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58章 信不信老子一脚把你踹飞了?
    “唐安年,你信不信老子一脚把你踢飞出去?”唐聿城一个如冰刃般锐利寒冷的眼神射过去。

    小安年吓得浑身一抖,心有不甘地咬了咬唇。

    哼!他一定要告诉妈咪,爸比要一脚把他给踹死掉。

    被吵醒的安小兔发现自己正搂着某个男人的脖子,吓得立刻松开了手,迅速滚到一旁。

    小安年看到母亲醒了,立刻抱着平板电脑跑到她面前告状:妈咪,我刚刚说你是我的,爸比就说要一脚把我给踹飞了,我还是个孩子,爸比好残忍,他以前还揍我,现在想踹我。

    他打完这些字,还摆出一副泫然欲泣又害怕的样子,往安小兔怀里缩了缩,眼神怯懦地看了眼唐聿城。

    安小兔看完那段字,再看儿子一脸害怕的神情,顿时火冒三丈,双眸喷火地瞪着眼前这个男人,“唐聿城,你刚才是不是说要一脚把儿子给踹飞了?”

    唐聿城抿了抿唇,给了某个告状的小家伙一个眼刀子。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说道,“我是来告诉你,岳父岳母来了,正在楼下客厅。”

    “什么?”安小兔一听,顿时忘了要帮儿子声张正义的事,“你是说我爸妈来了?”

    “是。”

    他冷冷地应了句,又给了小安年一个充满危险的眼神,转身离开了房间。

    哼!想让他妈咪帮忙出气?天真。

    小安年看着他父亲三言两语就将母亲的注意力给转移了,以及临走前那危险的眼神,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心里哭道:他要紧跟着妈咪才行,不然他爸比逮着机会又要揍他了。

    唐聿城离开之后,安小兔看了眼时间,是凌晨三点多。

    想着她爸妈竟然连夜赶来c市,她赶忙从床上爬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刷牙洗脸,然后换好衣服下楼。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看到她父母正坐在客厅沙发,安小兔突然有些怯步了。

    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她才鼓起勇气走下楼。

    “爸、妈……”安小兔站在父母面前,红着眼眶喊了句。

    看着才四年的时间,原本还是满头黑发的父母,如今两鬓却添了许多白发,她心里无比的难受,喉咙酸涩不已,哽咽着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小兔,真的是你。”安母有热泪满眶,激动地从沙发站了起来。

    想要上前跟女儿相拥,却被安父一把给拉住了。

    “邵华……”

    安母有些茫然地望着丈夫,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阻止自己。

    “爸。”安小兔也喊了一声,但是父亲那恨不得把她给剐了眼神,让她怯步了,不敢上前。

    ‘啪’的一声——

    安父狠狠地打了安小兔一耳光,打得在场所有人都懵了。

    完全没料到被打的安小兔顿时僵愣在原地,脑袋一片空白,耳朵在嗡嗡作响,无法思考。

    一丝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流了下来,可以看出安父这一耳光用了多大的力气。

    小安年看到母亲被打,立刻跑到安小兔身边,有种护犊子的架

    势,眼眶红红地瞪着安父。

    “安小兔你这些年都死哪儿去了?连个音讯都没有传回来,你还知道我是你爸?你既然能狠心消失那么多年,怎么不消失一辈子?反正我跟你妈都当你死了。”安父恨恨地瞪着她,气恨大骂道。

    “安邵华,你是不是疯了?小兔好不容易能安然回来,你这是要打死她么。”安母又气又心疼大骂道。

    赶忙走到女儿身边,轻柔地擦去她嘴角的血丝,看着女儿红肿的脸颊,心疼得快死了。

    虽然她一开始也非常愤怒女儿失踪了四年,连个音讯都不肯传回家;可是等和女儿结束视频通话之后,冷静下来一想。

    不管是什么原因而不和家里联系,都不重要了,只要女儿还好好活着就好。

    “是!我是疯了,才会生了她这么一个孽女,把我自己给逼疯了,还差点儿把你给害死了,我不仅是打她,我还想杀了她呢。”安父气恨得失了理智,口不择言骂道。

    想到自己这四年来,和妻子每天都活在痛苦和悲伤之中。

    而妻子还差点儿因为女儿的死,而跟着去了,他就无法原谅女儿这四年的了无音讯。

    安小兔咬紧了苍白的唇,眼泪不停地掉落下来,没有替自己做任何辩解或者解释。

    这一巴掌,是她应该承受的,让生她、养育她成人的父母以为她死了,这些年一直活在痛苦中。

    跟着,她缓缓在安父面前跪了下来。

    “爸,对不起。”她哭着说道。

    小安年不知道母亲为什么给外公跪下来,而且还哭了,他看得心里很难受,也跟着跪了下来,默默地掉着眼泪。

    “安年,到外公这里来。”安父挤出一丝笑容对小家伙招了招手。

    他一直都很疼爱这个外孙,视为女儿生命的延续。

    “宝贝儿,站起来。”安小兔舍不得儿子跟自己跪着,哽咽说道,“是妈咪做错事惹你外公生气了。”

    小安年却紧紧抱着她的手臂,大声哭喊着不肯起来。

    一双泪眼用力瞪着安父:他以后不要喜欢外公了,外公打妈咪,还把妈咪弄哭了,他以后要讨厌外公。

    就算妈咪做错事了,可是妈咪已经道歉了,为什么还要打妈咪。

    看着安小兔红肿的脸颊,又想到翊笙说她身体不好的话,小安年哭得更凶了,完全停不下来。

    即使如此,安父也没有让安小兔站起来。

    唐聿城站在一旁,微眯着一双冷眸,望着安小兔那红肿的脸颊,感觉心脏被一双无形的手紧紧抓着,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双手用力攥紧成拳头,却抿着薄唇没有说话。

    “小兔,你先起来再说话。”安母见丈夫无动于衷,便走上前去扶安小兔起来。

    可安小兔却不肯起来,执意跪着不动。

    “安邵华,你倒是给老娘说句话!”安母气得大骂道。

    “这事你少插手,就让她跪着。”安父像是铁了心,声音冰冷说道。

    跪在安小兔身旁的小安年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更加讨厌安父了,一双泪眼求住地望着唐聿城,仿佛在求他替他妈咪说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