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56章 爸比今晚好像不开心
    面对母亲的逼问,安小兔知道自己是没办法像对唐聿城那样,不想说就能不说的。

    不过她也不会如实告诉母亲,她这些年失踪的真正原因。

    沉思了一会儿,她才半真半假说道,“妈,我当年受了很严重的伤,被翊笙给救了,就是四年前给我治疗手臂烧伤和声带损伤的那个医生,这些年我一直在调养身体。”

    “就算你受再严重的伤,可也要给爸妈一个消息啊,你知不知道爸妈以为你死了,有多痛苦。”安母不是那么容易忽悠的,她又生气又心疼哭骂道,“我看你安小兔就是故意想把你爸妈给折磨死才甘心,是不是?”

    想到当年的事,安母至今还心有余悸,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用自己的命来换女儿。

    “对不起,妈……”安小兔边掉着眼泪,边无比难受地道歉。

    “既然知道对不起妈,就把你这些年失踪的缘由给我说清楚。”安母迫切想知道女儿消失了四年的原因。

    “妈,我跟聿城周末带安年回去看你和爸好不好?”安小兔不得不转移话题说道。

    安母见女儿执意不肯说,沉吟了一下,想着等她和丈夫去了c市再逼问女儿失踪了四年的原因,就不信女儿敢不说。

    表面上同意了女儿的话之后,安母又和女儿聊了好几个小时,直到安小兔的手机没电了,安母才十分不舍地结束视频通话。

    跟着,安母立刻出去把丈夫给找回来,将女儿还活着的事告诉给安父听,并且立刻订了飞往c市的机票。

    ……

    小安年幼儿园放学回到家,没有遇到老管家。

    因此,当他推开门走进房间,看到躺在他的床上睡觉的人儿那一刹那,整个人都惊呆了。

    以为自己太想念妈咪而出现幻觉了,小家伙用力揉了揉眼睛,见他妈咪并没有消失,还是躺在他的床上。

    小安年眼里还是满满的不可置信,猜想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才会梦到他妈咪躺在他的床上。

    于是他用力掐了一下自己,手劲儿过猛,疼得他差点儿龇牙咧嘴。

    下一秒,小安年飞快跑出了房间,将整个房子看了一圈,确定是在自己家后,他才又跑回房间。

    小心翼翼地靠近床边,然后动作轻细地爬上床,伸出小手摸了摸安小兔的脸颊,很温暖,而且他妈咪的脸蛋好滑好软好好摸。

    安小兔和母亲视频电话,因为对父母的心疼和无比愧疚,哭了许久,等结束视频通话后,觉得有些累,便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不过她睡得不沉,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摸自己的脸,她费了好一会儿劲儿,才缓缓睁开睡眼。

    小安年看到自己把他妈咪给弄醒了,顿时愣住,有些紧张无措了起来。

    他好想问妈咪怎么回家了?好想问妈咪是不是以后都住在这里,不回医生叔叔那里了?

    “宝贝儿,放学回来了?”安小兔一把将小家伙抱在怀里,扬起一抹慵懒而愉悦的微笑。

    小安年激动地点了一下头,然后挣扎着从她怀里出来,拿起放在床上的平板电脑打字:妈咪,你是不是以后都回我们家,不

    去医生叔叔那里了?

    “嗯,你翊笙叔叔说妈咪的身体快好了,可以回到安年宝贝儿身边了。”安小兔浅笑着说道。

    小安年两眼一亮,激动地都不知道该怎么打字了。

    他把平板电脑丢在一旁,扑到安小兔怀里,将她抱得紧紧的。

    妈咪以后跟他和爸比住在一起了,他就可以天天看到妈咪了,还可以吃到妈咪做的饭菜。

    “妈咪以后跟你睡一个房间好不好?”安小兔心里暖暖的,笑着问道。

    正好趁这个机会,可以跟儿子多多相处,增进母子感情。

    想到以后都能跟他妈咪睡觉,小安年无比开心和激动,一个劲儿点头答应,感觉简直太幸福了。

    安小兔看着儿子笑得合不拢嘴,有些心酸。

    没想到自己只是和儿子暂时同住一个房间,就能让儿子那么开心。

    小安年和他妈咪腻歪了好一会儿,才让安小兔下床洗漱。

    ……

    唐聿城下班回到家,正好看到一大一小手牵着手走下楼,画面格外温馨和谐,心底也涌起一股很陌生又难以形容的奇妙感。

    安小兔看到正朝他们走来,神经猛地紧绷了一下,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唐聿城要将一些工作文件拿到楼上书房,等晚上处理的。

    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只是面无表情朝她点了一下头,一句话都没有说,算是打招呼了。

    安小兔暗暗地舒了一口气,不过对于唐聿城的冷漠态度,他还是很不适应和有些难受。

    因为安小兔回家而满心喜悦的小安年,并没有察觉到两人之间的僵硬气氛,只顾着雀跃地拉着安小兔往楼下走。

    吃晚饭的时候,安小兔跟儿子互动比较多,倒是没跟唐聿城说什么话。

    小安年虽然不会说话,不过旁边放着一块平板电脑,方便他和安小兔沟通交流。

    唐聿城一言不发地吃着饭,暗暗看着某个女人和儿子互动得很开心,他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

    至于为什么会心里感到不舒服,连他自己也说不上来理由。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吃饱了的唐聿城放下碗筷,便一言不发起身上楼了。

    安小兔看了眼那个男人离开的背影,收回了目光后,压低了声音问儿子,“宝贝儿,你爸比以前也这样么?”

    她还以为那个男人是哑巴呢,今晚回来,一句话都没听他说过。

    小安年摇了摇头,跟着在平板电脑上打字道:爸比今晚怪怪的,好像不开心的样子,我今天可乖了,绝对没有惹爸比生气。

    妈咪回来了,他要乖一点,他可以惹爸比生气,但是绝对不能惹妈咪生气,伤心。

    “是是,我们小安年最乖了,是全世界最乖的孩子。”安小兔用额头轻轻碰了碰小家伙的额头,笑着夸赞道。

    懒得去想某个男人到底在闹什么脾气,毕竟那个男人如今变得阴阳怪气的,陌生得连她都不认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