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72章 他……刚才说什么?
    他走到她跟前,问道,“在想什么?”

    闻声,安小兔猛地回过神,第一反应是看了看时间。

    “你怎么回来了?”她有些惊讶地问。

    “没什么。”唐聿城并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回来,继续刚才那个问题,“你刚才在想什么?”

    安小兔微愣,抬眸看了他一眼,那俊美却冰冷的脸庞透着一丝陌生,和记忆中四年前的他截然不同,她的心脏刺痛了一下。

    “准备吃午饭了,我去洗手。”她挤出一抹淡笑说完,起身快步朝洗手间走去。

    唐聿城望着她的背影,又想起前一刻她脸色不好地坐在沙发上失神,断定她肯定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餐桌上。

    安小兔和唐聿城面对面坐着,谁都没有说话,一言不发地吃着饭,用餐气氛格外寂静。

    安小兔偷瞄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他的脸庞依然冰冷,没有一丝表情,垂着眼眸,用餐的动作极为优雅,优雅得有点儿像按照程序执行命令的机器人。

    唐墨擎夜在c市待了两天,便回去了,而他们的父母现在也都回北斯城了,翊笙看她恢复得差不多,也离开了,儿子今天上幼儿园。

    似乎,自从她被接回来之后,这还是第一次,没有其他人,只有她和他一起吃饭。

    感觉到她的目光,唐聿城没有预兆地抬起清冷的眼眸,对上她的视线。

    偷窥被逮到,安小兔慌乱地低下头,心跳微快。

    “你……你下午不用上班么?”她随便找了个话题转移注意力。

    “要。”他言简意赅回答。

    “哦哦。”她胡乱点了点头,又说,“那你回来……还是有什么工作文件忘记了,赶回来拿的。”

    “不是。”他否定了她的猜测。

    安小兔没有再问下去,心想可能是因为比较机密的原因而回来的,毕竟他工作的地方到家,开车要半个小时,总不能只是单纯回来吃个午饭吧。

    唐聿城向来不爱说话,更不擅长找话题聊天,她不说话了,他也保持着沉默。

    于是,气氛又变得沉寂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

    两人都吃得差不多了,唐聿城才突然开口说道,“我回来陪你吃饭的。”

    “……”安小兔。

    华丽丽地愣住。

    她是不是听错了,他他他……刚才说什么?

    看着她一脸不可置信,他又严肃认真地‘嗯’了一声,强调自己所说的是真话。

    “你……你怎么突然……”安小兔耳根微红,他是三言两句就教她乱了心绪,有些语无伦次,“也没有提前打个电话回来。”

    想到他竟然是特地回来陪自己吃饭的,安小兔的心就控制不住快速跳动,整个人都有些飘了。

    “知道了,下回我回提前打电话告诉你。”他一本正经地回答。

    “你怎么突然就回来想陪我吃饭?”她的眸子一瞬不瞬地望着他。

    有时觉得他变得很陌生,冷冰冰的,给人一种疏离感;有时又觉得他除了已经不记得以前的所有事之外,其实内在本质还是一样的,并没有变。

    &

    nbsp;   “你一个人吃饭可能会无聊。”他回答道。

    听了他的话,安小兔心里涌起一股感动和暖流。

    “谢谢!不过你部队到家有一段距离,以后不用特地跑回来的,这样麻烦又太浪费时间了。”她淡笑着说道。

    他有这份心就够了。

    她不希望自己回来陪她吃饭么?唐聿城抿了下薄唇没有说话。

    吃过午饭之后,他将佣人刚熬好的药端出来,放到她前面的茶桌上晾着。

    看了眼时间,跟着在她旁边坐下。

    坐在沙发上的安小兔斜睨了他一下,又瞄了瞄客厅四周,然后小心翼翼地挪到他身边。

    “……我可以靠一下你么?”她轻声地询问。

    听到她这样的要求,唐聿城深邃清冷的眼眸里掠过一丝波澜,胸臆间略微发热。

    “可以。”他一脸认真地回答,坐姿端正,挺直了腰杆。

    安小兔抬起眸子看着他英俊如斯的侧脸,一如既往的冰冷、面无表情,不过她却觉得顺眼了许多。

    跟着,她的身子缓缓靠在他的身上,双手抱住他的手臂。

    唐聿城衣服包裹下的身体紧绷着,如泰山般一动不动地坐着,眼角余光偷睨着她,只见她小脸明媚灿烂,唇角微扬,心情似乎很不错。

    有那么一瞬间,很想抽出被她抱住的手臂,将她搂在怀中。

    “我们……以前都是这样相处的么?”他问道。

    “不是。”安小兔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我们领证之后,还没举办婚礼之前,我住在我爸妈家的;后来有了安年之后,跟你到了部队,通常中午陪我吃过午饭,就出去散散步,然后陪我午睡,等我睡着了后,你就去书房工作了。”

    “哦。”他淡淡地应了声,将她所说的记住了。

    “嗯。”她也同样胡乱应了句。

    两人此时的模式,好像在比谁更高冷。

    “三弟说你当年是被我连累,落入司空少堂手里,最后失踪的。”他又说道。

    听到‘司空少堂’这个名字,安小兔浑身一僵,眼底闪过一抹惊惧,又想起四年前的噩梦,浑身抑不住颤抖了起来。

    唐聿城没想到她反应会这么大,粉润的小脸在一瞬间血色褪尽,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她抓着自己手臂的双手,温度骤然下降,变得冰冷。

    他想也没想就一把将她拥入怀里,“事情都过去了,不乱想了,我不问了。”

    安小兔把脸埋在他的胸膛,吸了下鼻子,声音哽咽说道,“那时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那时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才会央求翊笙带自己离开。

    以免自己真的撑不过,死了,也不要让他知道,怕他会彻底崩溃。

    未料到头来他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得了心病,把以前的事都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唐聿城听到这句话,心脏狠狠地揪痛了一下,几乎喘不过气来。

    在不知道他的妻子还活着之前,他对妻子的生死就像看待陌生人般,是没有什么想法或者情绪的。

    然而自从她回来之后,在这一个多星期的相处之下,他发现自己已经贪恋上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