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83章 让你比四年前更喜欢我……
    唐聿城眼底掠过一丝慌乱,他不知道四年前的自己是怎样待她的,可明显感觉得出她比较喜欢四年前的自己。

    虽说四年前,四年后都是他,可他很清楚自己在感情方面的缺点是什么——不会哄人。

    他怕她总想着四年前的自己,那如今的自己和四年前的做对比,就她就不那么喜欢如今的自己了。

    “那我改,以后你问我什么,我都给你说,好不好?小兔。”他急着保证道。

    “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能改。”安小兔把脸埋在他的胸前,她不是不信他的话,而是如今他的状况,总记不住事,今晚说的话说不定过些日子,他就忘掉了。

    “我说改就能改。”他双手抓着她的手臂,将她拉开一些距离,让她看着自己,语气严肃而认真,“真的,你信我。”

    安小兔被他那无比坚定的神情震撼到了,等回过神来,才答道,“好,我信你。”

    即使过一段日子,他便身不由己忘了今晚说的话,可她知道他真的有这份心就足够了。

    听了她的回答,知道她原谅自己了,唐聿城再次将她抱在怀里,抱得紧紧的。

    “聿城。”安小兔待在他怀里,轻声喊了句。

    “嗯。”他原本清冷的嗓音染上几分温度,似乎觉得太寡言了,又补了一句,“怎么了?”

    “你以后别乱想我跟别的男人有什么,我绝对不会婚内出轨或者跟人暧昧的,我要真不想跟你过了,会跟你断得干净了,才……”

    她话还没说话,就被唐聿城给打断了,“不许说了。是我不喜欢看到别的男人出现在你身旁,才生气的,我以后有什么疑问会直接问你,不会再一个人在心里乱想的,你别说什么跟我断得干净之类的话,我不爱听。”

    他以前从未想过她在短短时间内,对自己的影响会如此之大,更从未想过她将来会离开自己。

    他只知道,他想跟她在一起。

    也很清楚自己的状况,他怕她万一离开了自己之后,过段时间,他就会忘了她。

    可他不想忘记她,想一直一直跟她在一起,直到多年之后他死的时候,记忆里都是她,只有她。

    “不说了。”安小兔点头应了声。

    把话说开了之后,唐聿城觉得鼻息间尽是她身上的沐浴露奶香气味,是儿子的儿童沐浴露,再加上她温软的身子靠在自己怀里,撩得他渐渐春心欲动了。

    “小兔……”他嗓音有些低哑喊道。

    她‘嗯’了声,抬起头看见他炙热的眼神,很清楚这代表着什么,脸颊一红。

    想躲,但想到他这阵子的退让,让自己和儿子相处,她便又忍住了,迟疑了一下,双手有些紧张地环上他的脖子。

    她的主动让唐聿城得到很大的鼓励,他长臂一收,让她的身子紧贴着自己,另一只大掌帖在她脑后,低头,吻上她的柔软粉嫩唇瓣。

    他吻得很温柔很有耐心,像是对待绝世珍宝般。

    渐渐地,随着气氛的变化,他缓缓加深了这个吻,缠 稍久一点,安小兔便被他吻得浑身发软,原本环着他脖子的双手也无力地搭在他的肩上,就连身上的睡衣也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为了能让她舒坦些,唐聿城缓缓将她放躺在床上,扯开碍事的围巾……

    后来,在他准备攻城掠地之际,参与一丝理智的她不忘提醒他做安全措施,他愣了一下,眼底掠过一丝暗芒,跟着照她的话做了。

    安小兔被欺负了一次之后,便缴械投降,嘤嘤地哭着求饶了。

    这可是她主动送上门的,某个被迫禁欲了那么久男人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浴室几乎被折腾了了一整夜,直到天露鱼肚白,那个兽ll性大发的男人才勉强收手。

    沉睡前的安小兔心底闪过一个念头:她以后再也不敢主动招惹某个禁欲的男人了。

    奋战了一夜的唐聿城依然精神和清醒,垂眸看着枕着自己手臂,在怀里恬睡的人儿,眼角有着淡淡的泪痕,是她在最动情时控制不住低泣的。

    他之前一直以为自己对那事冷淡的,可一遇上她,便再也控制不准了。

    薄冷的唇勾起一抹很浅的弧度,他缓缓抬起手,无比轻柔地抚上她的粉嫩脸颊,心底涌起一抹感激,感激她再次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让他知道人生也可以如此美好。

    他在她耳边轻声低语、认真承诺,“我不知道四年前的我是怎样的,可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做得比四年前还要好,不会让你总想着以前那个我,让你比四年前更喜欢我……”

    又过了一会儿,确认她已经睡得很沉了,唐聿城才轻柔地将她抱进浴室。

    将安小兔放在滴了精油的浴缸里泡着,唐聿城从浴室里出来,迅速换上一整套新的床上用品,才重新走进浴室,将彼此洗干净。

    最后,相拥而眠。

    ……

    安小兔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过后了。

    她扶着酸软无力的腰坐起来,暗骂某人昨晚太禽ll兽了。

    身上的薄毯缓缓滑落下来,她感觉身子一凉,低头,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红的,又羞又怒地咬牙切齿。

    混蛋,连被单都换了,却不帮她把衣服穿上。

    莫约过了半个小时,安小兔梳洗完毕从浴室出来,感觉比刚醒来时舒服多了,就看到房门被推开,某人从外面走进来。

    “小兔。”唐聿城快步走到她面前,见她脸色有点儿不好,猜想可能是昨晚欺负她太凶了,便有点儿讨好说道,“我已经吩咐厨子准备好午饭了,我陪你下去吃饭。”

    安小兔用手肘撞了他一下,没舍得用力,脸颊忍不住泛红,瞪着他威胁道,“以后你要是再敢像昨晚那样,我就不许你再碰我了。”

    这个男人一旦失控,简直是恶魔,怎么求饶都没用。

    “以后我尽量控制。”他将她的手握在掌心里,没有肯定地回答。

    “控制得了?”她一脸怀疑地看了他一眼。

    “尽量。”他不敢把话说得太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