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59章 她有难言之隐
    唐聿城沉思了几秒,才缓缓开口,声音却一如既往的冰冷,“爸,如果你还想打的话就赶紧打了,好让小兔起来说话,我想小兔没有跟家里联系,应该是有什么苦衷;而且医生说小兔的身体还没好,还在调理中。”

    “小兔,你快起来,别理你爸。”安母赶忙扶着女儿,心疼又担忧地说道。

    安母心思细腻,想的比较深,觉得虽然女儿之前在视频通话里,轻描淡写地说当年受了点伤,可是女儿失踪了四年,身体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好,她就知道肯定不是受了点儿伤那么简单。

    安小兔低下头,一言不发地推开母亲的手。

    安父原本就非常愤怒,此时更是火药味十足说道,“怎么?还要老子扶你起来不成?”

    小安年听安父这么一说,连眼泪都顾不及擦,就立刻从地上站起来,跟着扶着安小兔站起来。

    “说!这四年都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不跟家里人联系,今天都给我如实仔细地说清楚。”安父虽然让安小兔起来了,却仍是盛怒难熄。

    安小兔抿紧了唇瓣,低着头,却不知从何说起。

    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那件事,即使是她父母。

    沉默了一会儿,她才启唇缓缓说道,“当年受了些伤,被人救了,那时担心被司空少堂再捉回去,就没敢回来,也没敢和家里联系。”

    “安小兔,你把老子当成傻子来耍是不是?竟敢忽悠我。”

    安父是看着女儿长大的,即使四年不见,可女儿一开口,他就知道女儿说的是真话还是谎言了。

    当年大毒枭司空少堂被击杀的事,整个r国媒体都在报道,就连国外也有报道。

    女儿竟然说怕再遇上司空少堂?如此低级的谎言简直是在侮辱他的智商。

    更何况,聿城当年发出的寻人启事满天飞,女儿不可能不知道。

    “爸,当年受了伤是事实,至于我没办法和家里人联系的原因,我不能说。”知道瞒不过父亲,安小兔只好承认一半事实。

    “你、你这混账……”安父气得大骂。

    扬起手就要朝安小兔打去,不过被唐聿城及时阻止了。

    “请爸考虑一下小兔承受不承受得了这一巴掌,要是把小兔打伤进了医院,妈会很伤心的。”唐聿城面无表情地说道。

    得知安氏夫妻抵达c市的时候,他就到书房查了一下相关记忆,知道安母是安父的罩门。

    “安邵华,你要是敢再打小兔一下,我就跟你离婚!”安母瞪着丈夫那举得老高的手,狠声威胁道。

    女儿可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心头肉,只要女儿还好好活着,纵然是因为有什么难言之隐,以致这四年来无法联系他们的,她也不想追究了。

    安父咬了咬牙,愤怒不甘地抽回了手。

    很清楚自己若是再打女儿一耳光,妻子就算不和自己离婚,估计也会记恨自己好一阵子。

    他也并非真的想打女儿,只是想到这四年来,女儿连个音讯都不肯传回来,让他们以为女儿真的死了,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nbs

    p;   再加上女儿到现在还不肯告诉他们,失踪四年不联系他们的原因。

    他只是心急想知道女儿这四年是怎么过的。

    之后,安父又换了好几种方式想问安小兔当年的事,以及她当年受了什么伤,可安小兔铁了心不肯告诉他们,嘴巴闭得比河蚌还要紧。

    安母看着女儿执意不肯说,也不许丈夫再问下去了,以免挑起女儿不好的回忆,弄得女儿心情不好。

    于是,一家人便坐在客厅里聊聊家常,没再追问安小兔失踪四年的事。

    等老管家带佣人收拾好客房之后,唐聿城看时间都凌晨五点了,想到安父安母是连夜坐飞机飞来c市的,肯定很疲惫了,于是他让安氏夫妻俩先到客房休息好了,想跟小兔说了什么,可以等明天休息好了再继续聊。

    安父沉思了几秒,又看了眼女儿,看着女儿那红肿的脸颊,就觉得格外刺目,心窝有些泛疼了起来,顿时后悔刚才下手太重了。

    跟着同意了唐聿城的提议,先到客房休息好了,有什么事明天白天再说。

    事情暂告一段落,安小兔牵着儿子,紧跟在父母身后一起上了楼。

    上到楼梯一半的时候,安小兔感觉到胸臆间有一股气血在翻腾,难受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步伐微顿,深吸了一口气,握着小安年的手紧了紧,才继续往上走。

    “怎么了?”走在她身旁的唐聿城发现了她的异样,压低了嗓音冷冷问道。

    见她脸色苍白,一副随时要倒下的模样,他狠狠皱了一下眉头。

    “没事。”安小兔挤出一抹苍白的微笑,故作轻松回道。

    等艰难地踏上了最后一个台阶之后,她顿时松了一口气,却不想双腿一软,若不是身旁的男人及时扶住,她就要摔倒了。

    走在前面的安父和安母听到动静,立刻转过身来。

    “小兔!”安母惊喊了一声,见女儿脸色苍白,急忙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妈,我没……咳咳……”安小兔话没说完,感觉喉咙猛地一阵腥甜,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已经咳了一口血出来。

    她双手紧紧抓着唐聿城胸前的衣服,才没有让自己整个人都瘫软下来。

    “小兔!你怎么了?你别吓妈。”安母吓得脸色都白了,声音颤抖得厉害。

    小安年也被着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脸色发白,小身子发抖不已,眼里蓄满了泪水,咬紧了粉嫩的唇般,小手死死抓住安小兔的衣服。

    小家伙用力瞪了一眼安父,都是外公打了妈咪,妈咪才会吐血的。

    “我送你去医院。”唐聿城冷漠绝美的脸庞紧绷着,一把将安小兔给横抱了起来。

    安小兔等被抱到楼下的时候,脑子才从混混沌沌中清醒过来。

    想到医生的叮嘱,她费力地扯了吓唐聿城的衣服,说道,“不要……不能去医院。”

    “小兔你说的这是什么傻话,你都这样了,怎么能不去医院。”安母焦急又担忧得掉泪,生怕女儿再有个什么差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