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74章 紧张什么?
    安小兔以为他要失控了,要对自己这样那样,立刻吓得赶忙一扯薄毯,滚了几下,将自己裹得像个蚕蛹似的。

    “你……你不许乱来。”她的心脏乱跳个不停,语气有些颤抖说道。

    唐聿城微怔半秒,唇角勾起一丝清冷邪魅的弧度。

    “乱来?我只是想吻一下你而已,你想哪儿去了?”

    “……”

    安小兔听完,小脸蓦地爆红透了。

    她瞪了他一眼,薄毯一拉,将自己蒙得严严实实的。

    见状,唐聿城眼底掠过一丝无奈,薄唇微勾,语气格外的柔和,“小兔,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将自……”

    话才说到一半,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要说的话,他浑身一震,声音陡然停住。

    这番话,似曾相识。

    安小兔躲在毯子下,还没从被唐聿城调戏中回过神来,因此并没有听清他的那些话。

    没过多久她就觉得躲在薄毯下闷得慌,又听外面没动静了,猜想唐聿城应该已经去上班了,便一把将毯子掀开。

    还没来得及大口呼吸,就发现某个男人并没有离开。

    “你……你怎么还没去上班?”她屏住呼吸,脸颊薄红问道。

    “小兔,你以往总爱用被子将自己蒙住的么?”收回了神的唐聿城淡声问道。

    他觉得如果不是的话,自己怎么会脱口而出说出那样的话。

    “还、还好,怎么了?”安小兔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四年前,他惹自己生气了,或者把自己弄害羞了,总爱往被子躲;为此,这个男人总会说她这样的习惯不好,得改。

    “没什么,你睡午觉吧,我去上班了。”

    唐聿城摇了下头,又言简意赅地叮嘱了她两句,便离开房间了。

    直到确定他真的去上班了,没有去而复返,安小兔才暗松了一口气,全身放松躺在床上。

    想到自己上午纠结的事,她决定改天找个时间跟那个男人好好商量一下……

    ……

    不过接下来的几天,安小兔都找不到比较合适的时机开口跟他提那件事。

    经过将近半个月的休养,她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

    星期五下午。

    唐聿城便带上她,以及儿子一起回北斯城。

    夜幕降临时分——

    坐在开往唐家庄园的车上,距离唐家庄园越近,安小兔就越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像是感觉到她的紧张,唐聿城大掌握住她的小手,语气一如既往的清冷,“不必紧张,有我在。”

    在回来之前,他已经打电话警告过家人了,关于她失踪四年的事,不管有任何疑问都不许问。

    他爷爷在电话里向他问了一些关于妻子的问题,不过爷爷问了也是白问。

    安小兔因紧张而有些冰凉的小手,被他的大掌温暖地包裹着,心底的紧张不安消减了些;她抬眸看了他一眼,俊美的脸庞依然冰冷、面无表情,浑身散发的强大气场,教她觉得很安心。

    她深

    吸一口气,点了下头,“嗯!”

    坐在两人中间的小安年不甘被忽略,他碰了碰安小兔的手臂,随即将平板电脑递到她面前:妈咪,不怕,我会保护你的。

    “那宝贝儿可要保护好妈咪哦。”安小兔唇角勾起一抹浅笑,清澈的眸子里尽是温柔之色。

    坐在一旁的唐聿城扫了眼平板电脑上的字,觉得儿子抢了他的台词,当下脸色微沉,心底有些不悦。

    “你都还要人保护,还想保护你妈咪?”

    “……”安小兔搂着儿子淡笑不语。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已经了解父子俩的相处模式了,两人一开口就掐架,儿子因为不会说话,常常处于下风。

    小安年把身子靠在安小兔身上,微扬着下巴,傲慢又得意地朝唐聿城哼了声。

    为了不让自己失控,将态度嚣张的儿子给丢下车去,唐聿城紧抿着唇,神色冷冰冰地撇开脸,目光看向窗外。

    想到自从小兔之前提议三个人一起睡觉之后,这小混蛋现在干脆直接搬到了他的房间来,每天晚上都睡在他和小兔中间,弄得他想跟小兔恩爱都不行,他就一肚子火。

    没多久,便到唐家庄园了。

    安小兔有些忐忑地从车内走下来,迅速扫了眼庄园四周环境,发现时隔四年,唐家庄园似乎一点儿也没有变。

    奢华气派的府邸门前,分别站了两排佣人。

    “欢迎二少爷、二少夫人、安年小少爷回来!”佣人们纷纷鞠下身子,异口同声而恭敬说道。

    安小兔故作镇定地跟在唐聿城身边,原本挽着他手臂的双手,却变成了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臂,同时泄露了她的紧张。

    唐聿城眉眼淡淡地扫了眼身旁的小女人,低声说道,“紧张什么?只是回家罢了,又不是闯龙潭虎穴。”

    “我……好久没回来了,当然会有些紧张。”她低声解释道。

    唐家大厅

    安小兔发现她爸妈以及她爷爷竟然都来了,原本放松的神经立刻又紧绷了起来。

    “爸、妈、爷爷……”深吸一口气,她向在场的长辈一一问好。

    唐老爷子紧绷着一张老脸,目光锐利地打量了安小兔一会儿;发现她比四年前清瘦了不少,四年前的长发变成了微卷的俏丽短发,怎么看都觉得四年前的她比较讨喜。

    想到二少警告的话,老爷子心有不甘,却不得不将问题压在心底。

    “容婶,带二少夫人去梳洗一番。”唐老爷子强势吩咐道。

    “是,老爷子。”容婶恭敬地应了声,跟着紧步走到安小兔面前,忍着激动说道,“二少夫人请跟我来。”

    四年前她是从唐家调到二少爷部队里照顾二少夫人的,二少夫人出事之后,她就从部队里回到唐家了。

    后来二少爷去了c市,她也曾请求过跟随二少爷去c市,帮忙照顾安年小少爷,不过被拒绝了。

    这四年来,所有人都以为二少夫人香消玉损了,没想到二少夫人竟然还活着,而且安然回来了。

    以前,她每每想到安年小少爷还在襁褓中,就没了母亲,她的心就一抽一抽地疼。

    现如今二少夫人回来了,安年小少爷以后就不用羡慕别的小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