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54章 她是我的妻子
    翊笙看了眼时间,提醒她该离开了,“如果还有什么事的话,再电话联系吧。”

    “嗯。”安小兔点头应了一声,又一脸怀疑地看着他,“翊笙,这个药方里面不会又加了什么类似黄连之类的药材了吧?”

    记得当年她被翊笙救了,在差点儿撑不过去的时候,翊笙突然告诉自己说,当年他被聿城邀请去帮忙治疗她的手臂和受伤的声带。

    那个治疗声带的药方,他故意加了一味特别苦的药才进去的,对治疗声带没有太大疗效。

    得知真相的她想起那时候第一次喝药,苦到她怀疑人生,当时气得一口气差点儿没提上来,想跳起来把翊笙给掐死算了。

    “不敢了,我很惜命的,怕你会把我打死。”翊笙笑着回答道。

    当年安安知道自己在她的药里加了一味苦死人的药后,后来她身体好了一些,有一次包饺子,她用黄连泡过的苦瓜来做饺子馅儿。

    他一口吃下去,那酸爽,简直终生难忘。

    “那我回去了,照顾好自己。”安小兔淡淡的微笑中带着一丝分别的不舍。

    “好生气,唐聿城那混蛋把我的厨子给拐走了,以后我要吃什么。”翊笙佯装郁闷说道。

    “别担心,我回头在网上给你买几箱泡面,你吃到周末,然后我就带安年来给你煮顿好吃的。”安小兔笑着说道。

    “赶紧走,不然等会儿我反悔了,把你给留下来煮饭。”翊笙嫌弃地挥了挥手,一副没眼看她的表情。

    “行,我懂,我立刻提着行李就滚。”安小兔对他挥了挥手,然后提着行李朝门口走去。

    刚打开门,就看到某个男人像一尊石像般倚靠着墙壁站在那里。

    唐聿城见她出来了,很自然地接过她手中的行李,面无表情地挽着她的手臂,朝车子的方向走去。

    他突然的亲昵动作,让安小兔愣了一下,有些不自在,步伐有些僵硬地跟着他走。

    唐聿城绅士地替她打开车门,等她坐上车后,才提着行李走到车后尾,摊开手掌看了一眼躺在掌心中的微型窃听器,然后将窃听器放入口袋,才打开后备箱,将行李了放进去。

    那枚窃听器是在安小兔刚才和翊笙进屋的时候,他暗中放到她身上的。

    也就是说,她和翊笙的谈话,唐聿城都听得一清二楚。

    从她和翊笙的谈话中知道她和翊笙是清白的,并无暧昧,而且她身体需要调养,也是真的。

    只是她和翊笙的谈话透着一股神秘,让他很想知道她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安小兔坐在副驾驶,见他坐上车后就一直盯着自己看,清澈漂亮的眸子里顿时竖起防备。

    “看什么?”

    唐聿城从容不迫地收回了目光,缓缓启动车子离开。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车厢内一片静谧。

    安小兔的目光转向窗外,心里复杂又有些不是滋味,就坐在她身旁的男人明明是她的老公,可是他不记得自己了,不记得他们曾经的所有事。

    那对自己冰冷陌生的态度,就好像他只是一个空有一副与唐聿城一模一样皮囊的陌生人。

    她听儿子说他是因为生病了才会忘记很多事的,至于导致他变成这样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她要尽快弄清楚,才好让翊笙对症下药。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车子缓缓驶入富豪别墅区。

    安小兔看着窗外掠过的美轮美奂景物和奢华气派、价格不菲的别墅;心里莫名的有些紧张和忐忑。

    “你怎么会调到c市来的?”她看了眼旁边开车的男人,试探地问。

    唐聿城目光冷冽地扫了她一眼,抿着薄唇没有回答她的话。

    安小兔发现这个男人自从什么都不记得之后,对自己的态度也像陌生人一样,冷冰冰的。

    记得以前,自己有什么疑问,他总会有问必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想到四年前……她的心情变得有些沉重。

    她和他,什么时候才能回到以前那样?如果他一直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想到以后一辈子都是这样相处的话,安小兔觉得自己可能回疯掉的。

    “先生,您回来了。”开门迎接的老管家恭敬地问候了句,然后将注意力转移到安小兔身上,“安小姐,你好。”

    小主子之前在她那儿住过一段时间,还养胖了一圈,老管家对安小兔有几分好感。

    唐聿城一开口便表明了安小兔的身份,以及给她的地位,“她是我的妻子,安年的母亲,这个家的主母,叫二少夫人。”

    “二……二少夫人?”老管家听得瞠目结舌,满脸的不可置信。

    这个女子不是有男朋友了么?怎么突然摇身一变成了先生的妻子,小主子的母亲,他们的主母?

    唐聿城没有多做解释,帮安小兔提着行李就走上楼了。

    安小兔默默地跟在他身后,走到他房间门口的时候,往房间里看了一眼,突然停住了脚步。

    “那个……我可不可以去睡客房?”她有些犹豫地问。

    如今自己对他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而他对自己来说也是陌生的,她还没有做好要和他同床共枕的心里准备。

    “你是我妻子。”他回头看了她一眼,冷冷地提醒。

    “可是……”纵然如此,可她还是觉得很不习惯,“我、我跟儿子一起睡。”

    “你是我妻子。”他重复地提醒着她事实。

    “……”安小兔深吸一口气,说道,“对你而言,我只是一个有着名分的陌生人;而我,和你分开四年了,突然和你睡同一个房间我不习惯,请你给我一个适应期。”

    唐聿城冰冷着一张脸庞,退出了自己的房间,把她带到儿子的房间去。

    “整理好了东西就下楼吃饭。”他将行李箱交给她,冷冷地叮嘱了句,便转身走出了儿子的房间,并顺手把门带上。

    房间内,安小兔并没有急着将行李箱的东西拿出来摆放好,而是仔细地打量起了这个房间来。

    儿子房间的装修风格和那个男人的主卧一样,主要色调是浅咖啡色,尽显低调奢华。

    不过安小兔却对这样的风格很不满意,儿子还是个小孩子,房间应该是粉嫩梦幻的,那样住着心情都会变好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