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53章 你明知道我还不能……
    安小兔愣了一下,便答应了,“好。”

    见她乖乖听话,唐聿城的怒火才消散了些。

    安小兔走到门口的时候,见他没有跟上来,进了屋,便把门关起来了。

    发现翊笙正坐在客厅里,她调整了一下呼吸,才说道,“翊笙,聿城在外面,说是要见你一面,想问你关于我什么时候能回去的事。”

    “你想回去了吗?”翊笙问她。

    “你明知道我还不能……”她垂下眼眸,略苍白脸上闪过一丝痛楚和心酸。

    “走吧。”

    翊笙从沙发上站起身,朝屋外走去。

    唐聿城身姿挺拔地站在那儿,看着安小兔像个小媳妇似的跟在翊笙身后走出来,他就觉得那画面格外刺眼,心里也很不舒服。

    “过来。”他强势而霸道地对安小兔命令道。

    安小兔有些不安地抬眸看了看他,最终还是乖乖地走到他身边了。

    “她的身体有什么问题?需要再调养半年的。”唐聿城嗓音冰沉,直接开门见山地问。

    “医生必须替病人保守隐私,唐先生想知道的话可以问安安,由她决定要不要告诉你;不过你要是想她现在跟你回去,也可以的。”翊笙明哲保身,从容不迫地说道。

    很清楚自己若是说了令这个男人不喜欢的话,不说小命不保,但也够他受的了。

    他的话令安小兔大吃一惊,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翊笙,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明知道我还不能……”她有些难受地说。

    自己这个时候跟聿城回去的话,聿城很快就会发现她苦苦隐瞒的秘密的。

    那件事,她根本不希望除了翊笙之外的任何人知道,原本也是计划等身体彻底好了之后,再回去的。

    可是她没料到宝贝儿就是她的小安年,然后就把这个男人给招惹来了。

    她万不得已才含糊地跟他说是身体原因,还不能回去,可是翊笙却突然这么说……那她这些年的坚持,很可能就功亏一篑了。

    “安安,不会有事的。”翊笙给了她一抹安心的笑容。

    刚才她和唐聿城在屋外争执的话,他在屋里隐约听得差不多了,即使唐聿城忘了所有事,也忘了和她之间的感情,可他却不希望她再继续住在这里,让这件事成为他们之间的矛盾、隔阂,最终可能会破裂。

    “我跟翊笙说几句话。”

    安小兔深吸一口气,说完这句话后,也不管唐聿城同不同意,就强行拽着翊笙往屋里走。

    但没走几步,手腕就被唐聿城扼住了,阻止她离开的步伐。

    “放开他!走路就走路,不许拉拉扯扯的。”他脸色阴沉地说。

    如果不是翊笙说她可以跟他回去了,他绝对不允许她再跟翊笙独处。

    “要你管。”安小兔红着眼眶瞪了他一眼,松开了翊笙的手腕,也甩开了他的禁锢,快步朝屋里走去。

    “你要是敢听她的话,等会儿再我说她还不能回去之类的话,小心你的脑袋。”唐聿城长臂一伸,拦住翊笙的去路,警告完了之后,才放他回去。

    安小兔见唐聿城没有跟上来,让随后走进来的翊笙把门给关上,然后两人默契地朝楼上书房走去。

    这房子的隔音并不好,她不放心跟翊笙在楼下谈话,而楼上书房,是经过特地装修的,隔音很好。

    翊笙跟在她身后走进了书房。

    “翊笙,你怎么可以跟他说我可以回去了,你明知道我还不能回去的。”安小兔转过身面对着他,有些激动又难受说道。

    “安安,你现在看起来很正常,他不会看出来什么的,我等会儿给你配一些药,你一周喝三次就可以了。”翊笙安抚她激动的情绪,又叮嘱说道,“对了还有,千万不要让他带你去医院做检查;为了保险一点儿,一年内最好是不要怀孕,都记住了吗?”

    “我真的可以回去了吗?”听完他的话,安小兔湿了眼眶,有些激动又期待说道。

    “本来计划让你再调养半年,等身体等各方面的状况都稳定下来之后再回去的,不过既然他已经找来了,那就回去吧;虽然我觉得他很可能不会介意那件事的,但如果你实在不想让他知道,那这半年内就小心点儿行了。”翊笙从容地笑了笑。

    停顿一下,知道她的弱点是什么,又说道,“那小家伙还需要你帮助让他学会说话呢,早点儿让他会说话比较好,看别的小朋友会说话,他心底估计也不好受。”

    “那……那我回去了,周末有空,我跟安年来看你,毕竟我不是医生,安年的情况还是需要你多多帮忙。”安小兔终于不再坚持,感动地说道。

    她非常感激翊笙,欠翊笙的人情这辈子都还不清。

    当年要不是翊笙,她再也无法和儿子以及那个男人团聚了。

    “可以,这半年内我会在c市,等确定你的身体已经好了之后,可能就离开了。”他淡笑说道。

    听他这么说,安小兔立刻紧张地问,“你要去哪里?”

    “谁知道呢,到时候再说吧。”他随意耸了耸肩,转移了话题说道,“不说了,再聊下去那个男人要上来逮人了。”

    “那我简单收拾些东西,其他东西就暂时留在这里吧。”

    安小兔吸了一下鼻子,给了翊笙一个拥抱,明知他们还都在c市,可她却有种离别的淡淡悲伤。

    “可以,有空带那小家伙来玩。”翊笙抬起大掌揉了揉她的柔软秀发,然后再次提醒她该离开了。

    安小兔回房间收拾了一些日常用品之后,走到客厅,见翊笙已经在那儿等候了。

    “我这里没有什么药材,这是药方,你自己抽个空去中药店抓药。”他递给她一个信封,压低了声音叮嘱道,“这药方不要让那个男人知道,药渣也谨慎处理,他要是知道的话,也大概能查得到你的身体情况的。”

    安小兔脸色一凝,变得严肃了起来,“我记住了。”

    那个男人刚才一直追问自己的身体原因,要是他有意追究下去的话,自己必须更加小心才行。