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75章 夜深了,该睡觉了
    直到安小兔跟着容婶到了浴室,才明白原来老爷子并不是让她简单地梳洗一番,那一大浴缸的散发着药香味的洗澡水,按照容婶说的,是用各种香料以及强身健体的药材熬出来的。

    说是希望洗去她这些年在外面沾染的秽气,保佑她以后都能平安吉利。

    为此,安小兔能感觉到他们对自己的用心以及重视。

    等她将自己认真仔细地,从头到脚都洗得干干净净,在换上新的衣服,仪容整洁地下楼,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餐桌上

    除了唐老爷子跟安老因某些陈年恩怨偶尔呛声外,气氛还算不错。

    让安小兔比较感动的是大家都没有问她,关于这四年的任何事;她猜想应该是在回北斯城之前,某个男人跟家人交代过,大家才那么有默契地缄口不言的。

    还有一件事,晚餐后她跟母亲私下聊天,听母亲告诉她说四年前入狱的安娉婷,准备出来了。

    当年,聿城看在她的面上,给爷爷一个面子,安娉婷入狱的事,外界并不知道,安家对外宣称安娉婷出国留学了;母亲还说安娉婷父母已经为安娉婷物色好了对象,等安娉婷出狱,过不了多久应该就会订婚、结婚了。

    这让她不免感到有些吃惊。

    四年前她听聿城说过安娉婷被判了好几年,至于具体是多少年,她并没有问清楚。

    如果不是母亲提起,她压根想不起来安娉婷这号人。

    对于安娉婷要出狱的事,安小兔的想法很简单:井水不犯河水。她是不可能主动去找安娉婷麻烦的,安娉婷最好也不要再来招惹她。

    这是四年以来,唐安夫妇一家三口第一次回唐家团聚,可以说意义非凡。

    除了安老不肯在唐家住一晚之外,安父安母都在唐家住下了,想尽量跟女儿相处多一点儿时间。

    跟母亲聊完之后,已经是深夜了。

    某个男人还没有回房,安小兔猜想他可能在跟父亲聊天。

    刚躺下想睡觉,就收到了某个男人的短信。

    安小兔困惑了一下,点开短信查看内容:到走廊来。

    看了这四个字,她心里更纳闷了,这男人到底有什么事?神神秘秘的。

    虽是这么想,她还是走下了床,离开房间。

    走廊里

    “怎么了?”她走到他面前,不解地问。

    “没什么,只是想跟你说该睡觉了。”他寡淡的嗓音透着一股腹黑和狡诈。

    “……”

    她眨了眨眼眸,不太理解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今晚睡客房。”他唇角勾起一丝深不可测的弧度。

    那只小电灯泡吃了晚餐,便早早跑到他的房间去洗澡、然后霸占他的床,这个时候应该已经睡熟了。

    闻言,安小兔这才恍然大悟。

    下一秒,她又听到他在自己耳边低语了几句话,紧接着她的脸颊渐渐红了起来,小手握成拳头捶了几下他的胸膛。

    最后,被某个霸道又强势的男人给拐到了客房去。

    房间里

    看着某个男人洗完澡,围着一条浴巾从浴室里出来,安小兔感觉脸颊开始发烫,连心跳也变得飞快。

    她咽了咽唾液,呼吸有些颤抖,“聿、聿城,我们是……是不是有点儿太快了?”

    从c市回来之前,翊笙突然打电话告诉她,说她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可以夫妻同房了。

    刚才在走廊里,某个男人又跟她说,他问过翊笙了,她的身体承受得住的……

    这让她忍不住怀疑,翊笙之所以会突然打电话跟她说那种事,实际是在提醒她。

    “快?”唐聿城并不认同她的说法,淡淡提醒,“我们儿子都快五岁了。”

    想起在c市的这段日子,因为某块小牛皮糖总是粘着她,除了中午回来陪她吃饭,其余时间根本没机会跟她独处。

    尤其是夜深人静,温香软玉在怀却碰不得,这对一个男人来说,绝对是最大的折磨。

    “呃安……安年说不想再要弟弟或者妹妹了。”临阵想脱逃的安小兔紧紧攥着薄毯边缘,努力找借口想阻止某个男人等会儿兽x大发。

    “那你呢?”他问她的想法。

    安小兔沉思了一会儿,深吸一口气,才说道,“这四年,我亏欠了安年很多,这是他的心愿,我会满足他。”

    虽然,她曾想过儿女双全。

    “……”唐聿城微微一愣,随即深邃清冷的眼眸里掠过一丝晦暗难测的光芒,“虽然那小混蛋很欠揍,不过如果他不想再要弟弟妹妹,我也会尊重他的决定。”

    “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个女儿?”安小兔有些惊讶,没想到他会这么好说话。

    记得某个男人以前说过二胎如果还是儿子,还要再生一个。

    唐聿城抿唇沉默了几秒,像是在心底下了重大决定,缓缓开口严肃说道,“不要了。”

    安小兔还想说些什么,结果某人突然将围在腰间的浴巾给扯掉,吓得她‘啊’地惊叫一声,双手赶忙捂住眼睛。

    不想这给了某个男人机会,盖在身上的薄毯一下子被掀开了。

    安小兔又惊又羞,立刻伸手想要将薄毯抢回来,目光却不经意瞥见一物不挂的某人,吓得又赶忙捂住眼睛。

    “你……你……”她的心跳异常快速,连话都说不流利了。

    他是土匪吗?怎么四年不见,变得直接又粗暴了。

    “嗯?我怎么了?”

    他欺身上前,将她捂住眼睛的双手给拉下来。

    “关、关灯!”安小兔羞红了脸,语气慌乱要求道。

    唐聿城并没有立即行动,而是凑在她耳边,像个主宰天下苍生的霸气君主般,语气高傲说道,“求我。”

    什、什么?安小兔愣了一下。

    “跟你学的,想要关灯,求我!不然就开着灯来……”他说话间,轻咬了一下她柔软的耳垂。

    “唐聿城,你要是不关灯就休想碰……”

    安小兔涨红了脸,狠话撂到一半,就听到‘嘶啦’一声,跟着感觉身上一凉,她低头一看,吓得尖叫一声,“啊……禽ll兽,关灯,求你了。”

    这混蛋竟然用蛮力把她的睡衣给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