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82章 我们回房
    被‘赶’出来的安小兔站在儿子房门口,为今晚该睡哪儿犯愁了起来。

    之前她是为了哄儿子,才搬来陪儿子睡的。

    今晚被儿子给‘嫌弃’了,她又正跟那个男人冷着,没办法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般,回他们的房间睡;可如果让佣人给她收拾一间客房,唐家其他人知道了,也不好。

    唐聿城和唐墨擎夜在书房里谈完事,准备回房时看到妻子穿着睡衣站在儿子的房门前,手里还提着三个男装袋子。

    想到下午的事,他抿了下薄唇,眸光渐渐变得深沉。

    走到她身旁,才问,“怎么了?”

    听到声音,安小兔猛地回过神来,看到是他,又想到今晚还不知该睡哪儿,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没……没什么。”她不敢看他的眼,摇了摇头否认道。

    他看了眼紧闭的房门,而她手里又提着下午买的衣服,想到她下午说是给岳父买的,心里不免有些失落,但又庆幸不是给别的男人买的。

    见他不说话,安小兔莫名觉得有些委屈,忍不住低声说道,“安年说以后都要自己睡,不要我陪他了。”

    唐聿城听完她像被抛弃的孩子般委屈又有些无助的话,顿时了然了。

    心底里暗激动的同时,又有些气恼儿子,让她陷入这般不知所措的境地。

    “他不要,我要。”他的声音柔软了几分,却无比坚定。

    他的语气让安小兔心房猛地一震,自从她回来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用这么温和的语气跟自己说话。

    “可你还在生我的气。”她声音低低的,带着几分幽怨。

    “不气了。”他伸出手,犹豫了一下,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握在掌心。

    早就不气她了,尤其是在她跟自己说以后不用陪儿子的时候,他开心还来不及,哪可能还生她的气。

    反倒是下午回来的时候,她反过来生他气了,一晚上都没跟自己说半句话,让他心里难受不已,还纠结着该怎样让她消气呢。

    “哦。”安小兔的手被他这样握着,小脸忍不住慢慢红了,心跳有些快。

    “我们回房。”

    他说着,长臂环上她的腰,有点儿强势和霸道地带她朝房间的方向走去。

    安小兔清心寡欲地跟儿子同住一个房间有好一阵子了,想到今晚回他们的房间里睡……一时紧张了起来。

    身旁的男人长得太高,她不得不微扬起头,才能看的到他的脸。

    不管看多少次,看多久,都觉得她家男人长得太好看了,身材高大挺拔,浅蜜色的肌肤,光滑如玉,五官深邃英俊……全身上下每一寸地方都生得恰到好处,整个人透着一股令人生畏的霸气和矜贵优雅。

    想到四年前他几乎把她宠上天的时光,她总觉得,能嫁给她,绝对是祖上三代烧高香了。

    唐聿城知道身旁的人儿在偷看自己,那痴恋的眼神轻易就撩起了他心底的欲ll火,让他几乎忍不住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狠狠地吻她一顿,然后……不过,想到今晚也还很长,他有的是时间。

    到了房间。

    “我去洗澡。”他故作淡然地对她说完,迅速转身朝浴室走去了,以免被她看出他那的异样。

    等他走进浴室之后,安小兔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也慢慢放松了下来。

    望了望提在手里的衣服,她趁他洗澡之际,迅速将衣服拿出来,用衣架挂起来,放进衣柜里。

    解决了这事,她迅速爬上床,侧躺着将自己藏在薄毯下,只露出半张脸来呼吸。

    薄毯上,枕头上都是他的气息和气味。

    这淡淡的香味,她认得,是四年前她送他的男士香水,香气是有些清冽的淡松木香,留香挺持久的。

    那个香水牌子,是法国的,在四年前还并不出名,而短短四年里,已经成为贵族圈里很爆红的化妆品品牌了。

    她当时只是觉得这香水的气味很符合他的气质,又闻着很舒服,便买来送他了。

    她知道一瓶一百五毫升的香水是不可能用这么久的。

    而他都不记得曾经的所有事了,如今……却还在用这款香水么?

    安小兔的心情顿时有些复杂,心脏有些疼,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然而呼吸还是乱了……

    因为降火,唐聿城这澡洗得有些久。

    当他只在腰间围着一条浴巾,边擦着滴水的头发走出来时,看到蜷缩在床上,背对着自己而眠的小女人,冷硬的脸庞线条顿时柔和了下来。

    因紧张而躲在薄毯底下的安小兔听到吹风机的声音,身体一颤,知道某个男人已经洗好澡了。

    莫约过了十分钟,听到吹风机的声音停了,她的身子又紧绷了几分。

    屏息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那个男人过来,她纠结了半分钟,缓缓转过身去,目光搜寻这某个男人。

    见他站在衣柜前,手里拿着她今天给他买的衣服。

    像是感觉到她的目光,唐聿城侧转过身体,望着脸颊薄红的她,肯定地说,“你下午给我买的衣服。”

    “嗯。”见他已经知道了,安小兔便坦然承认了,又轻声解释道,“谁让你下午气我,我就想着等气消了再拿给你;我是中午在逛商时遇到赫洛斯先生的,我以前在日本的时候,他通过中介翻译公司,雇用过我几次,除了初次,后面给的佣金也高……这次在北斯城遇上,他提出请我吃饭的,吃了饭后,就给你们买衣服了。”

    “后来他说是感谢我帮忙,请喝了个下午茶,本打算送我回来的,我刚要拒绝,你就打电话来了……”

    唐聿城看她说着说着竟然掉眼泪了,赶忙将手里的衣服挂回衣柜,快步走到床边。

    “小兔,对不起!”他将她抱在怀里,轻柔地擦着她不停掉下来的眼泪,“不哭,我下回不这样了。”

    他没有怀疑她,只是看到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就控制不住心里泛酸、生气。

    “你以前心里想什么,都是跟我说的,我问你什么,你也都会回答我的。”安小兔用力吸着鼻子,格外怀念四年前的那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