻得手脚发软,无力地靠在他怀里。

    又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这个男人才终于肯放过她。

    “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现在肯告诉我了么?”唐聿城在她耳边低语道,“不说,我就吻到你说为止。”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安小兔,小脸顿时红透了,几乎抬不起头来。

    这个可恶的男人,竟然用这种招式来逼供。

    看着她不甘地咬了下娇艳欲滴的唇瓣,唐聿城眸光掠过一丝炙热,想再次将她按在怀里,狠狠地将她吻个够。

    “嗯?”他凑近了她。

    他的靠近把安小兔吓得花容失色,双手迅速捂住嘴巴,忙不迭点头,表示肯说了。

    “那说吧。”唐聿城薄唇闪过一丝笑意,将她的双手拉下来。

    安小兔不甘他太得意,轻哼了一声,有些委屈地说道,“你虽然对我有求必应,不过你以前还很喜欢欺负我,还会揍我。”“撒谎。”唐聿城压根不相信她说的话。

    觉得她才是欺负他不记得以前的事了,胡乱捏造的。

    他哪儿舍得欺负她,更别说揍她了。

    “你以前揍过我好几次呢。”安小兔一脸认真地掰着手指,“我怀小安年的时候,你也揍过我。”

    “那我为什么揍你?”他问道。

    想到被他按在腿上打屁屁的原因,安小兔的脸色僵了一下。

    “不记得了。”她语气透着一丝心虚,不敢看他。

    唐聿城一把将她搂入怀里,大掌揉了下她的头发,“我想我知道为什么揍你了。”

    “你想起什么了?”安小兔猛地抬起头,有些紧张望着他。

    “不是。”见她因自己的话,眼中划过一抹失落,他又说道,“你有时候确实挺讨打的,比如刚才让我求你的样子。”

    安小兔收回了目光,想着她记得以前的事,他却什么都不记得了,心里就有些不好受;而翊笙那里也没有把我,不知他何时能想起以前的事,又或者会不会一辈子都想不起来了。

    她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胸膛,不说话。

    “我舍不得打你,我刚跟你开玩笑的。”唐聿城赶忙解释,以为她是因为自己刚才的话而心情不好。

    她抬起头,见他一脸紧张,笑了,也莫名释怀了。

    不想再纠结他忘记所有的事,只要他们以后也好好地一直在一起就够了。

    “好了,你该去上班了,别迟到了。”她抬手替他抚平衣服的褶皱,又帮他整理一下领带。

    “我送你回家。”唐聿城并不急这几分钟,牵着她的小手朝别墅的方向走去。

    安小兔边走边看着身旁的男人,唇角缓缓弯起,仿佛回到了四年前他们在部队时的温馨幸福时光。

    很庆幸四年前她咬牙撑过来了,更庆幸能回到他身边。

    回到家,唐聿城带她去书房把她的指纹录进去,并将电子密码告诉她。

    等他去上班了,安小兔也没闲着,利用午休的时间去了他的书房。

    书房里设有专门放置日记本的书架,她很轻易就找到了他这些年所写的日记。

    安小兔站在书架前,看着划分归类得很清楚的日记本,心底突然紧张了起来,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书架上的日记本,迟迟没有伸出手。

    不知站了多久,腿都快站麻了,安小兔只是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开了书房。

    虽然很想知道这四年来他和安年的事,可还是决定等他回来,问过他是否同意再说吧。

    毕竟这些是他的隐私,她怕擅自偷看了,他知道后会生气。

    想到有些日子没见到翊笙了,安小兔跟老管家交代了声,便开车出去了。

    ……

    见到安小兔出现,翊笙似乎有些意外,又好像意料之中。

    “怎么来了?”从实验室出来的翊笙淡然地笑问。

    淡雅如水的气质,精致绝尘的相貌,温润如玉,搭配上他那身白大褂,整个人很轻易让人生出一种如不食人间烟火谪仙的错觉。

    而这鲜为人知的温柔一面,只有在安小兔面前,才会表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