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55章 这些年你都去哪儿了?
    跟着,安小兔又在房间内到处看了看。

    然后走到将近有一整面墙那么大的衣柜前,随意打开一个衣柜的门,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衣柜里滚了出来。

    她低下头一看,是一个小抱枕,这个小抱枕看着有点儿旧了,不过洗得很干净。

    弯腰将小抱枕捡起来,看到小抱枕上面印着的图像,她眼眶瞬间红了。

    之前和儿子聊天的时候,问起过儿子是怎么认出她的,儿子告诉她说,小抱枕上面印有她的样子,所以一下子就认出她来了。

    儿子还告诉她,怕佣人力气太大,把小抱枕洗坏了,所以都是他自己洗的。

    足以看出儿子有多喜欢这个小抱枕。

    想到翊笙说的儿子不会说话,有部分可能是因为从小母亲不在身边的原因……越想,安小兔就越觉得自己亏欠儿子太多太多,心里无比难受。

    过了一会儿。

    听到敲门声响起,安小兔赶忙收回神,将小抱枕放回衣柜,才匆忙走去开门。

    站在门外的老管家对她说道,“二少夫人,先生让我来叫您下去吃午餐。”

    “ 哦,好。”安小兔点头应了声,走出了房间。

    把门关上之后,跟在老管家身后走下楼。

    坐在沙发上的唐聿城抬起清冷的眸子看了她一眼,然后起身朝用餐厅走去。

    老管家有些弄不清状况,先生说这位是小少爷的母亲,是先生的妻子,可是先生对二少夫人的态度也太冷淡了,根本看不出哪儿像夫妻。

    明知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包括他们之间的感情,可是看着他对自己态度冷漠,安小兔心里还是不免有些难受。

    暗暗深吸一口气,在他的对面坐下。

    唐聿城若无旁人般自顾地吃着午饭,没有跟安小兔说半句话。

    等吃完了午饭,他简单地跟老管家说了句,“我去上班了,二少夫人要是有什么要求或者吩咐,尽量满足她。”

    “好的,先生,开车注意安全。”老管家恭敬地送主子出门。

    回头看着还坐在餐桌前细嚼慢咽地吃饭的安小兔,老管家忍不住在心里猜想:难道先生是看小主子很喜欢安小姐,所以就索性娶了回来,让安小姐当小主子的后妈?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老管家又暗中仔细观察着安小兔,心忖:小少爷之前在外面住了几天,就养得圆润了些,看得出来这位二少夫人对小少爷很好,以后就是小少爷的后妈了,应该不会虐待小少爷的吧。

    安小兔能感觉得到老管家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在打量着自己,这让她觉得十分不自在。

    有点儿味如嚼蜡地吃完饭,放下碗筷便回房间了。

    房间里

    安小兔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看着窗外的景色,内心纠结、犹豫、挣扎了好一会儿,才拨了了电话。

    北斯城那边

    安母看着是从c市打来的陌生号码,犹豫了一下,才接起来。

    &n

    bsp;  “喂,你好,请问是哪位?”

    “妈。”安小兔才喊了一声,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般,不停地滚落下来。

    电话那头,安母听到电话里那一声‘妈’,顿时如遭雷击,僵愣住了,久久都回不过神来。

    “妈,我是小兔,对不起……”安小兔一边哭着,声音颤抖地说道。

    想到之前聿城说他的妻子已经死了,她爸妈肯定也是以为她不在了吧;当年自己突然被司空少堂抓了,然后失踪,又传出她死亡的消息……

    这些年来,她爸妈肯定因为她的‘死’而活得很痛苦。

    “小……小兔……”安母泪盈满眶,双手紧紧地抓住手机,声音同样颤抖不已和不可置信。

    “妈,对不起,我当年不是故意失踪的,对不起……”安小兔不知该说什么,只好一个劲儿地道歉。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安母哽咽的声音才再度响起,“你……你说你是小兔?”

    “妈,你等一下,我给你打视频电话。”

    安小兔说完便挂了电话,然后又立刻拨了视频电话过去,好让母亲确认她还活着,真的是她。

    安母看到视频电话打进来,想也没想就立刻接通了。

    看见视频中出现一张让她痛苦又无比思念的脸,安母的眼泪顿时决堤了,忍不住痛哭了起来。

    “小兔,真的是你……你这些年都去了哪里?这几年来怎么连个音信都不传回来给爸妈?你知不知道爸妈以为你死了,有多难受有多痛苦……你这死孩子,有你这么折磨你爸妈的么?小兔你怎么瘦了这么多?是不是在外面过得不好?小兔你现在在哪里……”安母激动得语无伦次,边哭边说,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安小兔看着视频中母亲两鬓添了许多白发,也憔悴了许多,无比心痛又难受。

    “妈,你和爸这些年过得好么?”她哭着问道。

    “过得一点儿不好,我跟你爸快被你折磨死了。安小兔你这混账,老娘上辈子是不是挖你祖坟了,你这样折磨我,你能狠心这么多年都不传个音讯回来,现在打电话回来干嘛?啊?”安母哭着大骂说道。

    这些年来,她和丈夫一直将小外孙视为女儿生命的延续,而聿城每半个月都会带小外孙回来看他们,否则她真的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妈。对不起……”安小兔痛哭着道歉。

    她不仅亏欠了儿子很多,更是愧对她爸妈,让她爸妈痛苦了这么多年。

    “小兔,你现在在哪里?”像是想到了什么,安母没有再继续骂安小兔发泄,而是无比紧张地问,“这些年来你是不是进了传销,才没办法联系爸妈的?”

    “妈,我现在在聿城这里,今天才被他接回来的。”安小兔用力吸了一下鼻子,如实回答道。

    “小兔你在c市?”安母听她这么说,心里顿时安定了些,紧接着又追问,“你给妈说,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你这些年都去了哪里?都干嘛去了?”

    心底暗暗决定等会儿立刻将女儿还活得好好的消息告诉老公,并且飞去c市,确认女儿真的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