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78章 你跟安年说了什么?
    吃过午饭没多久,唐聿城便从外面回来了。

    他严肃地将儿子给单独叫到了书房。

    书房外。

    不知父子俩在里面谈什么的安小兔,只能忐忑又担忧地站在走廊上等待着。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

    父子俩才从书房里走出来。

    安小兔一看儿子情绪很低落,便皱眉问道,“聿城,你在书房里跟安年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不过是谈了一些我们男人之间的事。”唐聿城语气淡淡地回答。

    并不打算让她知道他们父子间谈了什么。

    还男人之间的事?

    安小兔觉得他肯定是因为早上儿子闹脾气的事,对儿子撂了什么狠话。

    “宝贝儿,陪妈咪睡个午觉。”

    她拉起儿子的小手,打算到了房间,将房门关起来再问他们父子俩都谈了些什么。

    小安年迟疑了一下,迅速望了眼唐聿城,然后才跟着安小兔回房间去。

    房间里

    安小兔和儿子面对面坐在床上,柔声哄道,“宝贝儿,你爸比刚才在书房里跟你说了什么?你爸比是不是欺负你了,或者是恐吓你了?告诉妈咪。”

    儿子之前完全不怕聿城的。

    可是刚才,她要带儿子回房间的时候,儿子竟然用眼神征询他爸比的意见了。

    这让她很在意,那个男人刚才在书房里,到底跟儿子说了什么。

    小安年的小脑袋垂低着,沉默了几秒,才缓缓地摇了摇头。

    “别怕,宝贝儿尽管将你爸比跟你说的话都告诉妈咪,妈咪会保护好你,不让你爸比揍你的。”安小兔继续诱哄道。

    小安年还是摇了摇头,在平板电脑上打了一句话:妈咪,我困了,要睡觉了。

    安小兔哪会看不出来儿子这是为了逃避自己的问题的借口。

    她深吸一口气,扬起一抹温柔浅笑,“好,妈咪不问了,陪宝贝儿睡觉。”

    心底却想着既然无法从儿子这里问出他们父子俩谈了什么,只能找机会去逼问那个男人了。

    ……

    晚上

    小安年吃过晚饭之后,便默默地回了自己的房间,并将房门给反锁起来。

    让想陪儿子睡觉的安小兔吃了个闭门羹。

    想到中午他们父子俩关着门在书房里谈话,安小兔一肚子火跑去质问某个男人。

    “唐聿城,你今天中午跟安年说了什么?”她敲开了他的房门,站在门口质问道。

    “没说什么。”他站在她面前,神色淡漠回答。

    “你……你……”安小兔气得牙痒痒的,恨不得冲上去将他狠狠地揍一顿,“唐聿城,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你中午都跟安年说了什么?”

    “只是跟他说以后晚上不许再霸占着你罢了。”唐聿城语气淡漠,轻描淡写说道。

    听他这么说,安小兔快要气疯了,“允不允许安年缠着我,这是我的权利,凭什么由你来决定?”

    儿子白天要上幼儿园,晚上还不容易有点儿时间可以让他们母子俩相处,结果还被这个霸道的男人剥夺了。

    唐聿城眼眸陡然冷了几分,不悦说道,“你是我的妻子,我就是不许他连晚上都霸占着你。”

    “你你……你……”安小兔气得快炸毛了,小脸因愤怒而涨红,咬牙切齿说道,“我也不许你晚上还霸占着我,你给我睡沙发……不对,我睡客房去。”

    想到这个男人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不可能像四年前那样听她的话而去睡沙发的,她愤愤地用力跺了一下脚,转身就快步朝客房的方向走去。

    男人温热有力的大掌迅速扣住她的手腕,往回一拽,将她牢牢禁锢在怀里。

    “我许你睡客房了么?”低沉而带着几分凉意的嗓音从她的头顶响起。

    在她出现之前,唐聿城从未想过这世上还能有人,而且是女人,对自己的影响如此之大。

    记忆中,第一眼看到她,是在金拱门餐厅,那时候只觉得她看着很舒服。

    后来,以为她和翊笙是恋人,心里莫名的烦躁。

    再后来的时候,得知她是他的妻子,是儿子的母亲,他心里有种如获珍宝的开心。

    直到昨晚,一夜缠绵,他便彻底的食髓知味了,如同染上不可戒除的毒品般,就算是儿子碰一下他的‘毒’都不行。

    “你放开我!”安小兔气愤说道。

    这混蛋男人比四年前还要霸道、可恶。

    “不放。”他冷冷拒绝道。

    “唐聿城!”安小兔这回是真的彻底生气了,说道,“我缺席了安年一生成长中最重要的四年,翊笙说安年不会说话,可能大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我的缘故,我自知亏欠了安年很多很多,现在我想弥补,想让安年能开口说话,想跟安年多相处一些时间,可你却狠心剥夺了我跟安年相处的机会!”

    想到儿子白天时误会她要生二胎,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伤心哭泣,以为被抛弃了的受伤模样,她就又心疼又难受。

    她才把儿子哄开心了,这个男人却把儿子找去书房谈话,警告儿子以后不许再粘着她……

    不知那小家伙这时候是不是又躲在房间里偷偷哭泣了。

    唐聿城的脸色渐渐冰沉了下来,薄唇紧抿,沉默得教人害怕。

    听着她口口声声说的都是为儿子着想的,他心底很不舒服。

    过了许久——

    他缓缓松开了紧抱住她的双臂,退了一步,在她愣神之际,一言不发地转身回了房间。

    关门、落锁,动作行云流水般迅速利落。

    他突然放手,让站在门口的安小兔愣了好一会儿。

    望着紧闭的房门,她抿了抿粉唇,心里有些烦躁。

    在门前踌躇了半晌。

    她也不管房间内的他是否能听到自己的话,解释说道:“我和安年相认没多久,安年很喜欢我,同时也很没安全感,总会乱想以为我们在一起要生二胎,安年怕二胎会分走我们对他的疼爱……我只是想趁这段日子多陪陪安年,等过些日子,安年有安全感了,坚信我们不会生二胎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