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69章 你怎么和二少分房睡?
    小家伙愣了一下,视线缓缓转移到她肚子上……

    下一秒,小安年忍不住捂嘴笑了出来。

    “小坏蛋,你敢笑妈咪?”安小兔哼了一声,手指朝小安年的胳肢窝挠,正好小家伙怕痒,顿时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她佯装傲慢地问,“还敢不敢笑妈咪,嗯?”

    小安年躺在床上一直狂笑着,猛地摇了摇头表示不敢了。

    “暂时放过你。”安小兔知道什么是适可而止,万一逗过头了,小家伙生气就不好了。

    小安年从床上爬了起来,拿过平板电脑写道:妈咪,你等一下,我让管家爷爷送吃的来。

    跟着,小家伙就快速爬下了床,离开房间。

    安小兔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唇角勾起一抹淡笑,感觉心里暖暖的。

    没过多久。

    小安年不仅让佣人带来的安小兔要吃的食物,墨采婧和安母听到女儿已经醒了,也跟了来。

    “小兔,你感觉身体怎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安母关心地问。

    “哪里不舒服的话,要告诉我们,让医生及时帮看看,知道吗?”墨采婧也跟着关心说道。

    自从他家三少去跟那个医生谈话,并将谈话内容逗告诉他们之后,她就特别担心小兔的身体,生怕一个不不小心……

    而且她私底下问过二少,二少说小兔跟那个医生只是医患关系,并没有什么暧昧之类的。

    二少还说,三少告诉他当年那个医生是因为某种原因而答应医治小兔的,后来翊笙没弄清楚原因,就离开了;当年会救小兔,估计也是因为那个原因。

    “妈,我没事,感觉好多了。”安小兔浅笑回道。

    翊笙说她的情况不算严重,以后慢慢养回来就行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墨采婧点了点头,又凑在安小兔耳边低声问道,“小兔啊,妈问你个问题。”

    听唐母这么说,安小兔神色一正,然后笑笑地说道说,“都是一家人了,妈又什么疑问可以直接说。”

    “就是……小兔你还爱着我们家二少的,对吧?”

    墨采婧问完这句话,便看到安小兔的耳根泛红了,当即确定了她对二少的感情,即使分开了四年,依然没有改变的。

    安小兔没想到唐母会问得这么直接,她双颊有些发热,i轻轻点了一下头。

    “那你怎么和二少分房睡?”墨采婧又低声问。

    “……”安小兔的脸又红了几分。

    没想到她婆婆的问题,一个比一个还要直接、大胆。

    这要她怎么回答。

    沉默了一会儿,她才低声说道,“我……我才刚回来,有些不习惯。”

    现在的唐聿城对自己,就像陌生人一样,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相处,更别说睡在一起了。

    她现在想的,是如何让他重新喜欢上自己。

    “古代的人成亲,很多不都是婚前根本没见过面,直到洞房花烛夜才彼此相见的么?你跟二少连孩子都生了,还有什么不习惯的?你要跟二少多接触接触,说不定他就能想起以前的事了

    。”

    墨采婧心里是这样想的,当初她家二少就是因为小兔,才得了这心病,忘记了以前的事,并且现在也只能记住一个多月之内的事。

    尤其二少这种情况,根本无法医治的,会不会也好只能看天意。

    以前她是不希望二少想起以前的事的,因为那时候他们都认为小兔已经死了。

    如今小兔回来了,并没有死,她肯定希望二少能想起以前的事,恢复成以前那样。

    安小兔见她婆婆都说到这份上了,也不好直接拒绝,只能含糊的点了点头。

    说定了这事,墨采婧又跟她随便聊了一会儿,直到安小兔吃完东西了,她才跟安母退出了房间。

    “聿城妈,小兔的身体还没好呢,这是不是有点儿太快了。”安母有些不赞同地问道。

    “正是因为小兔身体有恙,才让她住到二少的房间,二少那孩子有分寸,不会乱来的;俗话说日久生情,趁小兔养身子的这段时间,让二少多多照顾小兔,这样一来,小俩口的感情就又回来了。”墨采婧一副保证的语气说道。

    安母想了一会儿,才点了一下头,算是认同墨采婧的做法了。

    她是了解自己女儿的,跟聿城分房睡,肯定是女儿的主意;而聿城如今又是这样的情况,如果没人推一把的话,两人不知要什么时候,才能破冰真正在一起呢。

    ……

    晚上

    唐聿城趁着儿子在浴室里洗澡的时候,踏入了儿子的房间。

    “我……”唐聿城看着坐在床上的安小兔,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继续说道,“我们是夫妻,应该睡同一个房间的,而且爸妈他们都在,让他们知道我们分房睡,不好。”

    说话间,还望了一眼浴室的方向,生怕惊动了里面的小家伙。

    不过好在浴室的隔音设计还算不错。

    要是真让儿子发现了,大不了直接抢人。

    安小兔听着他那番话,浓浓的老干部风格,就不太想让他那么容易就如愿。

    “我刚回来,还不习惯跟你住同一个房间。”她故意拿乔道。

    “多睡睡,就习惯了。”他想也没想就说道,又提醒了她一句,“说话小声点儿。”

    安小兔听他这么说,小脸一红。

    “……唐聿城,你流氓!”她红着脸低声骂了句。

    “我们是夫妻。”他一贯的面无表情,说得很理所当然。

    安小兔沉默了一会儿,才问,“就只是因为我们是夫妻?因为被爸妈看到我们分房睡,不好看,你才想让我跟你回房的?”

    明知道他已经把自己彻底给忘了,可她的心底却还是渴望他是对自己有一丁点儿感情,才让自己回他的房间的。

    她的语气似乎有些幽怨和不满,唐聿城琢磨了一会儿她的这番话。

    猜想她其实最想问的是不是自己怎么想的?毕竟他们是夫妻,她应该不会希望自己是因为父母的想法,才来让她跟自己回房的。

    想罢,他说道,“我当然也想你跟我睡一个房间的。”

    他发现将她抱在怀里的时候,那种感觉特别舒服、心里还特别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